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农民工“退休”难:工作三十余年从未缴过社保(2)

2024-03-02 15:47     经济观察报

他们二人似乎都没意识到的是,按照我国现行法定退休年龄,像他们这样年满六十周岁且连续工龄满十年的男性劳动者,已经符合退休标准,理论上应该到了领着退休金,在家颐养天年的日子。

然而,当记者问及两位老人何时考虑办理社保退休手续,领上养老金回家休息时,曹在心和赵永听却都告诉记者,自己从来都没交过社保。

像曹在心和赵永听二人一般,于上世纪末南下打工的第一代农民工,在深圳还有很多,他们如今都基本到了法定退休年龄。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深圳60岁及以上人口为940716人,占5.3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565217人,占3.22%。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提高2.36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提高1.39个百分点。深圳市民政局曾表示,预计到"十六五"时期,深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

这些接近甚至是已经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又缺乏社会保障的第一代"农民工"城市建设者,在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后,如何拥有一个体面的晚年生活?这正在成为一个社会关注的话题。

对社保"没概念"

在同赵永听和其工友接触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一个普遍现象,像他们这样年龄在50岁至65岁的农民工,由于自身受教育水平及认知限制,对劳动者应当缴纳社保这一基本义务,并没有清晰的概念。

2000年,赵永听夫妻二人从河南省漯河市南下来到深圳打工。

直至今日,深圳市宝安区的福永街道与松岗街道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聚集地,在彼时,大量的港资、外资制造业的涌入,为当地提供了海量的基层劳动岗位,打工仔、打工妹正是曾经深圳乃至珠三角的热词。

来到深圳后,赵永听夫妻二人很轻松地进入到一家位于深圳福永的港资工厂里上班,据其回忆,2000年前后在深圳做普工,一个月收入在一千多元左右,看起来很低,但相较于在家乡务农,这已经是相当高的收入了。

为了省钱,初到深圳赵永听甚至没有租一个像样的房子,而是在宝安当地的城中村农民房里,找了一处阳台,以一个月一百多元的价格,夫妻二人蜗居在阳台里。

"房东都没见过这么租房子的,但他人挺好的,最后还是同意了,给我们把楼道里的阳台一封,装个门,我们就住阳台里。"赵永听说。

阳台蜗居的生活,一过就是十年。2010年前后,因为换了工作地点,赵永听才"恋恋不舍"地从阳台搬出来,在龙岗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

夫妻二人之所以节衣缩食、省吃俭用地拼命挣钱,无外乎为了孩子。赵永听育有一儿一女,他们的孩子在河南老家由老人抚养,每个月,赵永听都会把绝大多数的工资汇给家中老人当生活费。

对自己在深圳的生活,赵永听很知足,一点也不觉得"苦":"儿子结婚,家里盖了房子花了二十来万,不出来打工,哪来的钱盖房子?"

在此背景下,赵永听对工作和企业主的认知很简单--"用劳动换钱",而对于企业主需要为其缴纳的社会保险,赵永听直到2008年前后,才第一次有了概念。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