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冷冻人"沉睡近5年 丈夫有新感情:依然爱妻子

2021-12-08 16:19     新黄河

(原标题:中国首例人体低温保存志愿者丈夫回应新感情:我依然爱妻子,但条件不允许)

桂军民,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中国首例人体低温保存志愿者展文莲的丈夫。

桂军民的妻子展文莲,“沉睡”在容积2000升的液氮罐内,至今已经过去快5年了,但罐内-196℃的情况下,时间对她来说仿佛是“静止”的。

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新黄河记者郭尧摄于2021年1月

目前世界上有上百人被低温保存,并期待未来能够“复活”。因为这个异于常人的决定,桂军民的名字经常出现在舆论中。很多人忽略了他普通人的身份,“迫使”他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舍不得、没待够。”

谈到这些,他很坦然,毫不避讳,但网络对他的裹挟却从未停止过。大多数时间,桂军民都是不在意的。对于偏激的言论,他大都一笑了之。包括这次关于他新感情的讨论。

“我的妻子我依然爱着她。但是我现在没有这个条件。如果睡在那里的人是我,我现在巴不得我媳妇赶紧找个人来疼她,因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

他们结婚多年,伉俪情深,桂军民笃定展文莲跟自己有一样的信念,爱不是自私的,而是让所爱的人好好活着。

“如果躺在那里的是我,我巴不得找个人来疼她”

桂军民今年53岁。他的腿因为颈椎手术后遗症有些“不听使唤”,走起路来比常人慢一些。今年他又查出了冠心病。妻子不在身边以后,他曾经历了一段难熬的颓废期,直到这两年,他才“走了出来”。

人到知天命的年纪,桂军民也意识到自己还有母亲、儿子,很多人和事还需要他奔走,生活还是要继续。

他本是一个普通人,只因妻子是中国本土首例人体低温保存志愿者而备受关注——2015年,展文莲查出患了肺癌,那时已是晚期;2016年,癌细胞转移至脑部;2017年5月8日,展文莲的呼吸和心跳停止,主治医生宣布病人死亡,低温保持的医疗团队迅速接手,55个小时的手术后,展文莲开启了-196℃的“沉睡”。

其实,从做出低温保存选择的那天起,围绕在桂军民身边“不同的看法”就没消失过。

桂军民性格执拗,他并不在意这些。当然,也包括这次关于他新感情的讨论。

关于近期网络的各种声音,桂军民粗略看了下,没在意,“怎么说是他们的权利,回不回应是我的权利。”

桂军民颇有无奈,但他也不在乎,这源于他骨子里的笃定。类似的“负面”新闻此前也有,偏激的言论也有,他都是一笑了之。“别人说什么也影响不了我,我也不想回应。”桂军民强调,他觉得,外界对低温保存技术的理解还是有差异,那些始终是局外人的观点。

“我的妻子我依然爱着他,但是我现在没有这个条件。”桂军民说,这个没条件并不等于“没希望”,只是短期之内不可能了,“至于将来怎么办,那是将来的事情,将来实现了这个事我们再考虑。”

而谈到自己的新感情,桂军民依然很坦诚,“网上的事对她没什么影响,她也很看得开,很单纯,她觉得没什么不行的。”

桂军民曾经带她去过展文莲“沉睡”的实验室,对此他也毫不避讳。”如果躺在那里的是我,我现在巴不得我媳妇赶紧找个人来疼她,因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现在受苦。”

“我七老八十了怎么弄,我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桂军民觉得这都是生活中很现实的问题。去年一整年,桂军民身体都不太好,今年还查出来冠心病,他觉得身边要“有个人”。

“有人说了,你就找了个人照顾,其实那是不是照顾,还是分情况,照顾是相互的。”桂军民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什么东西都讲得清清楚楚,大家摊开了说,都很坦诚。“我也不想给身边的人造成困扰,她喜欢我,那是有她的理由,我也不需要别人来认同。”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