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看世界”的网红女老师“归来”,6年间开店结婚生女,现状引争议(5)

2021-08-08 02:15     环球人物

和充满浪漫色彩的想象不同,一位民宿女主人的日常生活忙碌而又充满挑战。顾少强这些年已经数不清自己换过多少套床单被罩,每次回到郑州家里,她都主动揽下这个活儿,“因为我特别有经验,铺得又快又好。”

位于街子古镇的“远归”客栈

每到夏天,冷清了半年的民宿会迎来旺季,但街子古镇总会出现供电不足的情况。三年前第一次遭遇意外停电时,顾少强刚哄女儿睡着,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时,她想着一整个客栈的客人突然慌了神。冷静下来之后,她先是让员工给每个房间送去足够的矿泉水,保证基本的生活用水(由于客栈使用井水,没有电的情况下无法供水);安抚好客人的情绪之后,她又手写了几十张免费住宿卡,一张一张地送到客人的房间,希望能够补偿他们的损失。

顾少强现在回忆起辞职前做老师的时光,只觉得那时的自己像是生活在象牙塔里,一直到35岁辞职之后才发现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挑战和困难。比起委屈和抱怨,顾少强觉得这些“危机时刻”让她感到无比兴奋,比起“睡觉睡到自然醒”的躺平生活,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折腾就会死的人”。开客栈、学画画、练瑜伽、做酒吧驻唱歌手、搭车去大理,甚至是家里修马桶、修晾衣架这样的日常工作也被她包揽了下来。

尽管现在在郑州家里陪伴母亲,顾少强每天的行程仍然排得很满:早上五点半起床,看书、做瑜伽、准备早餐,吃过早饭后去学习古琴,下午处理工作,晚上再花一些时间陪伴女儿,十点半的时候准时入睡。

“就像你跟我约(采访时间),我都会非常清晰地知道我哪天的哪个阶段是有空的,甚至有时候会跟别人精确到10分钟(以内),因为10分钟之后我就排了别的事情了。”

顾少强曾有过一次让网友十分幻灭的决定:从街子古镇搬到四川省会成都定居。

谈到这个决定,顾少强很坦然地表示,这既是为了自己能够继续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更是为了给女儿提供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女儿三岁之前,顾少强几乎全天陪在她身边,平时在古镇里看山看水、接触大自然,有时间了就带她去全国各地走走看看,打开眼界。

顾少强一度觉得这种悠闲的生活很完美,直到有一次意外带女儿去到绵阳的朋友家做客,她才发现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的不仅是亲近自然,还需要大量的人际交往和更多的新资讯,“我们古镇连电影院都没有,大的超市也没有。我记得我女儿有一次去城里面,我们去了一个肯德基,我闺女的眼珠都滴溜溜地转,反应不过来了。”

顾少强当即决定搬家,留下丈夫于夫在古镇继续经营民宿,她先是和女儿孤身搬到了“和郑州很像”的绵阳,几个月后又迁去了成都。搬家结束后,顾少强很快又意识到,3岁正是一个孩子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在芭蕾舞、珠心算、画画之外,她开始考虑给女儿再报一个英语补习班。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顾少强几乎走遍了成都所有英语培训机构进行考察。一番比较之下,一年三万的价格劝退了她,“我在回来的路上忽然想,为什么不能自己教她。我本来准备明年考一个心理学研究生,现在想先不考研究生了,先去考个托福或者雅思好了。”

尽管脱离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金钱与物质的诱惑却从未远离过顾少强。刚走红时,有不少商业推广和工作机会找上她:有网游出100万请她做代言人,只需要拿着一个写着“世界那么大,顾老师你在哪?”的牌子在广州小蛮腰下面拍一张照片就行;

有人提出资助她环球旅行,只要她没钱了,立刻可以给她的账户里打进足够的经费;

有人给她提供了一份旅游节目外景主持人的机会,尽管她是那个节目的忠实粉丝,顾少强还是选择了拒绝,“我不喜欢他们连个简单的面试都没有,也没有看到我的能力,就因为那10个字,因为网络效应,因为我 “被网红”了而找到我,给到我这样一份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尽管错过了这些赚钱的机遇,顾少强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值得后悔的。她并不是一个欲求很高的人,民宿的收入不能让她暴富,但也能让她继续过着安稳舒适的生活。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