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休会 ,“以前所未有的分歧结束了可怕的一年”(2)

2021-12-19 15:30     观察者网

但是相比之下,在民主党内反对者的帮助下,共和党人成功地阻碍了拜登的大部分议程。报道提到,民主党人的失望是无法否认的,不少民主党人越来越紧迫地警告称,忠于前总统特朗普的共和党力量正在采取行动,通过设置新的投票障碍、党派控制选举和不公正的众议院选区,来扰乱或可能推翻下一届总统选举。然而,扩大投票权、制定新选举规则或限制总统权力的努力都在参议院碰壁了。

另外,民主党也未能履行他们的承诺。民主党曾经承诺圣诞节前在参议院通过总值为1.7万亿美元“更好重建”法案,但如今期限已过。其他一些承诺,包括彻底改革美国移民法、强制电力公司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加强枪支安全法以及改革警务规则,似乎都已夭折。

报道称,几乎没有人能说美国的立法部门现在能正常运作。只要大多数政策法案需要通过“阻挠议事机制”(filibuster,指政策法案在参议院通过需要获得100名参议员中60名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那么参议院就一定通不过,而民主党在众议院多数席位也没有用。

此外,众议院民主党人几乎没有启用过能够通过两党共同议案的“修正条例”。在他们的严格控制下,共和党人提交了1995条修正案供审议,民主党领导人只允许对其中的275项进行投票。共和党议员对此表示不满。

两党矛盾

一年过去,国会山两党达成一致的议题寥寥,两党议员都将责任归咎于他们的对手。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表示,如果民主党人能够开明地与共和党人接触,寻求解决方案,许多问题都可能得到解决,就像基础设施问题一样。

自由派议员对这一指控感到愤怒,因为共和党拒绝承认特朗普在“选举被偷”和“民主党选举舞弊”等言论上“犯了错”。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说,她所在的政党“公开请求共和党人加入我们,起草一项双方都能支持的投票权法案,但他们一直拒绝”。

而美国知名左翼参议员,佛蒙特州的独立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则嘲笑称,这些说法,就好像和共和党人协商协商,他们就会帮助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增税、降低处方药价格一样。他说:“这不是国会山的问题,而是共和党极端主义造成的。”

在众议院,两党之间的侮辱和打压成为常态。两名众议院共和党人——乔治亚州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和亚利桑那州众议员保罗·戈萨,因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含有针对民主党同事进行暴力威胁的帖子,被剥夺了他们的委员会资格。

而科罗拉多州众议员劳伦·博伯特(Lauren Boebert),她因为暗示众议院两名穆斯林女性中的一名、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可能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而受到制裁。当然辱骂奥马尔的不止他一位,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指责奥马尔对恐怖分子“怀有同情”。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