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花光8万积蓄整容“还变丑了”,朋友曾夸她像明星

2021-11-26 11:58     武汉晨报

两次手术花光8万元积蓄,“结果还变丑了”高颜值女孩整形后很“后悔”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颜值自评80分的小丹,大学毕业后积攒8万元进行美容整形,经过两次手术后,越来越觉得没脸见人,把社交减到了最少。近日,小丹接受记者采访谈起整形经历时,满脑子都是“后悔”。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

上大学时,身边的朋友都说小丹像某位香港演员,要是在五官上“动一下”就更像了。

小丹一直觉得自己的鼻头太大,缩小一点会更显精致。她还想将自己的单眼皮弄成双眼皮,这样与那位港星就更像了。

一天,大学室友动了一个整形小手术后,小丹也跃跃欲试,无奈囊中羞涩,家人也不支持,只好作罢。

“人跟人接触的第一感觉是看脸,是重要的第一印象。”小丹希望大学毕业后攒足了钱再进行整形。

大学毕业工作后,小丹终于攒足了整形的手术费用。“导医说手术就是睡一觉的事,我就想着动一次刀不容易,不如一次到位。”思来想去,小丹增加了“开眼角”和“自体脂肪填充面颊”的整形项目,这样看起来面部更加饱满一点。经“朋友的朋友”介绍,小丹最后挑选了一位韩国医生主刀,在武汉一家美容医院做了整形手术。

小丹签下5万元的手术协议后兴奋不已,期待第二天镜子中的自己就是想要的面庞。手术后,小丹被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眼角附近有疤痕,一只双眼皮脱落为单眼皮,手术后鼻头增生,没有出现期待的精致。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小丹索性辞职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经过数次交涉,今年2月,美容医院同意给小丹做“返修手术”,但需要再支付3万元费用。

考虑再三后,小丹拿出了自己最后的积蓄,做了第二次手术。结果更大的问题来了,小丹发现自己睡觉时眼睛没办法完全闭合,而且干涩难忍,视力也有所下降。鼻子也有点歪斜,填充物清晰可见,面部脂肪填充也显得不平。

身高1.63米、体重90多斤的小丹,原先一直觉得自己的颜值即便不整形也可以打80分。第二次手术后,小丹越来越觉得自己没脸见人,把社交减到最少,偶尔出门也要戴上帽子,即便与记者见面时也把帽檐压得低低的,试图遮住眼部疤痕。

“朋友的朋友”是美容医托

小丹大学的专业是珠宝设计,审美鉴美是基本的专业素养。小丹对自己的穿衣打扮一向在意,但现在再也提不起兴致,满脑子都是“后悔”。

“手术没有任何痛苦,睡一觉就成了。”“朋友的朋友”一一化解了小丹的疑惑。小丹后来得知给她介绍美容医生的“朋友的朋友”是一名美容医托。

小丹上手术台前试图与韩国医生交流,说了一堆要达到的美容效果的话,对方只是点头说“嗯”“没问题”“很简单”。后来,小丹才知道这位韩国医生不会说中文。

一名职业医托告诉记者,面对面的美容整形营销主要针对亲朋好友,量比较小。现在美容整形营销主要靠网络平台。

这位职业医托说,哪怕你只留下只言片语,他们也会穷追不舍。“无论是谁,做美容手术前都要去网上做功课,这些人群就是营销重点,转化率相当高,效果很好。”

记者以想做美鼻手术为名登录某红书,不一会儿一位网名为“美呗咨询顾问仙仙”的人员马上与记者搭话。“想做鼻部整形?”“住哪里?”一番寒暄后,对方让记者填一张表,还特意嘱咐手机号不能错。随后,对方说,已将记者的求医信息发给了武汉鼻部整形最好的四家美容医院。很快,四家美容医院的美容顾问便给记者打来电话,先后发来鼻部整形案例、价格、医生等信息,事后还不停给记者打电话进行推销。

长期在医疗美容行业工作的任远解释,记者遭遇的营销方式属于“大数据网上引流”,推荐的四家医院若一家成交,“美呗咨询顾问仙仙”便可获得30%左右的提成。

任远透露,线下医托提成一般可以达到50%到60%。一般鼻部整形费用不会超过1.8万元,小丹的美容开销一半进了医托的腰包。

任远表示,当时给小丹做手术的是一家美容门诊,而不是美容医院,这就是医托不停向小丹推荐韩国医生而不是医疗机构的原因。

任远介绍,美容门诊、美容诊所、美容医院之间差别很大。美容门诊实力不强,两个医生就可以,没有急救室。美容诊所实力更差,一个医生就可以开张营业。一般鼻部综合整形应该去美容医院而不是美容诊所。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