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伊古下台,标志着俄罗斯进入战时经济,普京要打一场长期战争

2024-05-18 15:03     观察者网

绍伊古下台,标志着俄罗斯进入战时经济,普京要打一场长期战争

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还在继续,突然之间,俄防长换人,俄罗斯总统普京临阵换将的人事调整让人出乎意料。

消息一出,"前防长绍伊古被调任为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经济学家别洛乌索夫成俄罗防长"......占据多家外媒头条。

这是12年来俄罗斯首次更换国防部长。此前虽然有不少人认为绍伊古可能要被调任,但似乎没有人预测到"接班人"会是别洛乌索夫。

普京为什么把防长位置给了一个经济学家?绍伊古新职位重要性如何?是升职还是被边缘化?这次调整体现出普京怎样的用人逻辑?又将对俄乌局势带来哪些影响?

围绕上述问题,观察者网特邀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室主任徐坡岭、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昕、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学者郑润宇分享观点。

"普京把战时经济精英全都用上了,人尽其才"

俄罗斯的新任防长别洛乌索夫现年65岁,是个"文官",没有军事背景。

他的职业生涯可以说和"经济"二字紧密相连,曾任俄罗斯政府财政和经济司司长、经济发展部部长、俄联邦政府第一副总理,是普京身边最有影响力的经济顾问之一。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 图源:视觉中国

"对于别洛乌索夫的任命,清楚体现了普京总统对当下俄罗斯最重要的政治经济议题、对乌作战性质的判断,即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张昕说,普京把战争最终胜利和军工生产能力和效率直接联系在一起,将以军工生产为核心的俄罗斯战时经济状态继续延续,作为整个俄罗斯政治经济生活的重中之重。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俄罗斯当前形势近似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苏联。当时,军事和护法部门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7.4%。

恰好,别洛乌索夫是个著名的控制论经济学家。

"他深谙苏联时期的国民经济和宏观管理思路,可能会把这些思路更多地运用到战时经济状态下,用到以大军工为核心的战时经济组织管理中,甚至部分沿用到军队系统中。"张昕补充道。

他认为,在新一届俄罗斯政府中,大军工的地位和作用得到进一步提升,不仅将统领俄罗斯的战时经济,也把传统经济和对乌作战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

"除了别洛乌索夫,还有几位进入内阁的新成员或者职位有所调整的成员,他们的职业经历或家族派系背景与工业生产、军工生产相关,这部分人员调动和任命别洛乌索夫为国防部长的思路是一致的。"

根据俄罗斯新一届政府名单,丹尼斯·曼图罗夫任第一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任分管燃料能源综合体及经济板块的副总理,别洛乌索夫任国防部长。

这样的安排在徐坡岭看来,让俄罗斯以军工引领制造业发展、从大项目到产业政策的人事布局更加完整,形成了一个闭环。"普京把这些战时经济精英全都用上了,可以说是人尽其才。"

别洛乌索夫任防长,"既不影响前线优势又能更好组织军工生产"

俄罗斯2022年2月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绍伊古与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一个管统筹,一个管打仗。

"指挥前线打仗的是俄总参谋长,俄国防部的职能是组织训练、装备、预备役、技术等。"徐坡岭说,普京任命绍伊古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让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继续主导前线战术和阵线安排,不影响俄罗斯前线当前的优势。

他认为,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进行了两年多,最大的问题不是前线的战术,而是前线的武器供给。军队供给是俄前线顶得住、打得开、有机会反攻的很重要的条件。

"俄罗斯能支撑下来,并且在战场上的表现越来越好,实际上跟俄罗斯这两年的经济有很大关系,而俄罗斯经济布局的执行者就是别洛乌索夫。"

2023年俄罗斯GDP同比增长3.6%,高于全球经济平均增长幅度。日前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将2024年俄GDP增长预期从原来的2.3%上调至2.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将俄罗斯2024年GDP增长预期从2.6%上调至3.2%。

徐坡岭说,别洛乌索夫任俄第一副总理期间,在落实大项目、推动国防军工综合体的生产、恢复俄制造业方面很有经验,这两年做出了突出贡献。这样的成绩有利于他在俄国防部长的位置上更好地组织国防军工生产。

俄罗斯20%的军工企业位于图拉州。2022年12月普京视察位于该州的希普诺夫院士仪器制造设计局 图源:澎湃影像

对于更换国防部长的决定,佩斯科夫日前也解释说,别洛乌索夫在领导经济发展方面相当成功。俄罗斯国防部应该对创新、引进最先进的理念以及创造有利于经济竞争力的条件持绝对开放的态度。

徐坡岭认为,佩斯科夫此言有两方面意思:第一,俄罗斯必须在军工生产的技术主权和创新方面加大投入,引入竞争;第二,俄罗斯现在的军工生产不是基于计划经济,而是基于市场机制进行的,订单通过市场机制竞争,谁的武器好、先进、在战场上有战斗力,就用谁的。"相较于绍伊古,别洛乌索夫在这方面更有经验,所以就由后者来组织创新。"

郑润宇提到,俄罗斯现在关注重点之一是顿巴斯地区的战后重建和经济恢复,如果不维护好,无法实现长久稳定,俄罗斯是无法将其完全消化的。

"目前来看,乌东地区的经济状况还比较成问题的,不解决这一问题,俄罗斯军事上的成功也会付诸东流。因此这时候,选一个既懂军事、又更懂经济的国防部长,对维护整个特别军事行动的成果很重要,别洛乌索夫有这方面的经验。"

绍伊古被边缘化?

根据普京的最新任命,前国防部长绍伊古担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免去帕特鲁舍夫安全会议秘书职务,另有任用。

佩斯科夫表示,绍伊古将继续在他熟悉的领域开展工作,负责俄军事技术合作局的工作,他还将担任俄军工委员会副主席。

众所周知,绍伊古是普京的"亲密战友"和最信任的手下之一,普京生日几乎都是绍伊古陪在身边。这次临阵换将,绍伊古被转岗到了一个什么职位?主要负责什么?是升职还是"明升暗降"?对此,专家有不同看法。

郑润宇认为,这一调动是在边缘化绍伊古,慢慢淡化其在国防部的权力。徐坡岭则认为,俄安全会议秘书比国防部长更重要,绍伊古进一步靠近了决策中心。

"俄安全会议是国家军事安全的核心决策机构,主席是普京,副主席是梅德韦杰夫,秘书是政策的执行者。"徐坡岭分析道,这个职位不是个虚职,特别军事行动初期,这个仗打不打、怎么打、什么时候动手,都是由帕特鲁舍夫参与决定的,而现在绍伊古代替了帕特鲁舍夫的位置。"担任国防部长期间,绍伊古是在执行国家安全会议的决定,现在的位置他可以参与决策。"

张昕也指出,俄安全会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尤其是目前俄罗斯内外安全局面非常严峻的情况下。以总统为核心的安全会议,很大程度上站在比政府更高的位置上,统领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

"但俄安全会议秘书的具体职能、政治地位和权力界定并不是特别明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绍伊古上任之后,总统对其职能、权威的进一步确定。"张昕补充道。

普京和绍伊古参加莫斯科军事装备展

此前,关于绍伊古可能会从国防部长位置上"下台"的猜测很多,尤其是在俄一线作战部队、瓦格纳集团等都曾对俄国防部贪腐等提出批评的情况下。不久前,绍伊古的第一副手蒂穆尔·伊万诺夫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捕,更是引人联想。

张昕认为,伊万诺夫事件跟绍伊古此次的职位调整有相当大的关系,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俄罗斯战时条件下军工生产的供需两面--即军队层面的"需",大军工体系的"供"--存在较多摩擦。

"通过新一届俄罗斯政府的任命来看,'供'方人物和派系的位阶有所提升。这样的调整,一方面是希望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他们来部分引领或改造政治经济生活中其它的条件、部门、系统,包括军工体系中'需'的部分。"

在徐坡岭看来,绍伊古的调动与伊万诺夫收受贿赂事件没有关系,而是与他组织前线供给不力有关。

他说:"此前,伊万诺夫是俄罗斯瓦格纳集团领导人普里戈任的主要攻击对象。后者与绍伊古之间的矛盾就是伊万诺夫造成的。普里戈任攻击绍伊古的原因就是,绍伊古任用亲信负责后勤供给,但供给没有满足前线需要,让普里戈任的部队损失很多。"

但无论如何,普京新任期的排兵布阵不会对俄乌战场局势造成根本影响,而是试图通过人事布局打造新优势。

"首先,俄罗斯试图用军工订单推动经济转型,真正实现工业化;其次,俄罗斯会加大前线供应,获得更多优势;最后,俄方不会着急结束这场冲突,会把冲突控制在一定的烈度上,将2025年军费支出在GDP中的占比控制在5%左右。"徐坡岭说,这样一来,俄罗斯就能让战时经济繁荣和前线形成互动。

他认为,现在俄罗斯需要战争继续下去,也需要有人来组织战争供应,同时用战争供应来刺激俄罗斯经济的转型。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