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之子周海婴:我出生时难产父亲说“保大”,从来没见过朱安

2020-10-28 13:54     网易

鲁迅于三十年代去世后,许广平独撑这个家庭,她70岁于1968年去世,却成了鲁迅后代命运的转折点。冥冥之中的鲁迅,不知对这些变化该做何想?

周家不能再住原来用鲁迅的稿费,买来的位于北京的那个独家大院儿了,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搬到了一个比原来小得多的地方,这事儿有点奇怪。

鲁迅既不是地主,也不是资本家更不是国民党的官吏。他的家是鲁迅用自己的稿费购买的,这所宅子是他辛勤耕耘的劳动收入,却不能、不再是他家人的私人财产?

周令飞1953年生于北京,鲁迅先生的长孙,1969年北京景山学校毕业,16岁参军,并在部队中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东北高炮某部当兵,后到解放军画报社当摄影记者,转业后到人民美术出书社任职。

部队大熔炉的历练,特别是翻云覆雨的政治形势,让周令飞逐渐觉醒。在他的身上,“鲁迅的基因”爆发了。,

他开始独立思考,绝不随波逐流,像鲁迅一样,用犀利的语言和文笔,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思考,

周令飞对文G的反思与批判,即使今天读来也是掷地有声,入木三分!

他说,“今天的‘指令’转眼之间就作废了,明天的‘原则’后天又变成狗屁不如的废话,这种翻来翻去的变化,使得人民多少都有点‘神经质’。

无论什么事情,人们都习惯考虑前因后果,计算利弊得失。谈话时谨小慎微,“坦然相见,肝胆相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1980年,27岁的周令飞和他的爷爷鲁迅一样,去日本出国深造。不过他学的不是医学,而是日本富士电视台进修电子媒体。

回忆这段时光,周令飞写道,在日本留学时,他发现,与台湾同学相处要容易很多,不必高具戒心,精神上觉得放松许多。

他为此感到痛心:“中华民族原是朴直而单纯的,人与人的关系原是亲切而和善的,十年文革,使人民的性格起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一个人敢于轻易相信对方。”。

他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朴直单纯变为复杂猜忌的情势,已经深入中国人骨髓,是“深入民族灵魂的伤痕”,

只怕几代人都无法医好。而这才是中国最大的灾难,中国人民最深的苦痛,也给后人留下最惨的教训。

周令飞还认为,如果祖父鲁迅活到今天,会不会成为一个时代的旗帜?不得而知。

改变周令飞命运的重大事件,是他在日本求学期间,爱上了他的同学,一个美丽的台湾姑娘。

周令飞是80年代初最早的“涉外婚姻”的当事人之一。

说这是涉外婚姻,是否有点勉强?他择偶的对象不是外国人,而是一位台湾姑娘。

这本来是一件既很平常又很正常的事,可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被扣上了“投敌叛逃”的帽子!

阅读下一篇

“军统女特务”揭秘不一样的戴笠

王庆莲是有过国民党军统首脑机构工作经历的女译电员。在军统局本部的三年经历,流光溢彩之后,顿作凄风苦雨。内战前离开军统的她,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成为被镇压的对象——劳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