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8一晚,郑州发国难财的酒店,原来不止一家(3)

2021-07-26 06:44     腾讯

不过也有不少人将酒店涨价理解为市场调控的结果。在新冠疫情期间,口罩紧缺,上游的熔喷布和口罩机变得稀缺,价格疯涨,市场也发挥着一定的调节作用,大量的资源向这个领域倾斜。

所以,涨价往往被认为是通过市场之手来调控供需,经济学家曼昆就曾在书中写到:“市场过程的结果实际上比反哄抬物价法更能实现较为平等的分配……商人并没有从灾难中获利,而是通过对物价的管理来获利。”

商家赚取合理利润无可厚非,但市场调控也应该有度,特别是涉及民生的商品。从新冠肺炎疫情时的蔬菜、口罩、熔喷布等物品,到现在水灾中的酒店,实际上都是民众无法放弃、与保命息息相关的东西,在这种时候,过度的涨价其实就变成了谋财害命的借口。

事实上,不管是疫情期间,还是此次郑州水灾,趁火打劫的有之,主动伸出援手的同样不少。7月20日,郑州一连锁民宿老板宣布主动开放50家分店供受灾群众避险;同日,郑州一家酒店也伸出援手,接纳暴雨中无法回家的市民在酒店大厅过夜。而在7月21日凌晨,郑州花园路农业路的一家电影院也成了上千名群众避难和休息的场所。相比于趁火打劫者,这些人更能彰显城市的底色。

图/视觉中国 河南郑州,商家为市民免费提供充电设备

正如不少网友的评论,降价的酒店值得尊重和敬佩,不降价的酒店也能理解,涨价也并非不可以涨,毕竟暴雨期间物资稀缺甚至紧张,加大了运营成本,但凡事要有个度,不能趁火打劫。

安全回到家后,顾昕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气愤。“这种时候应该众志成城,一起度过难关吧?”她向AI财经社吐槽,“不需要酒店降价或者什么的,适当涨价也能接受,但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7月22日下午,AI财经社在美团平台查询酒店信息时,发现郑州锦江之星酒店均显示“已订完”,官方报价为150-200元一晚。希岸酒店剩余陇海西路店未满房,豪华大床房价格为310元。而大部分综合排名靠前的可订酒店,其价格也基本稳定在150元至400元之间。

酒店离谱的价格潮,正与逐步得到控制的汛情一起缓和下去。但灾难面前,关于商品价格、市场供需与社会责任的话题,或许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阅读下一篇

凯乐科技突然被ST,9万股民踩雷

凯乐科技发布公告称,由于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