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左宗棠、左右辛亥革命…这个清朝人到底有多野?(12)

2021-09-26 08:39     360kuai

开馆前的7月,袁世凯专门下令要求财政部迅速拨款以备清史馆使用。由于经费充足,至1916年,进展顺利,"纂稿尚多"。1917年张勋复辟,战事一开,清史馆被迫闭门数月,撰稿工作一度停顿。此后虽经恢复,因北洋政府所拨经费骤减,编撰者散去大半,进度受到很大影响。

到1926年秋,《清史稿》书稿初具规模。此时赵尔巽健康状况堪忧,已近灯枯之年,因此,急思在有生之年能结束《清史稿》的编修工作。为此,经袁金铠居中联系,他向张作霖等筹到一笔款项,预计用两年审定完成全部书稿。

但仅仅过了半年,到了1927年春,赵尔巽突然提出,将全稿立即付印。由于当时清史馆经费已近枯竭,部分编撰者也希望及早刊印,以稿费补发欠薪。如此情形之下,尽管《清史稿》列传主要审定者夏孙桐等人强调史稿错误疏漏太多,反对贸然付印、遭人嘲笑,但未能说动赵尔巽。

这年夏天,赵尔巽病倒了,"印书之意愈切"。此时,正好袁金铠自奉天到京。赵尔巽便召集全馆同人至病榻前,将经费交付袁金铠,嘱托其负责刊印事务。1927年,《清史稿》列朝本纪及部分志、表、传共50册刊印完毕,至1928年5月又印出其余部分81册。至此,536卷、800余万字的《清史稿》初步完成。赵尔巽在发刊词中称"此稿乃大辂椎轮之先导,并非视为成书也",故名曰《清史稿》。他未能亲见《清史稿》刊印出版,先于1927年9月病逝。

赵尔巽的曾侄孙赵珩,在《二条十年》中记载了其祖母所说的张作霖出席赵尔巽丧礼的若干细节。当时的张作霖已是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势力扩张到长江以北和江南部分地区,处于人生的最巅峰时期,但在赵尔巽面前,张作霖始终自称僚属、麾下。张作霖就任陆海军大元帅之后,每次谒见赵尔巽时都署"沐恩张作霖"。丧礼期间,张作霖行至北京北兵马司胡同赵尔巽宅邸大门口时,即开始一步一叩首,一路磕入灵堂,痛哭至两个鼻孔流血不止,被人搀出灵堂,"那场景真应了古人对'泣血稽颡'的描述"。

张学良曾在口述史中称,"我父亲(指张作霖)没有人一个人可怕的,没有怕的人,他就怕赵尔巽,就是赵尔巽能说他……我父亲能起来,就是赵尔巽提拔起来的"。

赵尔巽确实是张作霖走上历史舞台的重要推手:"奉天国民保安会"成立大会上,张作霖以武力威胁革命党,保护了赵尔巽,稳住了奉天的局势。也因此增加了赵尔巽对他的信任,决定再调张作霖的前路两营进奉天。不仅如此,1912年1月又将刚组建的奉天中路巡防9营人马拨归张作霖统辖,使其所部兵力从原来的7营增加到16营,所统辖兵力达3500人以上。张作霖的腰杆随着军事实力的增强而硬了起来,从而具备了涉足政界的重要条件,并逐渐成为东三省乃至全国举足轻重的人物。

阅读下一篇

清朝生活探秘:清朝人怎么说话、洗头、刷牙?这些生活细节很特别

从封建社会建立到晚清覆亡,距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从最早的秦朝,到后来的明、清,无不显示出封建君主制的特点。自“皇帝”走向国家最高统治地位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