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案司机回归厨师本行 ,不满一审判决上诉,称原本有3次机会不接这单,为了挣51块付出太多代价

2021-12-08 10:34     九派新闻

白色的厨师服,白色的圆顶帽,周阳春的身影在湘菜馆的厨房里来回移动。在这个面积不足20平米的空间里,他娴熟地抄起锅铲,把菜炒好后,从窗口递给大堂。

生活的另一面,他是“货拉拉案司机”,背负过失致人死亡罪名,被判缓刑,准备上诉。

十个月前的一天晚,女子车某通过货拉拉叫车搬家,跟车途中坠车重伤身亡,接单的货拉拉司机周阳春进了看守所,关押半年多。

他告诉九派新闻记者,此案给他带来很大打击,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女孩为什么要跳车。希望中院二审能够查清事实,还他清白。

货拉拉案司机回归厨师本行,不满一审判决上诉,称原本有3次机会不接这单,为了挣51块付出太多代价

周阳春本人。图/受访者提供

【1】货运之路

周阳春和爱人李澜(化名)都是湖南人,2009年从深圳回到长沙打拼。妻子在厂里做质检员,丈夫在饭馆炒菜,闲时跑跑摩的。耕耘多年,二人2016年首付6成,购入这套远离中心城区,不足90平米的小三室。

彼时,他们的大女儿7岁,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次年,迎来小儿子。“子女的开销增大,房贷每月需还1500元,刨去开支一合计,存不下钱。”李澜说,即便周阳春自己开饭馆,靠着卖10元一份的快餐,也还是捉襟见肘。当门面迎来装修整改,他干脆不做了。

听朋友介绍,货拉拉入行门槛低,每月能轻松收入上万元。周阳春动了心,2019年9月在平台租了台小面包车试水。

租金每月2800多元,对他不是一笔小数目。但幸运的是,周阳春货运之路比想象中顺利。他很快找到了一份稳定的业务——为一家超市送菜。

“每天早起去超市拉,然后送到各个点,类似于网上的团购买菜。光这一个业务每天收入都有两三百元。”周阳春说,超市的业务收入稳定,甚至超过他一天在货拉拉上接的单。

2020年上半年,周阳春的送货业务更多,加上货拉拉平台接单,每月收入轻松破万。虽终日奔忙,荷包里的钱在增多,女儿报了舞蹈和书法班,周阳春对工作充满了干劲,“回到家我手机都是打开接单状态。”

尝到货拉拉甜头的司机不只周阳春一个。九派新闻联系了长沙6名货拉拉司机,对方几乎都是经朋友介绍加入,有人和周阳春一样,白天送菜,下午和晚上接货拉拉的单送货。司机们平时讨论得最多的是怎么提高自己的抢单率,以及什么时间的不要去什么地方,不然可能空车跑回来。

周阳春表示,做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的小面包车有点不够用。且随着加入货拉拉的司机增多,平台派单固定,接单量有所下滑,他和妻子考虑很久,2020年下半年购入一台属于自己的车,“自己掌控车子,更自由。”

周阳春用这台车拉过最早的一单是凌晨5点多,最晚的是凌晨两三点。“他只管赚钱,其他什么事都不管。”李澜说。

李澜是家中独女,当初父母反对二人婚姻,是自己坚持要和周阳春在一起,二人婚后分工明确,努力经营家庭,不想被人看低。跟最早来长沙“一无所有”相比,她对当下生活满足。

直到2021年2月6日,离家几百米远的曲苑路上发生女孩跟车坠亡的意外,夫妻俩开始对生活失去掌控。

【2】三次犹豫

“走到这个监控是9点29分03秒……走到这里的监控时间是29分41秒……打120的时间是9点34分。”李澜指着曲苑路说道,这里的路灯还维持案发时的隔一亮一,初冬的晚风吹过,树叶沙沙响。

货拉拉案司机回归厨师本行,不满一审判决上诉,称原本有3次机会不接这单,为了挣51块付出太多代价

事发路段。图/九派新闻记者 肖洁

事情发生后,母亲曾抱怨她当初不听劝结婚,现在出了乱子遭不住,“没有人期待发生这个事,我们也不是为闹而闹,我相信政府,只要司法机关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李澜说。

周阳春现在工作的饭店生意不错,忙到晚上八九点才吃上饭。和以前相比,辛苦程度不减,但收入大幅度缩水。他告诉九派新闻,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女孩为什么要跳车以及女孩到底是怎么跳的,“警方通报写的,也是警方的一种判断。”

他表示,这个搬家单他原本有三次机会不接。第一次是自己接这单前,曾犹豫要不要接一趟6点去宁乡的单,最终不想搞得太晚回家而放弃。

第二次是女孩搬家的前一单,他送货去长沙市星沙,雇主问能不能等他一下,顺便把他带回来,愿意多给60元。周阳春想挣这60元,也怕耽误女孩搬家的单,犹豫了一会儿,没等到人就走了。

第三次在他往女孩那里去的路上,遇到交警查酒驾,桥下不让走,走桥上又要绕四五公里路,自己考虑过放弃,但不想扣分,最终还是接下。“我也是想着这51块钱也花不了多长时间,刚好回家也顺路。”周阳春说。

女孩把全部东西搬到车尾,周阳春帮忙搬进车厢。发车前他看了一下时间,接近40分钟,超过最长等待时限。他承认,自己确实也在搬的时候问对方还要多久,快了吗,她就说马上,快了。周阳春认为这是正常交流,不是心生不满也不是抱怨。

货拉拉只有在20分钟内卸货,20分钟内装货才不收费,女孩仅装货就已经快要超时,他便提醒其超时要多收费。“说实话,接她这个单遇到交通管制,绕路多花了十几分钟,再加上等她搬运,就耗了50分钟,行驶过程20分钟,全程就算一个小时,然后我还不知道卸货要等多久。”

周阳春告诉九派新闻,自己跑货拉拉半小时也赚到过两三百元。女孩的搬家单原本39元,很久没有人接,平台补贴12元,总共51元。如果没有补贴这12元,他也不会接。

至今,这笔订单的费用货拉拉平台没结算给他。他此前向平台缴纳的1000元押金,和出事前几天跑货的收入均未拿回,“这是很多因素造成的,我不想放过赚钱的机会,可为了这个51块钱,我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