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凶犯潜逃大陆之后,台湾正在酝酿一场风波!

2021-11-25 09:16     环球时报

台湾岛内的一起血案,暴露出两岸关系的深层次问题,民进党当局再次成为正义伸张的巨大障碍。

案情并不复杂,但颇具戏剧性。凶犯在新北市开枪杀人仅几个小时,就搭乘飞机逃到了大陆。在厦门一落地,就开始了21天的隔离,现在是第三天。有网友戏称,这正好“瓮中捉鳖”。

然而,问题没那么简单。

这里可以参考一下轰动一时的陈同佳案,陈同佳在台湾杀了人,跑到了香港。由于港台没有签署相关协议,使得陈同佳无法被遣返到台湾受审。该案后来成为“修例风波”的导火索。

两岸的情况倒是有些不同。早在2009年马英九时期,两岸就已签署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根据协议,两岸一开始在包括嫌犯遣返在内的诸多司法互助领域取得显著成绩。这得到大陆和当时台当局的共同认可。

马英九还明确将“治安”,作为两岸和平的红利之一。

民进党当局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并在有益于两岸和平的几乎所有方面开倒车,搞政治化操作。这其中也包括司法互助问题。有学者说,司法互助条例个别地方存在一些模糊性,这尤其需要两岸在“九二共识”基础上相向而行,务实解决问题。

一些台媒大概也看到了问题,刊文称:“新店枪手遣返埋变数”“(因为)一个原因恐抓不回台”“两岸合作打击犯罪难言乐观”……但他们都没有说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民进党就是症结。

不管怎么说,让罪犯受到应有的惩处,这是大陆方面的心愿。但对民进党当局和岛内“台独”势力来说,这并不重要。我们需要高度警惕,他们会对这起案件进行政治操弄。

必须说,他们在这方面可是一把好手。

22日,对新北市的45岁咖啡工作坊老板何明勋来说,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天。

和往常一样,早上7点多开车送孩子上学,然后买了早餐准备带给妻子。就在自家别墅门口,当他踏上楼梯正要关门时,嫌犯黄泳群从后面拽住门,趁他回头,连开4枪。

何明勋头部中一枪、颈部中两枪。嫌犯一击得手,转身小跑着跳上停在路边的丰田轿车,迅速逃逸。

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

邻居听到动静,出来看到何明勋躺在地上,以为他是中风,连忙叫来何明勋的妻子一起将他送医,但他已不治身亡。

根据目击者提供的车牌号,新北市警方直到第二天零点30分才锁定嫌犯,谁知嫌犯那时已经身在大陆隔离酒店……

越来越多曝光的细节,显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凶杀案。

22日凌晨2点多,黄开车从高雄赶往新北市的作案现场;

6时30分,埋伏在被害人家门外;

8时13分,伏击枪杀被害人;

开枪14分钟后,开车来到新店宜家商场,把车丢弃在停车场;

开枪26分钟后,换了一身衣服的嫌犯,打车离开前往龙山寺捷运站;

开枪1小时14分钟后,在龙山寺捷运站换了第二身衣服,再度打车前往桃园机场;

开枪近两个小时后,嫌犯已经出现在了桃园机场;

开枪6个小时后,嫌犯搭机出境,完成逃逸。

等到新北警方在案发16个小时后终于查得嫌犯信息,嫌犯已经身在大陆。不过,经办警察觉得,这不能怪他们不给力,实在因为嫌犯太狡猾:“(嫌犯)照着自己的步调走,警方追得很辛苦。”

嫌犯确实计划好了逃逸路线。他早就备好机票和离境所需的核酸证明,行凶后两次变装,辗转3个地点。

行凶时身着的衣物和枪支也被嫌犯丢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装着换下来衣服的黑色包包被丢在龙山寺。犯罪枪支和一颗子弹,则被扔到桃园机场第二航厦联外道路的水沟里。找到的时候,枪支外面还包着一只袜子。

这几年,台湾发生过多起枪杀案件,犯案手法、方式几近雷同。

都是有人因为利益买凶杀人,找来枪手,再根据被害者的平常生活作息,埋伏、尾随、实施近距离狙杀。行凶后,逃之夭夭。

台湾警方猜测,这也很可能是一起买凶杀人案。

根据台媒的起底,34岁的嫌犯黄泳群,人称“勇仔”,是高雄的一个小混混。他没有结婚,长期居无定所,还有着多重前科。

17岁时,黄泳群就因为吸食毒品遭逮捕;24岁时,又因为经营赌场被查抄;25岁时,因抢劫被捕,被判4个月有期徒刑。

何明勋呢,也有案底。

2015年时,他涉嫌进口未列毒品的化学原料,研发出类似大麻味道的烟草,甚至购买K粉、MDMA等不明粉末制作毒品,被查获。

再加上台湾近年查获的新型毒品,多以“毒咖啡包”形式出现,其中含有毒品,以及降低制毒成本的最主要原料咖啡、奶精等。这与何明勋的工作相关。

警方据此怀疑,不排除此案是因毒品交易纠纷引起的。

阅读下一篇

美国黔驴技穷,荒唐重复制裁,中国对等回击:来而不往非礼也

在香港搞舆论长期发布煽动刊物的《立场新闻》终于被依法处理了,前高层现高层统统一网打尽。臭名昭著的加拿大籍艺人何韵诗,这个曾多次在乱港活动中狂妄叫嚣的乱港分子赫然在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