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能否成为新的世界工厂?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

2022-05-30 14:40     中国经济周刊

越南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从消费电子、服装、汽车配件到农产品等诸多行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众多投资越南的企业家均给出了相同的结论--越南难以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理由很简单:相对于中国巨大的体量,越南本身的规模有限,而且,越南制造发展越快,其原有的成本优势削弱得也就越快,相对薄弱的供应链也就更加紧张,从而进一步推高其成本。这一切,已经让敏感的企业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的确,当前的越南制造在快速发展,出口增长迅猛,但是,一切也都在快速变化。

越南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越南河内一工厂的工人正在生产运动品牌服装

"越南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2019年,刘勇去越南投资建厂生产汽车配件。他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而是这一两年在越南与众多中国企业家经常沟通后的共识。

一位在越南工作生活多年,对当地营商环境非常熟悉的中国人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以前出去的一波是劳动密集型的纺织、鞋、衣服,后面是光伏、太阳能,现在过去的就包括手机、电子,三星、苹果都去越南了,相对应的上下游企业也跟着过去。目前越南比较火热,越南是比较有雄心壮志的,是真的想着取代中国,或者说有成为世界工厂的这个方向。"

那越南能否取代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呢?这成为当下热议的话题。

今年一季度,越南出口总额达885.8亿美元,同比上升12.9%。被拿出来比较的是广东深圳,一季度出口额4076.6亿元(约合608.3亿美元),同比下降2.6%。越南超越深圳,也在国内互联网上引发了一波焦虑情绪。

然而,这其实并不具备可比性,越南人口近1亿,而深圳只是中国一个2000多万人的城市。2021年,越南GDP总量不到深圳的80%,也略低于与之相邻的中国广西,而且,广西的人均GDP是越南的两倍多。

恩凯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在宁波的纺织服装出口骨干企业,在东南亚多国经营和投资项目。该公司董事长沈功灿认为,不用太担心越南对中国制造的冲击,因为"越南规模不大",只看纺织服装业,国内几个规模企业,比如宁波的申洲国际等这些大企业一去,当地招工马上紧张,容易一下子饱和。

朱涛是一家A股主板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公司主营手机电子产品,在越南也有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对于当前热议的越南是否会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他表示,"国内的说法有点过虑了。现在一些客户考虑从中国转移出去,这个是有产业转移的规律在,但越南的体量,包括劳动力是有限的,空间也有限,所以配套更有限,只能承接一部分"。

从消费电子、服装、汽车配件到农产品等诸多行业,《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投资越南的企业家们均给出了相同的结论,理由很简单--相对于中国巨大的体量,越南本身的规模有限,而且,越南制造发展越快,其原有的成本优势削弱得也就越快,相对薄弱的供应链也就更加紧张,从而进一步推高其成本。这一切,已经让敏感的企业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的确,当前的越南制造在快速发展,出口增长迅猛,但是,一切也都在快速变化。

"如果不是美国加税,我们不可能去越南"

刘勇是一家总部在上海的汽配企业负责人,该企业年收入规模超过10亿元。2019年,他决定去越南投资办厂。

"为什么去越南呢?"刘勇自问自答道,第一个原因是美国对中国汽配产品征收25%关税,而美国对越南汽配产品是零关税。他解释,公司的毛利率才20%多,如果美国征收的25%关税落到自己头上,"我就要亏钱,那就不做";如果关税落到客户的头上,客户就要取消订单。"当然,也有财大气粗的客户说,25%的关税由他来承担,但这种客户极少。"

为此,刘勇将出口美国的产能放在了越南,在其公司营收规模中占比约20%,80%的产能依旧留在国内。"如果不是美国加税,我们不可能去越南。"他说。

低关税甚至零关税的外贸环境确是越南制造吸引中资企业前往投资的诱人之处。2007年,越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迄今为止,越南已经签署16个自由贸易协定,包括今年生效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以及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等。这给越南带来了极高的贸易便利度。

郭林海在东莞厚街经营一家精密五金企业,一部分业务是为三星供应商做配套。2017年曾第一次去越南考察,但没有下定决心。2018年8月,他在越南的工厂正式开业。"越南这几年发展主要还是靠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那么多关税,很多企业不得不搬迁到越南去,其实很多不想去的。"

郭林海说,毗邻其工厂的一家做电子印刷的企业去越南,"主要是考虑中美关系,在越南做同样的产品,比在中国成本还要高10%"。

2019年,许安华跟搭档也去了越南考察,他的公司在珠三角,是三星手机的配套商,也有在越南设立分厂的打算。许安华说,因为欧洲和越南之间零关税,在越南生产同样的产品比在国内"给客户省了关税钱"。

宁波长隆国泰有限公司是一家工贸一体的服装企业,拥有设计研发、生产供应链、国际国内贸易三大板块,2020年出口额1.3亿美元。该公司外贸业务负责人许小锋说,越南对欧美、加拿大零关税,"这是一个最大的原因,其实我们出口商是不愿意去的,但是没办法,这对客户有好处"。

关税之外,越南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优惠力度也让一些企业心动。2018年底,彭海国为三星充电器供应商做配套的越南工厂投产。他说,其工厂企业所得税是20%,然后增值税是统一的10%,"中间不掺杂其他的税费了,就全部包含在10%里面。"

跟着客户,跟着订单去越南

跟着客户走,跟着订单去越南是另一大选择因素。2019年,三星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手机生产厂,转而去了越南。

三星电子给出的解释是,中国竞争市场激烈。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三星电子在中国的手机销量仅334万部,排名第8,市场占有率仅为0.8%。

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撤退,在全球市场仍然销量第一,去了越南的三星仍然是众多中国配套供应商的最大客户。彭海国说,"现在,越南三星占到了整个三星手机全球产量的50%","像我们是没办法,我们最大的客户是三星,对我们物料占比太多了,如果我们还想继续经营的话,只能跟着客户迁移"。

尽管跟着去了,因为是新设工厂,他在越南北江的工厂仍然要获得三星的认证才能拿到订单,"2019年、2020年很痛苦",2021年4月拿到三星的认证后,才扭亏为盈。

郭林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去越南,是因为我有两个客户跑过去了。我的两个客户就是三星的供应商,都是韩国企业,之前是在中国国内生产,后来,三星去了越南,这两个客户也就跟着三星去了越南。我们也是跟着客户走,跟着市场的需求跑。"

朱涛也说,去越南,当时其实主要是客户配套的要求。"他们要求你过去,你不去的话,你的业务就可能转给别人了。"

除了跟着客户去越南,许安华坦言,还有不少欧美客户出于供应链安全考虑,将新的项目订单指定在越南做,或者说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做。"如果现在所有的供应商都在中国,有些客户可能觉得风险太大。"因为疫情,他的越南工厂计划被搁置,但今年下半年还是准备落地。

还有一些企业去越南,看中的是当地的原料优势。主打乳胶制品的东莞市芬璐家居有限公司2007年就在越南设立办事处,2012年在胡志明市设厂。该公司总经理曹明莲说:"越南是天然橡胶的主产国之一,我们的工厂在当地采购原料,当地销售,一年产值达6000万元人民币。"

2019年,盐津铺子控股公司在越南设立果干生产基地。"立足于原料,这是最核心的。"盐津铺子常务副总经理杨林广介绍,越南是农业大国,拥有榴莲、芒果、菠萝蜜等稀缺的水果资源,而越南当地农产品精深加工企业少。

越南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越南胡志明市,当地正准备上岗的工人。

越南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越南河内一家工厂的工人正在生产服装

越南永远不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东莞市一位鞋厂的女工正在加紧生产。越南的人工成本比东莞低。

越南也招不到工人了,"3到5年后越南工资还要翻倍"

"去越南的第二个原因,我们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上海的人力成本越来越高,而越南的劳动力成本只有上海的1/3。"刘勇说。

2019年8月,三星惠州电子撤出之前,其所在地陈江街道一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惠州当地,一名普通工人的用工成本在4500元/月左右,而相同的工人,在越南只需1300元/月,成本不到惠州的三分之一。

郭林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举例,据他了解,在东莞的某家鞋厂一个月的订单是600万双鞋,"在越南的人工成本跟东莞人工成本比起来,一双鞋要省1美金,你说一个月下来省多少钱,一年下来省多少钱"。

纺织服装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许小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宁波,如果服装厂缝制车间的一线工人超过500人,就算大厂了,这个规模的工厂现在越来越少;而在东南亚,比如柬埔寨、越南,工人达到1000+算一般规模工厂,"他们有产能、有工人能做大数量订单"。

然而,短短3年之后,越南的人力成本优势几乎消失殆尽。

阅读下一篇

踩雷地产,资不抵债的中融人寿如何自救

作为一家“地产系”保险公司,中融人寿在去年陷入巨亏后,今年并未出现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