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挖出匈奴王陵,陪葬品让人难以直视,学者汉武帝真是太伟大!

2020-11-06 16:58     360kuai

匈奴,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游牧帝国。公元前3世纪,冒顿单于统一漠北,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他们东灭东胡,西灭大月氏,北诛丁零,向南威压汉朝。其疆域之广,兵势之盛,可谓是古之未有。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在蒙古诺颜山附近,也就是距离乌兰巴托北部一百二十公里处,发掘了大量匈奴贵族的坟墓。其中有十座古墓特别深大,深搭十五米。这些古墓建造考究,由石头砌成,十分坚固。很难想象,一个落后的游牧民族,竟然能建造如此宏大的陵墓。因此当时的苏联考古队长科兹洛夫断定,这些陵墓当属匈奴单于的王陵。由于匈奴没有文字,因此很难断定这些陵墓具体属于哪一位单于。

在这些陵墓中,大多有由巨大的杉木做成的棺材。根据《史记》记载,匈奴人死后有棺椁。很显然,墓中的棺材印证了司马迁的记载。此外在王陵中,还埋藏有大量金、银、珠、玉、毛绒毡、服装、铜器等,还有一部分类似于汉人的器物。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器物可能是从汉朝抢来的,或是通过贸易买来的。

除了这些常规陪葬品外,还发现了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陪葬品--人类。在一处大墓中,发现了68根大发辫,皆束以红绳或麻绳,而这些发辫的主人,都已伴随着2000多年的时光,化为尘土。苏联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发辫应该属于女性奴隶,因为匈奴人一直有活人陪葬的习俗。

根据《史记·匈奴列传》:

>"(匈奴)其送死,有棺椁金银衣裘,而无封树葬服,近幸臣妾从死者多至数千百人。"

而后来的《汉书·匈奴列传》也记载:

>"近幸臣妾从死者数十百人。"

按照常理推断,班固的记载比司马迁更合理。然而,活人殉葬制,仍是人类最野蛮的制度。而匈奴王陵的发现,也证明了匈奴的确有这样极端残忍的习俗。

根据汉文文献的记载,匈奴国盛行奴隶制,他们热衷于战争和掠夺,将不计其数的百姓掠为奴隶,而人口众多的汉朝,自然是匈奴掠夺的重点。

自冒顿单于为开始,匈奴对汉朝发动了长达数十年的掠夺战争。即使汉朝以和亲的方式,变相地向匈奴纳贡,仍然不能制止敌人的入侵。文帝十一年(公元前169年),匈奴十四万人入侵关中,掠夺了数万人畜,几乎达到了汉朝都城长安。没过几年,匈奴又开始抢掠上郡和云中,杀死、掠走了数万汉人百姓。

此后,从汉文帝到汉武帝,匈奴连年入寇,总计掠走数十万百姓,而他们的命运自然是沦为奴隶。

当然,汉朝人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周边的民族也同样饱受匈奴的屠害。乌桓,是东胡人的一支,他们曾被匈奴人所征服。从此以后,乌桓人饱受匈奴的奴役,不仅要随匈奴出战,而且每年必须提供巨额的皮毛税。若乌桓人不上交皮毛,匈奴人便会掠走乌桓的妇女和孩童,让他们作为自己的奴隶。

在西域地区,匈奴人俨然是西域三十六国的太上皇。匈奴人以强大的兵力威胁西域人民向他们纳贡。同时,匈奴还专门设立了"僮仆都尉"。所谓"僮仆",就是奴隶的意思。僮仆都尉不仅负责逼迫西域各国交税,还会强迫他们输送奴隶到匈奴。

很显然,匈奴王陵中惨遭殉葬的68个女孩,大多为各族的子民,她们或是汉人,或是鲜卑,或是大月氏人,或是乌桓人,或是大宛人。匈奴人的残暴,让她们提前结束了如同花儿一般的生命,她们凄惨的命运真让人目不忍视。

从汉高祖开始,汉朝经历了70多年的休养生息,终于与匈奴有了一战之力。元光二年(前133年),汉朝在一代雄主汉武帝的指挥下,向匈奴发动了全面反击。经历了十多年的战争,"帝国双璧"--卫青和霍去病连破匈奴,击杀了20多万匈奴人,而匈奴举国不过一百多万人口。

在汉朝打击下,匈奴一蹶不振,再也不敢掠夺汉朝边地,汉朝人再也不用作匈奴人的奴隶。随着匈奴的削弱,西域、鲜卑、乌桓、高句丽等族获得了独立,不再需要向匈奴人缴纳贡赋。除此以外,汉朝还专门设立西域都护,度辽将军、护羌校尉等官职,让他们不再害怕匈奴的入侵。

可以说,汉武帝击溃匈奴,不仅给汉朝百姓带来了自由,还给广大亚洲的人民带来了自由,汉武帝的功劳可谓大矣。若无汉武帝,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会沦为匈奴单于的陪葬。可以说,汉武帝击溃匈奴,不仅是汉朝的胜利,同时也是文明的胜利,甚至是人类公义的胜利。

阅读下一篇

东汉杀神级将领段颎,其实他的功绩远胜卫青霍去病!

东汉羌乱持续了一百多年,直到段颎之手才终结,从某种程度上说,段颎可以说是羌战的终极悍将。我简单说说段颎在羌战中的表现。 公元159年,塞外的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羌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