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结婚证,坑掉北京女子 4 套房

2021-04-30 03:56     上游新闻

4 月的北京,最后一波春寒将走未走,夜晚时仍是寒风萧瑟。汤伶有一点发抖,她跺了跺脚,一对眉头紧皱,脸上表情也是可见的冰凉。

" 起码有 6 年,我没睡过一场好觉了 ",汤伶说着,摘下厚厚的眼镜,露出她深深的眼圈。

作为北京土著,她的成长安定且优渥。现在的她 50 岁,在职场上过了小半生,很早学会了投资房产。如今的她,本应该松一口气了。

然而,现在的她如在冰窖。

" 再过不久,我和我 9 岁的小女儿,还有 83 岁老母亲,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就要流落街头了 ",汤伶说,她在北京的 4 套房产,包括继承得来的一套回迁房,现在都正在被拍卖,其中的一套,前不久已经拍卖掉了。

汤伶和父母

人到中年,平静的生活被突然推翻。如果要追究源头,那大概是在 2011 年,又或者,是在 2008 年 ……

怎么说呢?它源自一场 " 骗局一样 " 的婚姻。

01

孩子

王东是她的第二任丈夫。谈到 " 丈夫 " 这个词,汤伶面露难色,像是自嘲一般,无奈地说:" 就算他是所谓的前夫吧。"

她的人生在婚姻这件事上,似乎极不对付。

1996 年,汤伶的第一场婚姻,是身边所有人眼中的良配。两人是单位同事,男方毕业于清华。他们的感情基础深,男方的事业很顺利,谈吐落落大方,但只过了两年,关系说变就变。

1997 年,汤伶母亲因多发性脑梗引起的抑郁症发作,表现出很多臆想症状。她执意照顾母亲,接到了小家庭生活,但对母亲的一心一意,多多少少影响了生活。

渐渐的,丈夫不回家了。

结婚不过 2 年,两人开始分居,婚姻名存实亡。

汤伶和王东(右)

破镜本难圆,但这个过程拖拖拉拉,用了 8 年,两人才接受这个事实。在那 8 年时间里,汤伶等她的丈夫回头,希望他重回家庭,2005 年,两人协议离婚。

汤伶说,经过这一场失败的婚姻拉锯,她对爱情、对家庭,没有了信任。

她曾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再婚。"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也不需要通过婚姻找一个长期饭票,事实就是这样 "。

转折发生在 2009 年,汤伶的父亲去世,人生况味一时杂陈。在四五天的采访中,无论何时谈到父亲,汤伶都会红了眼眶,过不久,泪水就滚下来。

" 老人家没闭眼,他是不放心我 ",汤伶止不住呜咽。

父亲一直介怀她的婚姻不顺、没有儿女," 没有家庭和小孩,就好像是,和身边同龄人格格不入,没有正常人所属的那种幸福感 ",汤伶说,她不想让父亲失望。

汤伶

从那时起,她想要一个孩子," 像中邪一样地想 "。

王东,此时成为她人生的拐点。

她的第二次婚姻,在最初就像一场 " 交易 "。

汤伶想要孩子,但那需要一本证书。领到了结婚证后,2011 年 5 到 7 月,汤伶和王东去往北医三院,做试管婴儿、后诞下一女婴。备孕的从前到后,王东只出现过一次,那次需要他提供精子。

王东想从婚姻中获得的,是一张北京户口。

根据北京落户政策,与北京户口人士缔结婚姻后,满 15 年的配偶可落户北京。王东对汤伶说,他希望早点落户北京,于是他提出,将结婚日期提前几年。

" 结婚日期也能提前?" 汤伶懵了。

王东告诉她,这在山东是可以操作的。" 他当时说,自己一哥们儿在山东郓城,是当地民政局的领导。他让哥们帮忙,就能将日期提前 ",汤伶说,她不懂操作过程,一切安排好后,2011 年 4 月在郓城民政局,她就按照安排的照做。

终于,证下来了。汤伶想不到,这张证将会套住她本人和她所有的一切。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