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骗婚女”,3年嫁给24个男人,骗彩礼250多万元!

2021-11-26 04:37     怀化网警巡查执法

这个案子,又是一个非常奇葩的案子,甘肃两名奇葩“骗婚女”竟然在短短3年时间内,连续嫁人24次,骗取彩礼高达250多万元,其中一名“骗婚女”在最后一次嫁人、结婚当天夜里,被内蒙古警方从新房的被窝里揪出来,带回了警局调查审讯。

那么,这两名“骗婚女”,究竟是如何骗婚的呢?

接下来,就为诸位还原“骗婚女”的骗婚套路!

婆婆刷短视频,竟然发现儿媳妇在跟别的男人结婚

2021年3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西小召镇,一户王姓人家正在举办隆重的婚礼,新郎王林身穿黑色西装礼服,新娘李娜身穿洁白的婚纱,两位新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接受舞台之下众多亲朋好友的祝福。

图片

王林和李娜婚礼现场

注:乌拉特,在蒙古语中是能工巧匠的意思;前旗,旗是县级行政区,前是指位于南方,因为乌拉特被分为3个旗,中旗在中间,后旗在北方;因此,乌拉特前旗,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乌拉特县。

婚礼差不多结束时,摄影师组织王家人拍全家福,王林却发现自己的老婆李娜有点不对劲,她老是低着头,好像怕被拍下来似的。王林提醒老婆好几次,老婆没听,他忍不住对老婆说:拍全家福,你怕啥?抬起头嘛,这又不是咱犯法了,还是怎么了,你抬起头!

让王林没想到的是,他说的这一番话本是牢骚之言,可却无意间被他给说中了,他的老婆李娜,还真是犯法了!

就在王林和李娜举办婚礼的同时,远在王家60多公里外的尹家,尹家的女主人王银花正拿手机刷短视频。她刷的是同城,刷着刷着就刷到一个婚礼现场的短视频,最开始她没在意,就图个热闹看了一会儿,但看了一会儿之后,她却发现婚礼上的新娘竟然跟自己的儿媳妇李娜颇有几分相似,再仔细一看,她震惊了,真的就是自己的儿媳妇李娜。

王银花后来回忆说:我就扒拉着看,看就看见结婚了,又像又不像,我又放大,就是她!

这事可就大了,自己的儿媳妇竟然在跟别的男人结婚?王银花虽然已经确定,但还是不愿意相信,随后找来儿子尹成,让儿子也看看视频中的人究竟是不是他的老婆李娜。儿子一看,和妈妈的看法一样,那就是自己的老婆李娜。随后,尹成的爸爸也看了视频,也和母子俩的看法一样。

尹成后来回忆说:心情不好,当时就有点火大,参加婚礼她捂着个脸,我看着挺像,我说去看一看。

一家三口达成一致后,就开车前往西小召镇找到正在举办婚礼的王家。一到王家,有点火大的尹成二话不说找到王家主人,拿出手机上的视频给王家主人看,问:你看看这个视频,这个女的,是不是跟你小子(儿子)正在举行结婚仪式呢?

王家主人看了之后说:是啊。

随后,尹家人就向王家主人道出了真相,说你儿子娶的老婆李娜,那是我尹成的老婆李娜。王家主人当时都懵了,这怎么可能啊?天底下有这样的事?今天是我王家大喜的日子,你们可别在这瞎胡闹!

经过这么一闹,王家人都知道了这件奇葩狗血事,纷纷围拢过来,并且王家人还把新娘李娜也叫过来当面对质。这一对质,尹家人就真正看清了,这所谓的新娘李娜,不是尹成的老婆李娜还能是谁?

随后,双方就这件奇葩狗血事进行了好一番纠缠。可不管尹家人如何说,李娜就是打死不承认,王家人也不太相信尹家人所说。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从王家出来之后,尹家人径直来到当地派出所报警,说自己被骗了!

尹家人为什么说自己被骗了呢?又是如何被骗的呢?

2020年,尹成32岁,他是乌拉特前旗乡下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除了种地之外,他还掌握一门电焊手艺。多年以来,他几乎没怎么出过村,就在村里种地、搞电焊,交际不多,又因为生性腼腆、不爱说话,32岁了还没结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32岁不小了,尹成的爸爸妈妈为他的婚姻大事操心得很,征得儿子的同意后,他们便托媒人在甘肃给儿子物色结婚的合适对象。

据尹成的妈妈王银花说,她们那边的男人都习惯到甘肃找老婆,村里有好几个媳妇都是甘肃的,王银花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发现嫁到村里的甘肃女人都还挺不错的,于是这才托媒人在甘肃给儿子物色结婚对象。

就这样,2020年7月,王银花委托的媒人聂某给她传过话来,说是已经给尹成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叫李娜,甘肃人,刚刚离婚,没有小孩,年纪也和尹成差不多。

这是个好消息!一家人尤其是两个老人高兴得不得了!

很快,尹成的爸爸就带着尹成前往甘肃永登县相亲。

图片

地图

尹家父子到永登县后,媒人将他们带到了李娜的姨娘李某英(以下简称李英)家,李英拿出手机让尹成和李娜视频聊天,算是男女双方第一次见面(也就是看一眼,看男女双方能不能看得上对方),这一见,男女双方都挺满意,随后李娜才真正现身。

当天,双方约在饭店吃饭,尹成和李娜第一次正式见面,男女双方感觉都挺好的,李娜也亲口对尹成坦白说,她是结过婚的,因为前夫经常喝酒、对她家暴,她实在跟前夫过不下去,这才选择离婚。

图片

相亲现场

听李娜如此说,本就对她有几分爱慕的尹成,又对她有了几分同情。在这两种感情交织之下,尹成看李娜是越看越对眼,李娜也觉得再嫁给尹成可以。

男女双方都满意,在场的双方的家长也没啥说的,随后双方的谈话就直接奔着两人结婚去了。

既然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能与尹成的爸爸谈论儿女婚事的当然只能是李娜的爸爸妈妈,可尹家父子再三要求,李娜和李英却始终不答应让尹家父子见李娜的爸爸妈妈,李英说李娜的婚事她可以做主。

因为再三要求都被婉拒,双方便搁置这个问题,直接谈彩礼。李英张口就向尹家要12万元彩礼钱,尹成和爸爸都没同意,在媒人的纵横捭阖之下,双方最终将彩礼定为8万元。

尹成后来回忆说:彩礼钱8万,是不包括三金和衣服,一开口要的是12万,我们那时候说,给你8万块钱的彩礼,衣服、金子我们自己买,现钱给了4万,我微信给转了2万。

就这样,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终于把彩礼钱谈定,并且在李英和李娜的要求下,尹家父子当时就把其中的6万元拿给了李娜,剩下的2万元,双方约定两人结婚的时候尹家再给李娜。

至于两人的婚期,李英和李娜给尹家父子的说法是:你们回去之后,定好结婚的好日子就通知我们,到时候我们准时过来就是了。

阅读下一篇

连植发都让别人买单的落马副市长“搞攀附”,收藏赵正永亲笔签名的网球

「本文来源:观海解局」 11月25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题为《攀附自我毁灭西安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强小安案警示(上)》的文章,首次披露了强小安案细节: 2020年带队运送物资驰援武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