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与死亡:老人买彩票中奖千万后死于荒野,子女因分钱反目(4)

2020-11-12 09:24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在当地采访发现,郭贻灿老人7月5日抵达赣州南康区,在东门客运站斜对面的芙蓉宾馆入住。据宾馆老板叶继油介绍,郭老当晚9点多来到宾馆,花70元住宿,第二天早上6点多就退房离开了,没有吃早餐。 道路监控视频显示,7月6日早上郭老从芙蓉宾馆出来后,沿着他以前经常乘坐的115公交车方向,在323国道走了大约6公里,来到南康家博城公交站附近。国道左侧有一条水泥村道,他沿村道往前走了一百米左右,然后下坡横过高速公路下方的隧道,来到一处小山坡,里面是一片树林。

老人往前走了几十米,就在高速公路铁丝网旁的地上躺下来。公路的对面,住着坪塘村的七八户村民。 7月7日早上,58岁的村民肖泽波沿路边散步,发现对面赣定高速公路边的山坡躺着一个人,“大家都以为是癫佬、流浪汉,没当回事。”肖泽波告诉澎湃新闻,当天中午他又到路边去看,远远看到山坡上躺着的人“能动”,到了傍晚就“一动不动”了。于是有村民报了警。

郭贻灿老人死前在高速公路旁的山坡躺了两天一夜。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我弟弟他们开始怀疑有人谋财害命,警察查了几天,查出了他回赣州后的所有轨迹,没人碰过他。”郭沛东记得,民警向他解释过什么是“排除他杀”——要么自杀,要么突发疾病。 “我父亲就是自杀的,他自己不想活了。”郭沛东说,父亲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应该是自己绝食,中暑身亡,“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他老人家不吃不喝,躺在那里晒了快两天,怎么受得了。” 老人死亡几天后,子女们为他举行了隆重葬礼,赶来吊唁的亲友被安排住进当地最好的酒店。亲友们大多不会细问一位85岁老人的死因。

郭老的一位侄子记得,有亲友询问后得到答复,是“老年痴呆”,或者“意外”。 父亲死亡几天后,郭沛东才从妹妹口中得知父亲买彩票中奖的事。“我当时吓了一跳。”他说,中奖一千多万是父亲一生最成功的一件事,可父亲自杀也与钱有关,“喜事变成了悲剧”。 分钱:兄弟反目,巨额奖金成了“祸害”? 父亲后事处理以后,郭文立带着母亲去了沈阳。郭沛东想找大弟弟谈分配父亲奖金的事,但双方沟通并不顺畅。 根据郭贻灿老人生前安排的分配方案,960万元奖金分成6份,他自己留2份320万元,4个子女每人1份160万元。据郭沛东称,父亲去世后,兄弟们同意将父亲那2份320万元转给母亲。 “郭文立让我们写好160万元的收条,寄给他以后,他再汇钱过来。”郭沛东拒绝这个方法,坚持要“一手交收条,一手交钱”,“我怕他拿到收条以后,钱就不汇给我们了,到时候打官司都打不赢。”

2020年9月上旬,郭沛东带着自己写好的160万元“收条”,到沈阳找郭文立。他在沈阳呆了20天,未能见到弟弟。“他对我搞三不政策:不开门、不接电话、不回短信。”郭沛东叹道。他曾到公安机关报案,控告郭文立侵占父亲奖金,但未被受理。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戴一幅眼镜的郭沛东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勒着,说话情绪激动。他说,大弟弟郭文立要求先出具“收条”是“圈套”,幸好自己没上当。他认为,是两个弟弟想联手侵占属于他和妹妹继承的父亲奖金。 11月上旬,郭沛东的两个弟弟郭文立、郭晓斌都拒绝采访。不过,今年9月下旬与澎湃新闻记者微信交流时,郭文立还是表达了他的一些想法。 “我父亲中奖本身有一半属于我母亲的。”郭文立不否认父亲生前分配给每个子女160万元,“这是一直以来的方案,但我和妈妈弟弟商量过,推翻此方案,从现在开始交法院去裁定。” 郭文立认为,大哥郭沛东“不是省油的灯”,想得到更多“本不属于他的部分”。 围绕父亲中奖财产的分配,兄弟或将对薄公堂。那么,郭贻灿老人生前的奖金分配方案是否有效,960万元到底该如何分配?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湖南坚铮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幼德介绍,家庭成员可以对遗产分配协商解决,如果进行诉讼则要严格依据婚姻法、继承法等法律规定。李幼德认为,从法律上分析,郭贻灿买彩票中奖的收入属夫妻共同财产,他分配奖金只能分配属于他的一半金额,这一半奖金由他的配偶、子女等法定继承人继承。

几个月来,因为奖金分配的事,郭老子女们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兄弟相互猜疑指责,下一步在法庭交锋或难以避免。郭文立表示,“任何干扰只会坚定我们走司法的决心”;郭沛东也准备向法院起诉,“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父亲死后,郭沛东将老人生前放在老家的一些彩票报刊留存下来。他说,中奖一千多万元是父亲“一生的骄傲”,却因此经历“大喜大悲”,还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 他现在觉得,父亲中的大奖,“成了一个祸害”。

阅读下一篇

36岁男子娶4名妻子已生13个娃,称还会继续打算生40个

在一些非洲国家和地区,一夫多妻制仍普遍存在。文中这名来自尼日利亚的男子透露自己共娶了4名妻子,最近还幸运地成为了13个孩子的父亲。 据外媒1月25日报道,这名男子名叫努拉,来自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