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撒眼、泼硫酸、扎“艾滋毒针” 男子为挽留女友不择手段获刑13年(3)

2021-07-28 09:55     腾讯

时隔半月后的6月28日零时,王玉立收摊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姐姐家。小区门口处电线杆后面站着一男子,王玉立没有在意。

她敲小区大门的时候,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后背有种被泼水的感觉,湿漉漉的,紧接着就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王玉立始终没有敢回头,直到脚步声远去。疼痛难忍的她怕吓到家人不敢回母亲家,自己打车到了妇幼保健院的急诊科。

从脖子、背部到四肢都被硫酸烧伤

医生说是硫酸,要转院到西京医院。“我第一反应是高培栋干的”。她记得高培栋经营化工厂,有一次从渭南回来坐高培栋的车,车里就拉了几桶硫酸。当时王玉立问拉硫酸干啥,高培栋吓唬说“你年轻漂亮,啥时不听话就把你毁了,看谁还要你”。

报警后,当时大荔县公安局东关派出所民警高某敏出警,在大荔县妇幼保健院和西安的西京医院两次询问案情。

王玉立说,十余年间此案没有进展。她为了躲开高培栋,前往西安开小商店,还办了“小饭桌”(托管班),在这十余年中,高培栋的骚扰从未停止。

“我托管了两个女孩,她们要参加高考,高培栋曾闯在房间强奸我,我害怕打扰两个孩子,不敢大喊,因为害怕报复,我也没有报警。”多年后,王玉立对于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感到深深地自责。

“泼硫酸的事情,我母亲多次到派出所催促,案件毫无进展”,王玉立说,报案后也没有人给她做过伤残鉴定。

“扎艾滋病毒针”带来的转机

一个疑犯的“假慈悲”,最终给王玉立的案件带来转机。

2018年2月27日,在西安经营“小饭桌”的王玉立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一神秘男子说有人雇佣他给王玉立扎带有“艾滋病毒”的针,还告诉王玉立自己是甘肃人。

该男子能准确报出她家的位置和她的出行轨迹,称多次到大荔和西安王玉立居住的地方踩点。神秘男子的话,让王玉立惊出一身冷汗。彼时,她正在和高培栋打民事官司,高培栋认为王玉立在西安买的房子,是二人“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而王玉立说他们从未同居过,“高培栋在霸占我失败后开始抢占我的财产”。

只有靠吸烟才能缓解身心的痛苦

该男子说,他经过跟踪和了解,发现王玉立人不错,他只是想赚钱,只要王玉立按照他的指示,告诉家人自己被扎了“艾滋病毒针”,“雇主”就会知道,男子就能拿到 “佣金”,这样两人都能过得去。

王玉立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办,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取证办法——将计就计。

2018年2月27日,王玉立突然回到大荔县。她找到高培栋假装和好。她告诉高培栋,陌生男子根本就没有给她注射“艾滋病毒”,希望高培栋“不要给对方钱,不要让对方骗了”。

虽然高培栋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但最终还是露出了马脚,当晚11点07分,神秘男子发短信质疑王玉立为何暴露了他。至此,王玉立终于有证据证明高培栋是此事的幕后黑手。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