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上甘岭战役“前线总指挥”,却将这个头衔隐瞒终身,为什么?(3)

2020-12-08 11:50     文汇网

李德生又经过思索,提出了增加修筑新工事的意见,得到前线指战员赞成。按此意见,志愿军在原来已经修筑的工事基础上,对原来的工事要进一步加固,而且每次战斗之后要马上修好毁掉的工事,还要比原来的更好,保证工事永远处于坚固状态,能经受住敌军重炮的轰击,还要增加修筑一些通道。

李德生和大家议定之后,立即执行,果然克服了我军在前一段作战中的不足,我军阵地更加坚固了。敌人的冲锋被一次次打退,大量敌人丧命于阵前,即使有时敌人花血本冲锋并占领我军前沿阵地,但志愿军通过地下掩体工事和地下通道,迅速调动兵力进入前沿阵地地下工事,从地下发起突然反击,很快就消灭阵前敌人,夺回阵地。实际上,我军阵地已经不怕暂时丢失。丢失了,马上就能夺回来。有时,志愿军还故意放弃前沿阵地,待敌人占领前沿阵地时,突出从地下掩体中冲出来,从前后夹击敌人,将敌人全部消灭。

李德生对这个办法作了总结,认为有三大好处:一是能避开敌人优势火力,二是能减少我军伤亡,三是能发挥我军长处,大量歼灭敌人。李德生的这个经验和他的总结,被志愿军总指挥部转发到在朝鲜的全体志愿军部队,要求学习。

但李德生并没有就此止步。他还要在很好的基础上寻找更好。为此,他又冒着枪林弹雨,多次到前沿阵地详细察看作战情况,反复思索。他思考的重点是,在和武器装备处于优势的敌人作战时,如何将现在已经构筑的有效防守工事,发展成能够进攻敌人的工事,将单纯的被动防守转化为攻守兼备的工事。他结合战士们的作战经验,经过慎重考虑并征求其他前沿阵地指战员的意见后,决定将已经筑成的坑道工事向敌我双方之间的空白区延伸。李德生一声令下,战士们说干就干。

山地的地下掘进,是在志愿军地下十几米的坑道、地下掩体工事、地下通道里实施的,掘进时,敌人发现不了。挖掘出来的石头又可以运到前沿阵地加厚加固工事。虽然有这两项好处,但是,在地下再向深向前挖掘极不容易,挖掘时,遇到的全是硬石头,而只有锹和镐。但是,前线战士为了坚守阵地,不畏艰苦,打仗间隙就用铁锹和大镐日夜掘进。到1952年4月,前伸坑道工事大体完成,志愿军的地下坑道全线直逼当面敌人阵地前。

通过地下坑道向敌方“挤阵地”是十分有效的方法,敌人一开始不知道志愿军有此一招,在向我阵地进攻时,我军突然从许多地下通道口中冲出,在敌人侧后发起攻击,甚至直接向敌方前沿指挥部攻击。敌人在我军的前后夹击下,损失惨重。敌我双方之间的空白区随即被志愿军占领,我军前沿阵地就这样逐渐向敌方阵地推进,敌人也摸不清我军地下坑道的具体方位。从此以后,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越打越主动,敌人损失越来越大,而志愿军的伤亡则越来越小,敌方的重炮和飞机的狂轰滥炸和轮番进攻则在我军阵地前完全失去了威力。我第三十五师完全掌握战场主动权,就是从这个节点上发生的。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美国军队和李承晚军队向防守上甘岭的第三十五师阵地发动十余次大规模进攻,均以失败告终,士气更为低落。

在最严峻最艰苦阶段坚守上甘岭

在李德生的统一指挥下,上甘岭我军给予进攻之敌以沉重打击,以较小的代价,歼灭了大量敌人,一直坚守着阵地。敌人恼羞成怒,组织重兵对上甘岭进行重点进攻,上甘岭战役进入了最严峻最艰苦的作战阶段。敌人的重炮大幅度增加,除了敌军冲锋到我军阵地前沿双方近距离交火的时间外,剩下的时间全是敌人重炮轰炸的时间。上甘岭原来有树,在敌人重炮和飞机轰炸下,地表连一颗草也没有了,山石全部被炸成碎沙,原来的石头地表被敌人重炮炮弹轰炸得变成了将近一米厚的碎沙。敌军的集团冲锋接连不断,还经常发起以营或者数个连建制的冲锋。但是,在李德生的指挥下,我志愿军战士以敢于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誓死坚守上甘岭,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甚至与冲到我阵地前沿的敌人展开肉搏。没让敌人向我阵地前进一步,而志愿军的阵地却在作战中更加巩固,还向敌方前沿逐步延伸。

在李德生负责指挥上甘岭防御战期间,敌军对上甘岭我军阵地的进攻,最大规模的是1952年11月初的那一次。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最后发展成战役规模。

在11月1日至5日的5天时间里,敌军集中重炮和飞机,先对我九十一团防守的597.9高地进行地毯式密集轰炸,接着,以营、团建制的兵力,向我阵地进攻。李德生亲自指挥我防御部队打退了敌军的进攻后,敌人又调来更多的飞机和重炮对我军阵地进行了反复轰炸,我军防守的这一高地被敌军炮火削去了一米多,我军阵地被反复炸平,我军战士伤亡也很大。但李德生是以能打硬仗闻名的,他组织部队,按照确定下来的“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方针,利用我军修筑的地下坑道、地下掩体工事、地下通道,及时而又机动地调动部队。前沿阵地战士牺牲过半时,他立即调动在前沿侧后休整的部队顶上去,顶上去的部队再次付出巨大牺牲时,他再调部队顶上去。就这样,他指挥部队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边打击进攻之敌,边重新修筑工事,硬是坚持了下来。此次战斗,打退了敌军数十次进攻,大量毙、伤敌人。在北京的毛泽东得知上甘岭我军作战情况,亲自起草电报,嘉奖李德生所部说:“此次五圣山附近的作战,已发展成为战役的规模,并已取得巨大胜利,望你们鼓励该军,坚决作战,为争取胜利而奋斗。”

李德生率领部队坚守住上甘岭阵地后,又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实行积极防御,在总体打防御战中,也找机会对敌实施主动进攻,对认为我军只能防守、不能进攻的敌军发起突然袭击。在他的直接指挥下,1952年11月11日下午,经过精心组织的我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分三路突然冲入敌军阵地,我军部分部队从抵进敌人的地下通道突然冲出,在距离敌人很近处发起突然攻击,志愿军几路部队相互配合,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全部歼灭守敌,占领了北山阵地,接着,又组织力量打退反扑之敌营、团规模的十多次进攻,巩固了阵地。

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在李德生统一指挥下,上甘岭最前线的我三十一师,一直坚守上甘岭阵地一个月,而且这一个月,打的全是最艰难的恶仗。到11月28日,上甘岭我军阵地已经十分巩固,按照兵团命令,将阵地移交给第十五军。五圣山指挥所撤销。李德生率三十一师撤下来休整。至此,李德生胜利地完成了兵团交给他的指挥上甘岭作战的任务。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李德生与十二军一起回到祖国。不久,他被提拔担任十二军军长,授予少将军衔,率十二军驻防在淮阴地区。

此后,由于写通讯报道的记者和作家是在李德生率部撤出上甘岭后,上甘岭我军阵地已经十分巩固,我军完全掌握战场主动权的时候到上甘岭采访的,他们写的报道、文章,自然要以他们采访的十五军的部队情况写成,这样,国内在宣传上甘岭战役时,往往忽略了十二军特别是三十一师的作用。十二军的许多同志不高兴,有的同志还在下边议论。一次,十二军有一个参谋一边听广播一边发牢骚说:“上甘岭也是我们打的,最后全是十五军的功劳,提都没提我们军一个字。”李德生听说后,严厉批评这个参谋说:“你这个想法不对头,什么你们、我们,都是志愿军打的嘛!”李德生还把有意见、参加议论的同志找来说:不管怎么宣传上甘岭战役胜利,都是志愿军的功绩。你有功劳,是抹不掉的,党和人民是记得的,不要计较这些。

李德生在他担任军长的十二军专门作出一个规定:关于上甘岭战役的功劳,谁都不准再提,谁都不准再争。此后,军队中从未发生争上甘岭战役之功的事。李德生本人则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从不提自己指挥过上甘岭战役之事。多年来,他一直深藏着这一“前线总指挥”的头衔,甚至连家人也不知道,直到去世,新华社发的消息中,才公开了这一历史事实。由此可见李德生的高风亮节。

——摘自《世纪风采》2019年第十二期

阅读下一篇

一代女皇武则天的乾陵,为何万人挖不动原因在这里!

那些花儿,在记忆的深处悄悄绽放,那些面孔,在心灵某个角落渐渐清晰,那些岁月,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沉淀,欢迎阅读小编带来的新一期趣文,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是小编更新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