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人物志:为了讨好明神宗,他假说山东有矿,祸害山东十余年

2021-04-09 12:56     调侃历史

陈增(?—1605年)是明朝万历年间最骄横的矿监税使之一。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被派到山东征收矿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兼征店税,万历三十三年自缢身死。在山东期间,他大肆搜刮,多方盘剥,巧立名目,随意敲诈;他诬陷官吏,祸害百姓,劫夺地方财富,从缙绅到平民,从富商大贾到市井小贩无不深受其害。

宦官人物志:为了讨好明神宗,他假说山东有矿,祸害山东十余年

明朝的万历皇帝有个特点就是贪财,对天下的奇珍异宝有强烈的享受欲和占有欲。向太仓银库借支,抄大臣家所得金银,内侍们的供奉等等,远远不能填满他无止境的欲壑。

万历二十年,在宁夏用兵的军费共有二百多万两;冬季,对朝鲜用兵共耗七百多万两。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费资近三百万两。连年烽火,不息的战争使国家财力日竭。而此时也真是祸不单行,二十四年,宫中不断发生火灾,乾清宫和坤宁宫被无情的大火烧成灰烬,次年,皇极、建极、中极三殿也毁于火灾。一时搞得万历帝无计可施,愁眉不展,既想尽快修复那些被焚的宫殿,又要拨出大量的军费。于是就找来他宠幸的内监内侍商讨对策,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兴办矿税这一条路上来了。

说到矿税,早在万历十二年,房山县民史锦就曾奏请开矿,还做了一些勘查工作,因朝中大臣反对也就作罢,十六年也曾想开紫荆关下广昌、灵丘的矿砂,因大学士申时行据理力谏而停止。十八年又打算开采易州、阜平、房山矿砂,被申时行等人阻止。而现在宫殿被毁,前线急需军费,国库钱粮有限,户部大臣无计可施,除了开矿恐怕再也没有良策了,于是万历帝下决心开矿。皇帝的意向就象一支心针,内监内侍一时奔走天下,仿佛全国各地,大川山泽,丘陵阡陌皆有矿砂,闹得从通都大邑到穷乡僻壤,从边远的辽东到陲的云南到处乌烟瘴气。山东、河南、山西、陕西、浙江、福建、江西、湖广、广东等地都飘扬着黄龙旗,大太监、小太监纵横骚扰,尽情搜刮,矿不必穴,税不必商,公私骚然,脂膏殚竭,把地方闹得十室九空,民穷财尽。而万历帝的内库日新盈满,相反军费日亏。实际上,万历帝不过名为补给军资掩天下耳目,实为借机取财充实内库以满足私欲。

阅读下一篇

皇帝下令亡国,宰相说好的,转身却把亡国诏书烧了

读宋朝史时,在北宋与南宋交接之间,总会感到震震憋闷。那是因为当时的中原政权,在战争之中逐渐处于低迷状态,相反北方的民族却正值金额铁马,气吞万里。在武侠小说中,这个时期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