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装修工人被困毛坯房21天 :无暖气家具,吃方便面维生,两人挤一个地铺抱团取暖

2022-01-12 10:50     腾讯

梁炎平暂住的房间,只有地铺,吃饭靠方便面。受访者供图

一接到邻居的通知,梁炎平就开始往家赶。

这个62岁的湖北人在西安打工,租住在南三环附近的南里王村。2021年12月21日,他和工友出门干了半天活儿,下午3点多,邻居打来电话说,“要封村了”。

梁炎平是搞装修的,业主家所在的中环国际小区,离南里王村只有4公里。他骑电动车,路上已经看到村子被绿色铁皮围挡住。抵达村口后,他被执勤的民警告知,“村子不让进,也不让出。你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这一天是冬至,截至24时,西安市共划定了封控区229个,管控区76个,封控16万人,管控68.5万人。

梁炎平和工友没处可去,不得不返回工作地点。那是一套新房,刚整完地面和墙面,没有暖气、热水、灶具或任何家具。装修公司征得业主同意,给他们送来4条被子。

第二天,12月22日,西安发布通知,23日0时起,“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通知发布的当天,大量市民涌入超市、便利店抢购食品。

和梁炎平一样,很多人暂时无法回家了。吃饭这件小事,成了最大的事。在西安美术学院附近,一家小厨房开始给滞留的考研学生送饭。在西安红会医院,医护人员组织起来,把饭送到无法出院的患者病房。蔬菜供应紧张的时候,不少小区组织了物资交换群,“土豆挂在门把手上,等会儿再开门时,变成了两个西红柿”。

回忆起做决定的那个时刻,梁炎平说:“要是回来晚了,这边再一封,我们不就睡在马路上了。”

他在西安工作了26年,没有其他落脚点。工作的场所,成了他和工友临时的依靠。

梁炎平开始意识到,自己之前对疫情的估计太乐观了。此前几天,他曾听说村里有了确诊病例,防疫人员穿着防护服,上了村子里的一户人家的门。他也曾目睹,那家人所在的巷子竖起了围挡,不允许进出。但在当时,这些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我们该扫码扫码,该干活儿干活儿”。

他没更详细了解的情况是,12月19日,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称,南里王村一位24岁的女性确诊新冠肺炎,21日,和她同楼居住的一位30岁男性也被通报确诊,南里王村升级为中风险地区。

梁炎平记得,他们住进中环国际小区时,小区里便利店商品还比较齐全,“方便面、面包、火腿肠、鹌鹑蛋、鸡腿、鸭腿都还有”。到了22日,他发现周围已经很难找到营业的餐馆。装修公司经理跑了好几个地方,给他们带了饭菜,“晚上他说,我也出不来了,我们只能各管各的”。

中环国际小区很快也进入封闭状态,“可以上下楼,不能出小区”,梁炎平开始了隔离生活。屋里地面冰冷,他和工友把装修用的木工板抬进朝南的主卧,铺上公司送来的被子,搭了个简易的地铺。

这不是梁炎平第一次经历隔离的生活。2020年春节,他回湖北天门老家过年,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居家隔离。和那次相比,这一次他少了很多焦虑。让梁炎平苦恼的是,由于小区封闭仓促,他们没有携带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身上都要臭了”。

主卧有15平方米,有大大的落地窗。梁炎平每天都会从这里往下看。刚开始,他还能看到路上有私家车和公交车,渐渐地,路上既没有车也没有人了,“干净得很”。外卖也都停了,“送不进来,下了单马上就取消了”。

吃饭,成了他的头等大事。

2022年元旦前,一条抖音短视频在关心西安疫情的人群中传递。画面中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羞涩地解释,自己来考西安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暂时走不了,没饭吃了。拍摄画面者是位女性,在视频中,她热情地表示,来我们这里吃吧,每天都可以来。

那位女性是西安德善厨房的一位工作人员。这家公益厨房地处西安肿瘤医院和西安交大一附院附近,平日里有需要的病患家属可以来做饭,“炒一个菜2元,米饭1元管饱”。

本轮疫情管控升级后,德善厨房的发起人许凯想,很多外地患者和家属租住在医院附近的城中村里,不少房屋没有灶具、炊具,“他们更需要那顿饭”。

他当时还没有想到,西安美院也在附近,城中村里还生活着另一个群体——考研学生。

许凯曾经学过画画,他看到自己的一位美术老师发出求助信息,有考美院的学生滞留西安,封在城中村里,没有饭吃。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