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14岁!多名柬埔寨电诈受害者被救:黑屋被拷数日 电棍铁棒殴打

2022-02-18 10:40     上游新闻

2月15日,上游新闻独家报道的《江苏小伙在柬埔寨被网诈团伙抽血7次致病危 大使馆警方已介入》和独家专访《上游新闻独家专访在柬埔寨被抽血小伙:被人用枪挟持出境,以18500美元卖给‘园区’》的消息后引发关注。2月16日早,国家司法部官微 “中国普法”转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的报道。16日晚,中国驻柬大使馆发布消息称,中柬两国警方正协同开展相关侦查,力争尽快破案,并提醒欲来柬工作的中国公民遵循正规渠道,不可轻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

2月17日,上游新闻记者独家采访到多名滞留柬埔寨的中国人,他们都是当地好心人士从网赌电诈团伙非法拘禁中解救出来的,其中年龄最小的仅14岁。

回国途中被人用刀劫持

贾小天(化名)今年24岁,自称江西赣州人。“我是持护照经人介绍,走正规渠道来柬埔寨打工的。”贾小天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并展示自己的护照,“我是2021年3月14日从厦门坐飞机到金边,在酒店隔离14天后,在西港(西哈努克市)一园区附近的大排档上班,平时工作包括向‘园区’送外卖、前台收银等,月薪6000元人民币。”贾小天告诉记者,他在大排档的工作一直干到2021年11月份,他就想家了打算回国。2021年11月,他向大排档老板提出辞职的想法,老板告诉他,大排档的租期也快到了。11月13日晚,他在大排档做完收工,14日凌晨1点到2点,离开大排档,拖着行李沿园区大门口的公路去不远处的酒店住宿,但在路上被劫持。

“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一辆黑色 ‘阿尔法’向我靠近,停在我身边。车上有人问,是否没地方住,没吃饭。”贾小天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我说是去前面宾馆住宿,第二天去金边然后回国。刚说完,车上下来两个大概身高1米75的壮汉,用刀抵住我的腰。”为了保命贾小天上了车,被拉到西港白沙二期园区,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贾小天向记者展示右手腕被手铐铐过的淤青痕迹

由于不愿干网络诈骗和“杀猪盘”的非法工作,他被拷在黑屋的铁架床上三天三夜,仅吃了一碗泡面。说着,他向上游新闻记者展示了被铐过的双腕。通过视频,记者能清晰地看到,右手腕处还有淤青没褪去。据称对方给他两种选择:要么家里打钱赎人,要么卖给下家。他说:“在关的小黑屋外有四个保安,两个拿冲锋枪,两个拿手枪。”

三天后,贾小天被转卖给了西港凯博中国城凯博5号楼的一家网络诈骗公司,办公室在一楼106房间,寝室在七楼719房间。对方威胁说,只要把业绩做出来,就不会打你骂你,不会把你拉到沙滩埋掉。为了保命,贾小天在佯装愿意积极上班,在一个月的培训期内,他趁公司放松警惕,通过电话委托国内老家的朋友在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某派出所报警(保护当事人的需要,隐去),并也辗转告知父亲在国内报警。

通过当地好心人士韩明(化名)等人的帮助,他逃出了“牢笼”,至今依然躲在柬埔寨一秘密地点。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最大的心愿是想尽快回国。”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贾小天展示护照上的柬埔寨签证将于2022年4月14日到期。

在上游新闻记者询问,他是否想通过上游新闻视频向国内的父亲说些什么时,他一度哽咽,停顿了好一会,稳定情绪后说:“作为你的儿子,这么大了,还让你们操心、担惊受怕,其实我不该瞒着你们来到柬埔寨,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回到国内,该交代的交代、该讲清楚的讲清楚,好好做人、好好工作,孝敬你们。”

对方警告一到机场就会被抓回来

田小田(化名)今年29岁,湖北京山人。“我是坐飞机过来的,我要准备回家了,他(记者注:田小田的朋友,化名“甲”)是X月X日的机票,我是X月X日的机票。”2月17日下午,采访刚一开始,田小田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上游新闻记者。

然后他讲起了自己的经历,并一再叮嘱记者不要让家里父母知道,怕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只有他哥哥知道情况。在上游新闻记者再三保证后,田小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我是去年11月份来柬埔寨打工的,租住房子。我记得特别清楚,2022年1月2日晚上,熟人乙电话叫我和甲一起去吃麻辣烫,中途又来了乙的朋友丙打招呼,吃完饭,酒吧喝完啤酒,丙主动过来,招呼大家搭他的车回家。“一直以来,我个人的防范意识比较强,但当时大意了,以为乙和丙是朋友,就放心地上了车。路上,我点开手机定位地图,一看,显示车行在金边市区。”田小田说,坐在车里,看着路边陌生的街景灯光,疑窦顿生。突然小车拐进主干道旁边的小路,他和甲立刻警觉地问丙,怎么往这条小路开?丙回应说,这是抄近路。不一会,丙在路边停车,邀请田小田和甲去他家,帮忙搬一下电脑。乙也随声附和,还没等田小田他们反应过来,车辆突然启动,朝小路前方的一条右转道驶去,他们就此掉进了网络诈骗团伙的窝点,田小田看到,窝点四周布满电网。随即,乙和丙驾车离去。“这时候,窝点里窜出十三四个人把我们堵在门内。其中五人把我们押到三楼302房间。”他这才恍然大悟,仅仅吃个饭,开车送回家,他俩就被乙和丙绑架,以50000美金(25000美元/人)卖给网络诈骗公司。

一开始对方警告他们,若不给他们干网络诈骗,就先打断肋骨再说。田小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我朋友(甲)告诉他们说,中国人不骗中国人。对方回答,给我闭嘴再说就打死你。”在关押的第二天,他们被迫写下“欠条”,各“欠”公司35000美金。由于他们是被绑架来的,接着他们被三次倒卖。最后,他们也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跑了出来,躲在一个秘密地点。

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安全回国。田小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我担心自己,有护照、有机票也回不去。”田小田顾忌的是,一句威胁的话。在脱离险境之前,他被人警告“如果我不想让你回国,你在柬埔寨就永远回不去,我会让这边移民局的人把你的护照直接‘拉黑’,当你到机场的时候,有人就会通知我们来找你。”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