“妖镍风波”再起,买家要求转至上海定价?

2022-12-08 14:59     观察者网

"妖镍"风波又来了?

近日镍价振荡上行,在低库存状态下,多空博弈加剧。周三(12月7日)外盘,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镍期货价格一度涨至每吨32230美元,飙升10%。这是自4月29日以来的最高水平。

12月7日,彭博报道称,"知情人士"透露,上次竞购LME失败的洲际交易所(ICE)有意卷土重来,再次竞购LME;此外,据信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可能也有意加入竞购中来。

据路透社报道,在3月"妖镍"风波后,LME的镍交易流动性降至十年来最低。有买家希望通过上海期货交易所获得产品定价,不过这或许并不容易。

LME再次引起竞购方兴趣媒体 报道截图

"妖镍"风波后,市场移情"沪镍"?

镍作为电动车动力电池制造的上游关键原料,在动力电池中主要用于三元正极材料的制造,2021年全球镍矿产量约为270万金属吨,主要来自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俄罗斯。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则是全球最重要的镍期货交易平台。

综合路透社12月7日和11月17日报道,3月"妖镍"风波LME的镍交易流动性降至十年来最低。一些全球最大的镍买家要求镍生产商,明年(2023年)转而使用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合约为其镍供应定价,这意味着LME的地位可能遭到进一步削弱。

买家们要求使用上海期货交易所合约为镍供应定价 报道截图

LME镍交易出现前所未有的波动,随后该交易所暂停交易一段时间。

路透社12月7日的报道认为,这"削弱了市场信心,并将流动性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十年"。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路透社11月17日的一篇文章中,该媒体表示,LME在3月暂停并取消镍交易后,不仅让它在英国法院面临诉讼和质疑,同时也对市场信心产生了打击。报道称,市场资金对镍价避而远之,伦敦金属交易所 (LME) 和上海期货交易所 (ShFE) 的镍交易流动性都大幅缩水。

路透社称,自3月以来,LME镍交易量急剧下降。10月份的日均交易量同比下降54%,是至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年初至今(指11月中)的镍交易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4%;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在2022年前10个月暴跌了71%。

路透社声称,伦敦金属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都需要处理麻烦不断的(troublesome)镍市场。

LME镍交易量急剧下降 路透社报道截图

不过到了12月,媒体笔锋一转,热议市场正从"伦镍"移情别恋"沪镍"。

有业内人士表示,流动性下降及低库存导致今年伦镍价格持续居高不下,这并未反映市场基本面。但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的消息,很多买家越来越倾向于用上海期货交易所合约来定价。

路透社12月7日,报道称,两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国的镍买家是全球最大的金属买家,他们已要求生产商明年(2023年)使用上海期货交易所 (SHFE) 合约为其供应定价。报道认为,"如果谈判取得成功,将让LME的市场地位进一步受到打击。"

据路透社最新报道,一位来自某贸易公司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该公司正与俄罗斯镍供应商进行谈判。如果卖家坚持使用LME定价,该公司将削减或取消采购计划。但报道称,有香港经纪公司负责人对其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目前只允许经注册的中国实体参与其镍交易,因此卖家同意的可能性较小。

8日下午,观察者网试图就媒体所述内容向上海期货交易所求证。但截至发稿,观察者网据上海期货交易所网站预留的热线电话2次向其拨号,暂时无人接听。

回顾"妖镍"风波

"妖镍"风波要追溯到今年3月。  

在俄乌冲突爆发前,LME的镍期货主力合约--也就是"伦镍"的价格通常在2.5万美元/吨下方。今年3月7日,伦镍盘中最高冲到5.5万美元/吨,收涨73%;次日价格再度上涨,攀升至创历史纪录的10.14万美元/吨,也就是说:伦镍两个交易日内最高涨幅达250%。

 

伦镍3月初走势 财经网站截图

在全球市场震动的同时,持有大量镍期货空头仓位的中国企业青山控股,也被卷入旋涡中央。

青山控股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同时拥有大量镍矿资源。彼时传闻称,持有大量镍期货空头仓位的中国企业青山控股,遭到瑞士期货巨头嘉能可逼空,损失或达到80亿美元。嘉能可逼空目的,是索要其在印尼镍矿的60%股权;嘉能可则对国内媒体回复称,"上述这种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

据彭博今年2月的报道,青山控股创办人项光达和相关的生意伙伴当时在镍的衍生品市场上积累了大量空头头寸用来对冲他们在镍生产过程中可能的价格下跌的风险。彼时,LME数据显示,有一名身份不详的镍库存持货商,持有至少LME一半的库存。

彭博社称,项光达面临的一个难题是:由于他生产的镍产品不符合与LME期货合约的交割条件,因此他的期货空头与他生产的产品不是一个完美的对冲。这意味着,如果他被迫增加保证金或者进行移仓,这些空头会耗费他的大量的现金流。

镍期货"历史性逼空",随后出现戏剧性发展。

英国时间3月8日8时15分,LME暂停所有镍合约的交易,并将所有于2022年3月8日英国时间00:00或之后执行的交易取消。3月14日,LME进一步改变规则,所有金属合约设置15%的价格浮动范围……

彼时有市场分析称,LME系香港交易所旗下子公司,此番修改规则,背后或有中国国家意志;也有分析称,镍的短时极端走势或使大量经纪商破产,LME将无法承担相关损失,因而自救。

港交所则指出,此暂停交易的决定是因为镍市场已出现失序的情况。"LME追溯性地取消交易,是为了让市场回到LME可以确信市场有序运作的最后一个时间点……LME一直以市场的整体利益为依归行事。"

"妖镍"风波引发各界热议 报道截图

2022年3月16日,LME的镍交易恢复进行。

三个月后,"妖镍"风波终于告一段落。据报道,随着LME镍价下跌,青山控股集团得以退出其在下称LME的大部分镍空头头寸--但事件远远没有结束。

诉讼争议未平,收购传闻又起

但风波至今没有平息。

港交所6月6日公告称,LME因镍合约交易面临诉讼,被索赔4.56亿美元(约合30.35亿元人民币)。

据报道,面对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 Investment Management和华尔街交易巨头Jane Street等提出的司法诉讼,11月28日,LME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近60页的自辩书。对于"3月8日作出宣布交易无效的市场决定,是否是为了保护青山集团或其他持有空头头寸公司"的质疑,"LME称,这种说法"完全错误。"

LME称,交易所的核心法定职责是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这些决定不是为了支持或保护任何特定的集团或任何特定的市场参与者,也不是为了LME集团的财务利益。LME有监管义务,在出现重大波动时能够暂停交易,并在特殊情况下取消交易。

上月LME提交自辩书,回应3月的市场风波 报道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妖镍"风波后,LME的命运也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据彭博报道,十多年前,洲际交易所(ICE)曾主动发起对LME的竞购战,不过最终花落港交所。2012年6月,港交所豪掷166.73亿港币将LME收入麾下。这家成立于1877年的世界最大有色金属交易所,正式成为港交所全资子公司。

本月7日,彭博报道称,ICE在过去20年引领了交易所行业的整合,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纽约期货交易所(NYBOT)和纽约泛欧交易所(NYSE Euronext.)。据"知情人士"透露,如今ICE仍对LME有兴趣。随着镍危机调查和诉讼的结果变得更加明朗,未来可能会重整旗鼓再次,尝试收购LME。

阅读下一篇

马斯克全球首富地位危矣!LV老板已短暂超越

据报道,推特(Twitter)所有者、特斯拉(Tesla)老板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周三短暂失去了全球首富的头衔,被路易威登(LVMH)董事长Bernard Arnault短暂超越。尽管马斯克随后重新夺回了这一宝座,但领先优势相当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