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总统称从未向任何国家屈服 中方发声

2024-06-24 17:58  直新闻

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家世煊赫,从小生长在"深宫"之中,长期受到他的母亲伊梅尔达、长姐艾美和妻子丽莎的深刻影响,当选菲总统后也任用一些妻子的亲戚担任要职。在菲律宾民众及外界看来,"愤怒"不是小马科斯的固有人设,亦非其所长。

5月31日,小马科斯在新加坡"香会"上发表演说。图源:欧新社

然而,在不久前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上,小马科斯却在主旨演讲环节大大秀了一把"愤怒外交"。他在不点名批评中国时言辞激烈、语调高亢,称菲律宾不会放弃任何一寸土地,不会向任何国家屈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撂了硬话"之后,小马科斯还表现出"气到说不出话"的神情,故意停顿了五秒左右,期间数次开口欲言,却又因在"气头上"而克制未言。这番表现得到了西方媒体的重点报道,正如菲律宾驻美大使罗穆尔德兹(小马科斯的亲戚)所称,小马科斯现在是西方追捧的政治明星。他在涉南海问题上的表态以及所作所为,不仅满足了美国加紧遏华打压的战略需求,还能为美国及其盟伴提供"情绪价值",从内而外都表现出对西方的政治迎合。

本届"香会"期间,与小马科斯的"愤怒""相映成趣"的,是同样应邀发表主旨演讲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愤怒",后者对一些国家不参加瑞士主办的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表示"不满"。乌克兰危机延宕至今,不仅没有给欧洲民众带来安全感,反而因冲突不断升级、局势不断紧张而加剧了地缘冲突乃至核战争的风险。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泽连斯基此时的"愤怒"恰好展示了小马科斯"愤怒"的可能前景,也就是当美国及其盟伴操弄地缘政治紧张时,地区国家最好保持中心地位和包容性,并在战略上争取更大的自主性,从而尽可能地减少爆发热战的风险。否则,小马科斯的"愤怒",只能是把整个区域带入到更加危险的境地之中。

事实上,尽管有南海问题、半岛核问题等棘手难题,但冷战后亚太地区保持了总体的稳定,和平是有保障的。正如新加坡学者马凯硕所言,东盟主导的一系列机制尽管在一体化程度上低于欧盟,有时还被说成是"清谈馆",但其发挥了真正切实的作用,让东盟掌握了战略自主,让区域获得了一个较长时间段的和平。从事后看,这种"东盟道路"更切合东南亚地区的实际,更符合亚太各国的需求,效果比生搬硬套欧盟模式乃至美国盟友模式好得多。

小马科斯(资料图) 图源:新华社

尽管如此,美国及其一些盟伴无视东南亚多年来形成的传统和习惯,仍继续在亚太地区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企图建立亚太版"小北约",把亚太各国拉回到阵营对抗的时代。小马科斯的"愤怒",就是这种美式思维方式的"本土化表达",将美国的意图"包装翻译"后传达给了东南亚其他国家。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香会"发言中列举了很多美国在东南亚地区军事安全领域实施所谓"印太战略"的举措,以证明"美国不会离开亚太"并鼓吹美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他的这番表态,似乎正是小马科斯的"愤怒"要予以重点配合和达成的目标。这从侧面再次说明,当美国对影响所有东南亚国家和东盟整体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以菲律宾为中介,利用"愤怒"情绪"感染和动员"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方式,更为美国所倚重。

小马科斯用"愤怒"很好地满足了美国对其角色的期望,下阶段美国也势必对其多加"酬谢",进一步拉紧美菲关系,搅乱南海局势。面对美菲持续推高紧张局势的战略意图,地区国家冷静、及时、正确应对至关重要,坚守住东盟的初心,珍视大部分国家维护和平的共同愿望,切莫被小马科斯的"愤怒"绑架乃至带偏了方向,更不要给阵营对抗提供任何复活的理由和借口。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