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哄抢老人甘蔗,一句外包人员就能解决?(3)

2021-12-08 15:12     中国新闻周刊

因此,当地政府对该区域的秩序管理颇为重视。“他们刚来的时候管得更严,二三十个人一队巡逻。”刘女士称,此前她也曾见过静通市容工作人员对一些商贩采取行政强制措施,“说是暂扣”。

对于此次事件的发酵,另一名商户高先生表示有些惊愕。“平时这些人还挺规范的,语言上也没有太极端或过激,但这一次确实太过分了。”

据了解,自2018年以来,南通市政府即在积极探索执法与管理分离,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城市管理。2019年4月,南通广播电视台报道称,“现在全区有7个街道实施了市容秩序管理服务外包,共有13个服务外包项目在运作,市容市貌得到显著改善。”

崇川区城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上述媒体采访时表示,聘请的服务外包公司将主要承担城管部门宣传教育、文明劝导、帮助服务等职责,而城管执法人员则专门负责行政处罚等涉及公权力的工作。

海门区政府的官方网站上,也曾发布文章赞扬一名静通市容队员勇扶倒地老太太的事迹。

企查查资料显示,江苏静通市容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7日,法人代表为张守鲲,注册地在三星镇,所属行业为公共设施管理业,经营范围包含:城市乱涂、乱画、乱扔杂物、乱倒渣土、乱贴小广告的市容管理服务;城市市容协调检查服务等。

三个月后,该公司在2017年10月10日以1188万元中标了江苏海门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园区市容环境卫生日常管控项目采购项目。

今年4月,该公司又中标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政府海门街道办事处采购2021-2024年市容服务外包项目,囊括此次事发地所在路段。

南通市政府采购网披露的委托管理协议书显示,双方的委托服务期限自2021年5月1日起至2024年4月30日止,合同总标的为24371200元,经考核后逐年签订。

协议声明,双方的委托内容包括区域范围内的跨门店营业、乱设摊、乱堆放、乱拉挂、临街胡乱建、乱涂写(乱张贴等)、“乱设广告”、餐饮行业油烟日常管理、商铺或单位门责签约后的督查等市容环境卫生的日常管理工作。基本原则包括配合城管执法。

协议还提到,承包单位必须要有资格,必须提供本项目所有用工人员的身份证、资格证书(如外来人员居住证、从事运输车辆驾驶员的相关岗位技能证书、交纳保险金等)复印件。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两个月后,上述公司再度中标海门区海门港新区管理委员会采购市容日常管控服务项目。

就上述问题,中国新闻周刊尝试联系江苏静通市容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但其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律师:执法权不能外包

近年来,开展服务外包被视为解决城市管理难题的一项举措。目前,上海、深圳等城市都采用了这种市场化运作方式。今年6月,青岛本地媒体发文介绍,当地已建成128支“外包服务队”,包括人员4900余人。

但这一模式,也带来不少争议。今年3月,浙江省桐乡市一位“市容巡查”人员对沿街商贩发表“不执行便格杀勿论”的言论便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此次事件,也引发公众对于城市管理服务外包的关注和讨论:基层执法权可以外包吗?外包人员有多大的权限,是否可以采取行政强制措施?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市容监管属于一种行政执法,执法权是法律授予的,应由国家工作人员实施,其他任何单位或个人无权执法,所以行政机关执法权不能外包,行政处罚权也不能外包。允许外包的是城市公共服务,不具备执法色彩的内容,比如,城市保洁、绿化、对影响市容市貌的行为进行劝阻引导等。

赵良善表示,该市容公司工作人员属于协助提供城市公共服务的普通员工,非国家工作人员,其工作职责是合同范围内服务内容,并不具备执法权,履行职责应当限于双方合同约定的服务范畴。涉事人员抢夺甘蔗的行为超出了其职责范畴,或已涉嫌违法。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行政处罚法》及《行政强制法》相关规定,行使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可以实施法律、法规规定的与行政处罚权有关的行政强制措施,但行政强制措施应当由行政机关具备资格的行政执法人员实施,其他人员不得实施。

“行政机关是依法行政。对于行政执法,无论是行政强制,还是行政处罚,须行政机关自己履行其法定职责。必要时候,行政机关的委托行政,须有法律、行政法规或规章的事先授权,不可擅自委托。”丁金坤称。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