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史海钩沉——罗马岳飞,罗马宋高宗分别是怎么回事?

2022-03-20 21:19     360kuai

如果凯撒是罗马帝国的开国太祖,那么屋大维担得起太宗两个字。

太祖太宗以降,帝国的守成之主,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

罗马三帝提比略,活得年头比他的养父屋大维还要多,足足有78岁。新生的罗马帝国,虽然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帝国,但从提比略开始,对于皇帝登基还是有了一些程序正义方面的约束。就拿提比略来说,皇帝帝位是不能一下子继承的,元老院第一步要先通过决议,授予提比略为"元首"(Princeps)。拿到元首头衔之后,元首权力再逐渐加持,直到最后复制屋大维曾经拥有的一切。

作为"元首制"在屋大维身后延续的象征,元老院必须要履行这个程序,并最终为提比略上尊号"奥古斯都"、"国父"(Pater Patriae)、"统帅"(Imperator),甚至要为提比略戴上一顶象征至高无上权力的,由月桂树和橡树树枝所编成的"王冠"(Civic Crown)。走完这一切的流程,元老院所主持的元首制世代轮替,才算是执行落地了。

不过,提比略并不这么想,他压根就不想接受任何虚妄的尊号。

不是因为谦虚。

继位的这一年,提比略已经55岁了,他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是一个从宫廷阴谋和战场死人堆里侥幸爬出来,并且还硬撑着活到现在的一位中年人。在他一路走来的身边,多少人都倒在了各种明枪暗箭之中。这些人中,有些是提比略的敌人,有些是提比略的亲人。他心中明镜似的,皇帝的位子也不是那么好坐的,因为那个位子给你带来权力荣耀的同时,也意味着对于整个天下苍生的责任感,而同时你还要花费一生的时间来提防无处不在的敌人,或者小人。

这样活着,并不比之前轻松多少。

当年屋大维虽然让莉薇娅以及莉薇娅背后的整个家族一步登天,但他并不是一个慈祥的养父,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专制,他残暴,他六亲不认。强迫自己和结发妻子离婚,娶了小丈母娘茱莉亚这事,一直让提比略耿耿于怀。这些年来,提比略和自己的老妈莉薇娅也一样过的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如果不是母子二人每每在紧要关头棋高一着,那么波老三和茱莉亚的最终宿命,也难保不是提比略母子二人的下场。

年少家贫,颠沛流离。戎马半生,刀光剑影。

最终熬死屋大维登上帝位,这事已经太过顺理成章。

但提比略的心,早就累了。

他确实想拥有所有属于奥古斯都的权力,但他却丝毫不想履行属于奥古斯都的责任。对于那些不着边际的各路尊号,更是跟提比略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些所谓的尊号,都只不过是前代凯撒,屋大维们的往日荣光。而今天的皇帝要想赢得这一切,必须靠实力,而不是靠别人恭维和谄媚。

更何况,还有那些讨厌的元老院元老。元首制下的皇帝,还并不能做到独断专行,唯我独尊,很多时候还需要被元老院所掣肘。既然所谓的皇帝想做点事情,先要说服元老院。那么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享受作为皇帝的快乐,而让元老院去帮助自己处理繁杂的政务。如此分工,不是甚好吗?在即位之初的那段日子里,提比略甚至抱怨元老院奴性太强,不能把自己从无边无际的文山会海中解放出来。因此私下里,提比略称呼元老院那群人为"老奴"(men fit to be slaves)。

对外,也是危机四伏。

屋大维的离世,带来了三军震动。

新皇帝暂时不能够一下子做到威加四海,即便是提比略这样的马上皇帝,也不例外。尤其是在帝国的北部边疆,罗马帝国的不断蚕食,已经严重挤压了北方蛮族的生存空间。这种挤压带来了蛮族的强烈反弹,因此当时最激烈的作战一线,就在北部边疆的莱茵河与多瑙河这两个天然军事分界线。莱茵河一线,被称为"日耳曼尼亚"(Germania),而多瑙河一线,被称为"伊里利库姆"(illyricum)。所以,这两个地方,也被当时的罗马人称为是两个战区。

这两个战区中间,日耳曼尼亚地区生活的日耳曼蛮族部队,作战能力较强。比如早在公元9年,屋大维末期的时候,日耳曼人就曾经在条顿堡森林大败罗马帝国,歼灭了三个罗马军团。因此,对于罗马人来说,日耳曼人已经成为帝国的心腹大患,中央也派出了最强最能打的部队长期驻守莱茵河一线。当然,反过来讲,日耳曼尼亚地区的罗马军人,担负的防务不仅最重,也是所有罗马军团中最高危的岗位。

就在屋大维驾崩的当口,日耳曼的罗马军团以提高福利为借口,哗变了。

前线危机四伏,提比略启用了自己的侄子兼养子--日耳曼尼库斯。

在西方的历史记载中,日耳曼尼库斯是一位岳飞式的人物,他被认为是古典时代的最后一位神话式罗马英雄。与日耳曼尼库斯的历史定位相反,提比略则在对日耳曼作战中,被认为是一个赵构式的君王。

日耳曼尼库斯到了莱茵河作战一线,首先是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平定了罗马军队哗变。之后组织罗马军团,东征日耳曼尼亚。在日耳曼尼库斯这样一位战争天才的带领下,罗马边防军节节胜利,不仅是消除了畏战情绪,而且还以战养战,从战争中捞到了实惠。对于军人来讲,这样的奖赏,要比以朝廷名义发多少福利,来的都更加实实在在。

然而,日耳曼尼库斯的胜利,已经和提比略的罗马帝国安全战略,背道而驰。在提比略的眼中,战争就是烧钱的机器,对日耳曼人的征服成本太高,而带来的实惠又太少。所占领的地区大多属于苦寒之地,跟地中海的温暖相比,简直就是毫无用处的垃圾领土。提比略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保守的人,他上位没有多久,就取消了很多前朝预算,包括了行政开支,也包括了文化娱乐体育卫生事业的各项开支,结余的钱统统用于经济建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提比略要求对日耳曼作战一线的罗马军团,固守莱茵河西岸。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越过莱茵河东征。

日耳曼尼库斯的结局,跟岳飞差不到哪里去。

一线节节胜利,结果朝廷十二道金牌叫停了日耳曼尼库斯的东征。

解除了兵权的日耳曼尼库斯,被召回了罗马。公元18年,日耳曼尼库斯被委派到了叙利亚行省,到东部战场上,负责起了与帕提亚帝国的外交事务。仅仅过了一年,公元19年的10月10日,日耳曼尼库斯暴死于任上。

阅读下一篇

皇帝挑选太子左右为难,各赐俩儿子10位美女,检查之后:就立他了

显德七年(960年)正月四日,通过陈桥兵变,赵匡胤在开封崇元殿登上了皇位。这便是宋朝的开端,十六年后赵匡胤去世,但他的去世很奇怪。开宝九年(976年)十月十九日夜,他召弟弟赵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