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莱迪·潘多尔:停止在巴以问题上空谈吧!全球进步力量必须团结并采取行动

2023-11-01 07:29     观察者网

在南非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中,为了孤立那些施加种族主义歧视和暴力压迫的国家政权,争取国际社会的团结与声援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巴勒斯坦陷入史无前例的暴力冲突的背景下,国际进步势力和左翼力量应如何加强国际团结与努力,以遏制以色列的暴行?

在第三届"人类困境"国际大会(the III International Dilemmas of Humanity Conference)开幕式小组讨论中,南非外交部长潘多尔(Naledi Pandor)呼吁世界各地的进步力量建立统一有效的国际团结运动,以及加强多边合作的必要性。

【文/娜莱迪·潘多尔,翻译/观察者网 郭涵】

我首先想说的是,当今世界正深陷动荡,我不希望假装一切都轻松如常,事实并非如此。我们面临着一个充满挑战的世界。

我在2021年参加非洲联盟部长级执行理事会峰会时意识到这一点。有人悄悄告诉我,非盟委员会主席已经邀请以色列成为非盟的观察员。想象一下我的震惊。在那一刻,我决定举手提议,要求撤销这一决定。

我走遍会议厅,在54个非盟国家的代表中寻找支持者。只有3位响应,其中包括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的代表。但我仍然说,这件事不可能发生。

因此,我举起手臂,表示我希望提出一个问题。我已经了解到这个情况,作为南非的代表,我们反对这项提议,它不应该被执行,我们希望各国领导人能够讨论这件事,南非永远不会接受这个提议。虽然我们欣赏非洲统一组织(OAU)在为南非争取自由的斗争中起的作用,但是作为南非的代表,非盟委员会主席的这一决定将促使我们重新考虑南非是否应继续留在非盟当中。

南非外长潘多尔在第三届"人类困境"国际大会上发言

我原本以为我会得到房间中许多国家的支持,但我发现,那些在国际上扮演压迫者与延续殖民地占领者角色的国家,正通过金融手段向非洲国家提供援助,并确保非洲国家继续向这些压迫者国家提供不带政治色彩的支持。这些国家中就包括了以色列和摩洛哥。他们在非洲扮演了非常消极的角色。

同志们,因为在座的各位我必须坦率地说,你们应该是工会的领袖,你们中的许多人领导着进步势力的组织,但你们却没有尽到责任说服非洲和所有南方国家的政府,要求他们不能容忍这样的情况。不能把问题留给我们这些政府成员去解决,而进步组织却毫无声音。这是不能容忍的,也不能再继续下去。

我希望通过这次会议,你们能够下决心站起来抗争,站起来吧,站起来吧。不要问娜莱迪同志在做什么?关于(非盟邀请)以色列的提议还没有正式实施,只要我还在任上,它就不会实施。

但各位打算做什么?你们应该与全球所有进步工会开展交流。美国的工会,无论强弱,都应该清楚地向拜登总统表明,他们不支持这种导致我们今天在加沙目睹的屠杀的言论。如果我们了解应如何开展工作,英国的工会运动也应该这样做。

我不知道我们的组织能力出了什么问题,作为南非领导层,我们的南非工会运动能够在最恶劣的压迫与枷锁下组织起来。我们能够争取自南非的反种族隔离斗争以来前所未见的国际支持。

这些进步主义领导者都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无法再度组织起来?为什么现在只有300人坐在房间里?这里应该有3000人。这里面一定出了问题,所以我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动荡的世界里。我们需要认识到,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发生的情况是,有势力以一种坚决的方式,持之以恒地抹黑、削弱进步主义价值观与原则,如今很难在全世界找到左翼运动的声音。我们需要复兴,需要组织起来,为此需要讲究技巧,也要有战略观。

我意识到的一点是,再出色的演讲也无法代替实际行动。在某个平台上发表正确的讲话可能会令我个人感觉良好,但如果第二天我的发言没有带来实际行动,整个演讲就毫无用处。

因此,我希望通过这次会议,南非全国金属工人联合会(NUMSA)能牵头推动一个运动,让欧文·吉姆(Ervin Jim,南非全国金属工人联合会总书记)与安德鲁·克瓦(Andrew Chirwa,南非全国金属工人联合会主席)同志与所有工会的同行会面,不论他们有什么身份或者说过什么话,作为南非工会运动的代表,让我们领导,让我们领导,让我们达成一致。一个月内,我们所有工会组织的成员都不会从任何运输工具上搬运任何来自以色列的货物,就先从这一件事做起。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我们的工会领导层是否有号召力。

下周,联合国将面临一系列决议草案的表决。我们必须关注这个过程。我们必须确保这些都是正确的决议。当前,巴勒斯坦人民迫切需要帮助。他们需要医疗用品,他们无法包扎伤口,而外界无法提供帮助。无国界医生正在付出巨大努力,他们的成员一直在加沙,但他们也在被轰炸与杀害。我们该怎么办?

让我们问问每一个南非人。我们有6200万南非人。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捐赠一样东西,食物或医疗用品,让我们说服一家航空公司,将物资全部运送到巴勒斯坦与埃及的边境,并向巴勒斯坦人交付这些物资。

让我们做点什么,同志们。停止空谈吧。因为世界正处于一个糟糕的状态,世界最需要的就是一些好心人,我们的组织者、战略家们,你们不仅仅代表NUMSA,而是要发动每一个人。如果你们想改变世界,就必须放下彼此之间的分歧。当全世界正在忍受痛苦时,还在执念于坚持自己必须是最具进步性的、最左翼的、最激进的力量,这是毫无意义的。

最具进步性的做法是团结起来并采取行动。这就是我希望你们开始去做的事。

无论如何,关于我讲的以色列被邀请成为非盟观察员的这个故事,我已经在我国总统的支持下暂时叫停了这项提议,但非盟还没有正式决定取消。所以,我再次呼吁人们的关注。讲完了这些,鉴于我做的充分铺垫,下面我将发表正式演讲。

我首先想说的是,必须认识到全球南方的发展中国家正置身于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当中。我知道,把全球南方视为一个同质实体是不准确的,但基于我的经验,我可以告诉大家,全球南方是最有可能实现我们所期待的那种激进变革的基础和基石。所以我关注南方国家而不是北方国家,我认为这么做是很重要的。

我们在世界上看到一种对寻求推动集体行动、呼吁国际团结与合作的力量日益强烈的抵制。我们看到了偏右翼的民族主义、单边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趋势不断重现。

同志们,下面是另一个任务:加深与媒体的交流。为什么一名巴勒斯坦记者被谋杀没有在全球产生太大影响,但一个加拿大记者被谋杀就不能被西方国家接受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体系?

我们对巴勒斯坦记者希琳·阿布·阿格莱(Shireen Abu Akleh)的死保持沉默。事实上,她就在我们的眼前被谋杀。

自从伊拉克战争导致嵌入式报道的兴起以来,如今的国际主流媒体已完全失去了客观性,除了半岛电视台。至于其他的(媒体),我只能表示遗憾。但你们必须积极拥护客观的媒体报道者,一个能够提供充分信息,保持中立并讲述真相的媒体,而不是一个充斥着谎言、只告诉读者一小部分真相的媒体。我们必须应对所有这些问题。

  

前往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援助车队等待通过拉法口岸。拍摄于17日/美联社

今天我们在全球看到的是日益扩大的不平等现象。我们知道全球经济的运行继续产生不公正和不公平的结果。发达国家选择性地拒绝遵守国际法,同时坚持要求发展中国家必须遵守规则,即使这样做的代价是无法为其民众提供基本服务。

就在去年,加纳面临着难以置信的金融崩溃。他们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今年,IMF突然报告称,在获得该组织的贷款后,加纳将见证惊人的增长。但没有人注意到:加纳的孩子们有教室吗?那些教室里有老师吗?他们能去医院接受治疗吗?加纳的民众有住房吗?因为IMF贷款盯上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削减)公共服务。

重要的是,我们不仅要看到提供了哪些支持,还要看各国政府为获得这些资金而必须做出的让步。

发达国家确实没有履行对发展中世界的承诺,并不断将责任推给我们全球南方国家。 "你们必须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你们必须停止使用煤炭,必须减少排放。你们必须做A、B和C"等等这样的话术。

我们刚刚开始发展,而他们有数千年的发展基础。在很短的一段时期内,我们必须放慢自身的发展脚步,满足他们的要求。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们应该无限期使用煤炭,也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减排,我想说的是,在没有提供适当的资源或应对方案的前提下,当前对发展中国家提出的要求是不合情理的。

这样做导致的结果是,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越来越难以实现。今年我们看到联合国秘书长表示,世界并没有朝着积极的方向前进,实际上出现了倒退。

我们现在面临更多的贫困,更多的不平等,更多的失业。因此,我们认为,全世界需要共同应对当今时代的根本危机。我们承认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分裂。这为那些关心实现经济正义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能够努力开创一个真正进步的替代选择。世界各地的进步力量需要继续推动多极化发展,并通过在全球辩论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来实现更加稳固、公平与包容的多边主义。

我们不应保持沉默。我们应该提出响亮的观点。我们需要让各国经济为公共利益服务,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地球。我们认为,现在需要的是一种不同类型的多边架构,能够更适应今天全世界面临的挑战。

在我们看来,尽管有其不足,我们仍然相信联合国必须成为全球政治、安全和发展决策的主要平台。哪怕存在局限性,联合国仍然是最具代表性的全球机构。我们认为联合国体系需要彻底改革,以推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民主化,反映当前全球体系中的力量平衡。联合国创立近80年后,五个国家依然在安理会中掌握着不成比例的决策权力。这五个国家是世界上制造问题最多的国家之一,也是我今天提到的许多问题的根源。

对联合国体系的彻底改革应包括执行一个我们期待中的民主化的联合国安理会所作出的决定。

我们还相信,不应该再接受这样一种情况,即联合国大会高票通过了无数次的决议,大多数都被无视了。正如莱拉·哈立德(Leila Khaled,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成员)同志所说,我们曾反复听到联合国成员国的要求,以色列应按照1967年的边界撤出占领领土。这些决议始终被忽略,相反,我们目睹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非法定居点的持续扩张,巴勒斯坦人民面临的压迫越来越严重,他们的人权遭受严重侵犯,加沙地带变成了一座露天监狱,经常被剥夺电力、水和燃料。

但当前对现状的否认并不新鲜。同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16年来,加沙地带一直处于围困当中,那里的民众努力在以色列施加的陆地、空中和海上封锁中生存,巴勒斯坦人被禁止出入加沙地带。

当我们的一位前领导人莫斯奥·莱科塔(Mosiuoa Lekota)同志(我不确定是否还应该称他为同志)宣称"以色列不是一个种族隔离制国家"时,我感到震惊。巴勒斯坦人被剥夺了自由出入他们自己土地的权利。他们连行动自由都没有。在种族隔离制度下,我们曾经也没有自由行动的权利。巴勒斯坦人通过边境时要走单独的出入口,南非黑人在种族隔离制度下也必须使用单独的出入口。巴勒斯坦儿童无法自由获得教育,我们曾经的情况也一样。所以,我不知道以色列还要做哪些事情才能让莱科塔同志意识到它是一个种族隔离制国家。

今天我们看到,在有史以来最极右翼的以色列政府领导下,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侵略越发露骨。我们还看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不作为,安理会的责任就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10月18日,以色列装甲车辆在加沙地带边界附近集结/澎湃影像

尽管这场冲突的根源是以色列的非法占领,我们还是听到了西方大国对巴勒斯坦的一连串批评和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虽然我因为拒绝宣称俄罗斯在"侵占"乌克兰领土而受到了各种指责,但我一直反对这种双重标准,它来源于一种偏袒有权势国家的国际体系,伤害了那些为民族自决权利而战的国家。

我想重复,进步主义的社会运动必须高声疾呼,声援巴勒斯坦民众,特别是考虑到西方媒体对当前暴力事件的报道显然带有偏见。

我们看到联合国成员国几乎一致支持结束对古巴的非法经济封锁,这一封锁现在已进入第61个年头。然而,古巴民众仍然被剥夺了获得救命药品、基本必需品以及任何主权国家都应享有的贸易权利。

这些不公正现象需要由全球南方和世界各地的进步力量再次提起,为古巴民众、巴勒斯坦民众和全世界所有被压迫的民众提供广泛的大众支持。

在南非,作为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的代表,我们想为古巴民众提供帮助,他们向我们发出了请求。当我国的反对党了解到我们的意图时,他们通过一个名为Afriforum的非政府组织将我们告上了法庭,法庭裁定我国政府必须将这些资金用于帮助南非的贫困民众,而不能提供给古巴民众。当然,我正就这一决定发起上诉。

但这正是令我感到不安的地方。南非的进步力量从未发声支持我在法庭上的斗争,Afriforum组织正在摧毁我们在南非取得的所有进步成果,包括平权行动,而我们却放任其行动。

我们还在呼吁彻底改革当前的全球金融和贸易体系。世界上许多国家也加入了我们的呼吁。我们认为需要从根本上重构布雷顿森林体系机制,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需要重新设计促进多边发展的金融机构,以应对当前面临的挑战,帮助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些机构必须帮助我们有效应对公共卫生紧急情况和缓解气候变化。

IMF需要改变其用途,应在债务困境时提供逆周期贷款,促进债务重组和债务减免,为所有有需求的国家提供流动性。

我提出所有这些问题……是因为我相信,虽然我们应该在这次会议上进行辩论,但大家也必须看看全球的实际情况,并确定我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与解决它们。

南非幸运地成为金砖国家组织(BRICS)的一员,在金砖国家中,我们始终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公平、平衡和具有代表性的全球治理体系。这包括全球金融体系的重构。

我们建立了像新开发银行这样的机构,作为金砖国家拥有使用权,它让我们这些新兴经济体对贷款有了更大的控制权,对我们的发展进程和方向有了更大的自主权。

正如最近在南非召开的金砖峰会上讨论的那样,各国选择以本国货币进行贸易结算的概念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发展,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推广这一做法,让更多国家都能参与进来。新兴经济体是全球治理改革的关键。过去四年来,新兴经济体一直担任二十国(G20)集团主席国,作为南方国家,我们不应该浪费这个机会。

去年印尼担任G20峰会主席国,将发展问题带回了G20的讨论桌。今年印度继续保持关注这一焦点,明年巴西将接任G20轮值国主席,我们必须确保它坚持这个立场。2025年南非将成为G20峰会主席国。同样地,我们必须加强进步主义的立场。

有了全球南方的主要国家推动设定世界议程,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推动真正变革的机会。我们不应浪费它。

50多年前,全球南方在不结盟运动(NAM)中提出,应该彻底改革国际贸易规则,改革国际金融体系,承认每个国家对本国的自然资源享有主权。所有这些在50多年前就明确表达出来的诉求,如今正得到越来越多的相应。

全球南方正在呼吁取消历史遗留债务。我们的进步议程必须包含具体的内容。南非一直坚持扩大普惠发展、融资和技术转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新的特别提款权就是其中的内容之一。这一切都建立在发展权的概念基础上,而我们许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一点。

颇为讽刺的是,所有这些原则都是联合国在1974年通过的一项声明的一部分,但这一声明在很大程度上被多边机构所忽视。那些机构反而将新自由主义政策强加给发展中国家,以确保发展中国家将本国民众作为代价,推行极端的贸易自由化政策。

当地时间23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五次会晤在南非举行 图片来源:新华社

今天,包括非洲国家集团、印度和古巴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提出了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要求,名为"加强世界贸易组织以促进发展和包容性"。

提案援引世界银行的数据,展示了自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人均GDP差距进一步扩大,呼吁在未来的协议中坚持特殊和有区别的待遇。提案呼吁尊重各国采用不同经济模式的权利,支持多样化和发展。

我们还需要多边安全协议。我们拒绝那种将世界划分为不同阵营的军事联盟,它们无法提供解决当前挑战的答案。我们现在看到了海洋的武器化,美国推进的印太联盟等等机制。所有这些都意在维持对海洋的单极主宰,并剥夺其它国家享受海洋带给全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权利。

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国际间的团结。在应对我们当前面临的危机时,这一需求迫在眉睫。

在南非,国际团结原则是我们斗争的重要支柱之一。正是通过这个支柱,世界各地的民间社会、政党、学术界和其他各个部门都被动员起来,孤立南非曾经的种族隔离政权。

国际团结这一支柱为我们反对种族隔离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以至于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试图将其提升到其他非常重要的支柱之上,比如地下的、武装的斗争(正如其他同志提到的)和我们永远不应忘记的群众斗争。这四个斗争的支柱相互补充与强化,共同摧毁了那个种族隔离政权。

因此,我们需要重振国际团结这一支柱,恢复地下斗争的支柱,还需要重振武装斗争的支柱,以及确保以群众斗争为支柱。

反对种族隔离的国际斗争体现了人类反对歧视和社会排斥的斗争。处于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试图在非洲大陆和全球范围内延续这一积极的国际主义传统。

我们努力在非洲的复兴中发挥作用,促进南南合作,为了非洲的利益同北方国家接触,努力改革全球治理体系。我们知道这令南非受益匪浅,并试图用我们的获利为其他国家服务。我们相信今天的国际主义将在组织政治力量、促进有实质意义的变革方面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需要一条战略性的路线来探索一个更好的国际秩序,一个公正、公平、人道、包容和民主的秩序。所以,虽然我同意BDS("抵制、撤资、制裁",一个向以色列施压、呼吁以色列停止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国际运动)和它的关注焦点,但我认为需要讨论如何更好地激活这项运动,帮助我们实现期望中的结果,而不仅仅是通过这场运动来展示我们的组织能力。我还没有得到令我满意的战略建议。

在2017年的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会议期间,BDS运动的干预确实导致南非从以色列召回了一名大使。但我并没有看到它推进了和平议程。那么,我们如何共同采取行动,通过斗争取得实质性的成就,而不仅仅是通过斗争展示行动呢?我希望在某个时刻能够开展这种战略讨论。

我相信,南非需要继续为构建一个更好的非洲和更好的世界的全球进步运动作出贡献。

人们需要从自满和分心中被唤醒。左翼的进步力量需要采取行动,提供希望和愿景,提供具体的政治行动路径。

在全球南方,进步主义力量的社区已经开始集结。我们期待勇敢、团结、充满活力的社会运动不断发展。正如伟大的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所说:"今天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建立大家所期望的明天,为那些一直被孤立无视的民众伸张正义,恢复对人类的信心。"

我希望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感谢大家听完我的演讲。

(原文于10月15日发布在左翼网站《人民快讯》People's Dispatch,原标题:娜莱迪·潘多尔:最进步主义的做法就是团结起来采取行动。Naledi Pandor:"The most progressive thing to do is unite and [take] action.")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