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科生物凭借九价HPV疫苗冲击港交所,君联、红杉等都是股东

2021-07-20 13:23     蓝鲸财经

原标题:0营收靠投资者"养活",瑞科生物凭借一款九价HPV疫苗冲击港交所,君联、红杉等投资基金都是股东

7月16日,瑞科生物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据天眼查APP显示,2017年至今瑞科生物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披露的B轮和C轮融资额分别为超15亿和约10亿元,而背后的投资人更是不乏君联资本、红杉资本、元生创投、清池资本和博裕资本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投资基金。

瑞科生物凭借九价HPV疫苗冲击港交所,君联、红杉等都是股东

不过相比于星光熠熠的投资者,瑞科生物本身却仍未有能商业化的疫苗产品,同时报告期内由于研发费用等支出导致亏损幅度,业务的进行全部依赖前期投资者所带来的资金支持。而在2019年和2020年公司甚至是资不抵债的状态,净资产分别为-31.95万和-100.88万,今年一季度末时公司资产才勉强能够覆盖债务。

买来了新冠疫苗专利,一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

据了解,瑞科生物的主营业务为创新型疫苗的研究开发。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招股书披露时,瑞科生物尚无任何商业化的疫苗,也就是说报告期内公司并无任何疫苗销售产生的收益。因此,在新冠疫情带来疫苗需求迅速增长的大背景下,瑞科生物的亏损幅度反而在不断扩大。

2019年、2020年瑞科生物亏损额度分别达到1.38亿和1.79亿,而2021年一季度亏损额就已经达到2.47亿。由于没有实现收入支撑,瑞科生物的亏损幅度则主要取决于研发开支和财务成本。

2019年和2020年瑞科生物研发支出分别为6326.5万和1.31亿,这一支出仅2021年一季度就已经达到1.4亿。同时公司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产生财务成本7616.3万和3711.2万,2021年一季度该成本达到5536万。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