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塞拉·塞尔纳达斯:阿根廷极右翼大选获胜,中阿合作我来支一招

2023-11-29 08: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吉塞拉·塞尔纳达斯 翻译/宁栎】

极右翼候选人哈维尔·米莱在11月19日的阿根廷大选中获胜。近年来,米莱一再鼓吹激进变革,四处捍卫社会权利私有化和经济美元化,使得自由主义的空间急剧扩大。

阿根廷当前经济政治的不稳定,是极右翼方案产生的温床。如何解释米莱的当选?这又会如何影响阿根廷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和国际合作?

极右翼派米莱当选的原因

1.经济恶化

在过去十年中,由于经济增长受到外部环境影响,阿根廷经济一直不稳定。

该国的经常账户赤字一直很高,在2018年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例高达5.2%(经常账户差额控制在GDP的4%以内视为国际收支平衡的重要指标。与此相比,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在2007年峰值时高达9.94%,但2018年则已经降之1%以下。编者注)

高额赤字,加上金融投机泛滥,在美元加息的背景下,外汇市场承压,最终导致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就这样,通货膨胀加剧,冲击了工薪阶层的生活和经济发展的潜力。

虽然阿根廷中央银行一直在控制汇率波动,并就不同用途如海外旅游、储蓄、大豆出口结算等,提供不同的汇率。但是,按照宏观经济预期,仍然存在着资本家控制的、不同于官方汇率的地下市场,即外汇黑市。媒体将这一市场及其汇率称为所谓的"自由汇率"。这种地下市场的存在加剧了混乱和通胀。

在过去的12个月里,比索的名义汇率贬值了115%,而通胀率为142.7%。工人的工资取决于就业的部门和议价能力,并不总能按照通胀率增长,工人的实际工资实质上在减少。

另一方面,它阻碍了企业家的商业预测能力,使阿根廷产业发展所需的投资项目因缺乏稳定性而缩水。

2.政治摆钟

但阿根廷情况并不总是这么糟糕。在过去的20年里,阿根廷有16年是进步主义政府执政,4年是新自由主义政府执政。

2001年,阿根廷金融危机爆发,连带出现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这标志着之前10年来"华盛顿共识"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阿根廷彻底失败。

2003年到2015年,在进步主义者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连续执政的12年里,阿根廷社会经济出现改善。最具体的例子是贫困率从2003年的58.2%下降到2015年的31.1%,而现在是39%。

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利用媒体削弱民众对进步主义政府的支持,加上用司法手段对政治领导人进行司法迫害,阿根廷的政局不稳,为毛里西奥·马克里的新自由主义政府上台提供了土壤。

2015年到2019毛里西奥·马克里政府执政,他们基本忽视了工人阶层的要求,社会经济状况日渐恶化。

民众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不满,导致选举再次摆回到进步主义,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在2019年获胜,任期到今年12月。

3.受债务陷阱拖累,费尔南德斯政府无法专注发展经济

然而,在费尔南德斯执政下的阿根廷经济,不稳定加剧。除了经常账户的赤字压力外,2018年,毛里西奥·马克里的新自由主义政府从IMF获得历史上最高一笔贷款,高达500亿美元。这相当于阿根廷当年GDP的10%以上,占当时IMF贷款总额的40%。

阿根廷因此落入债务陷阱,因此,费尔南德斯政府的经济政策,其首要目标成了还债,而不是发展经济。

除了美元短缺及通胀挑战不断加剧,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阿根廷经济。2020年阿根廷的GDP增长为-9.9%,而2021年受大宗产品国际市场价格强劲增长带动,阿根廷经济增长达到10.4%,结束了连续3年的衰退。

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图源:trading economics)

政府内部的政治紧张持续发酵。在政府内部,对于政府的优先级,偿还IMF的非法债务,还是重振阿根廷经济,各方缺乏统一共识,这导致政策偏好和阿根廷人民对提高社会福利水平的期望脱节。

政局的不稳定和对人民关切反应迟钝,为激进派人物大受欢迎再次提供了温床。这个激进改革方案不是来自左翼,而是来自极右翼,后者受到了美国特朗普和巴西博索纳罗上台的激励。

两面三刀的极右翼政策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的上台,我们将其称之为国际政治中的"特朗普·博索纳罗现象"。它的特征是,极右翼政治人物竭力反对既有社会共识,煽动仇恨和愤怒,利用不同社会群体的不满,甚至包括他们所鄙视的群体。比如,他们骗取了黑人群体的支持,尽管他们满口白人至上主义的话语。

在疫情期间,媒体和社交网络上这类内容泛滥,导致米莱这样的人物成了名人和政客,在选举中步步高升,虽然他对这个政治体制是满怀仇恨的。

哈维尔·米莱在演讲中曾鼓吹"打倒统治国家的政治精英",但在10月初选后,为了在大选中争夺总统,米莱与右翼阵营结盟,就在不久前,他还在批评这个阵营立场不够强硬。这标志着他声称要代表的和他实际代表的,已经出现巨大反差。

距离12月10日新政府就职还有两周,米莱的内阁人选陆续公布。当我们看到第一批部长名单时,这种反差就更明显了。

在已知名单中,路易斯·卡普托任经济部长,他是毛里西奥·马克里政府的财政部长。正是在他的任期内,阿根廷欠下了IMF500亿美元的外债,也是他发行了期限为100年、总额为27亿美元的阿根廷国债。

马克里政府的另一位成员帕特里夏·布尔里奇担任安全部部长。她在任期间侵犯人权,用间谍手段对付人民运动,涉嫌在2017年杀害激进分子圣地亚哥·马尔多纳多。此外,2001年她在担任劳工部长时,下令在经济危机时期将养老金减少13%。帕特丽夏也参加了竞选,但初选时得票23.8%,没有进大选。

在选举争夺中,米莱亮明了政府的总体战略,包括废除中央银行,私有化国有企业,推动激进经济改革,停止所有公共工程,经济美元化,灵活雇佣(即废除补偿和劳动权利),实现国内经济、国际贸易和投资完全自由化(甚至包括有争议的如武器和人体器官贸易的完全自由化)。

在当选后不到24小时,米莱宣布即将私有化国家石油公司,该公司曾在1992年被梅内姆的新自由主义政府私有化,2013年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政府又将其收归国有。此外,米莱还要将公共媒体私有化,严控财政赤字,可能通过拒付工人年度奖金的办法减少公共支出。

哈维尔·米莱的支持者在竞选集会上手持印有他头像的美元钞票(图源:路透社)

这表明米莱的政策执行后,首先受损的将是工人群体的利益,而不是政治精英。米莱声称要剥夺精英们的利益,但他食言了,相反,他将政治精英们请进了内阁。

米莱在经济领域的主要目标,是阿根廷经济美元化。这一旦实施,只会搞垮阿根廷经济。阿根廷2022年GDP为6327亿美元,截至目前,中央银行的储备相当于215亿美元,包括了黄金、外币和短期存款。用美元取代比索需要大量美元储备,但美元从哪里来?

如果来自IMF的贷款,那么阿根廷要将财政收入的主要部分用于还债。美元化的优点是,尽管阿根廷会受到美国通胀影响,但价格水平在中期内将更加稳定。但缺点有很多,阿根廷将丧失货币政策自主权,需要在更长时间内竭力还债,进一步陷入不发达和债务陷阱。经济美元化并不会解决阿根廷的经常账户赤字问题。

米莱的经济美元化,也将抹杀近些年来阿根廷去美元化的努力。在去美元化方面,中国能帮助阿根廷摆脱对美元的依赖。由于中阿双边贸易逆差约80亿美元,双方同意进行货币互换来促进本币结算的贸易。今年10月,中国在185亿美元互换额度外,又为阿根廷增加了65亿美元额度。自2009年以来,两国之间达成的互换协议,缓解了阿根廷国际贸易中美元短缺的压力。同时由于互换货币,阿根廷获得了稳定的人民币来源,能和中国携手共同发展。本文稍后将详述。

米莱上台后将如何改变国际格局

根据米莱班子此前的公开声明,在新政府领导下,阿根廷的新外交政策将开历史倒车:对与拉丁美洲国家的关系降级甚至冻结,优先发展与美国和欧洲大国的关系。

毫无疑问,右翼政权的上台对拉丁美洲地区是个沉重打击。在21世纪初的进步浪潮中,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和古巴,是推动拉美各国人民实现国际融合的重要参与者。在毛里西奥·马克里的新自由主义政府时期,这种一体化出现了倒退,并在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政府期间缓慢恢复。在此期间,阿根廷还担任了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的主席。

阿根廷和中国相距2万公里,却有着51年的外交关系。中国是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巴西。2022年,中国对阿根廷的出口额为158.6亿美元,占阿根廷进口额的20.8%;中国从阿根廷进口额为79亿美元,占阿根廷出口额的9%。

2022年2月,阿根廷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全面加强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和合作。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内,阿根廷和中国谈成了价值23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用于建设阿根廷的国家基础设施。

中国对阿根廷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仅限于"一带一路"倡议:仅在2021年,中国就投资了贝尔格拉诺铁路的改造和阿图查三号核电站扩建,总额近130亿美元。2019年,阿根廷吸收中国的资金和技术建成了拉美最大的Cauchari太阳能电站。这种合作显然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发展陷阱式合作。

中国对阿根廷的投资直接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促进了当地的发展。举两个例子:自从Cauchari太阳能电站运行以来,10万个家庭获得了电力,这是他们以前无法获得的服务。

中国建拉美最大太阳能电厂(图源:Fermín Koop)

中国和阿根廷正在推进内斯托尔·基什内尔总统水电站和豪尔赫·赛佩尼克省长水电站的建设,这是世界最南端的大坝,也是双边关系中最大的能源基础设施项目。该项目每年可发电约49.5亿千瓦时,满足150万个阿根廷家庭的日常用电需求,为此阿根廷将减少石油和天然气进口,为国家节省了约11亿美元的开支。在施工期间,这两个水电站建设项目为当地带来了约5000个直接和15000个间接就业机会。

这些显然是米莱在竞选期间没有考虑到的,而现实也很快教会了他做人:当选之后,米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感谢中国领导人,并祝中国人民幸福安康。而针对此前传言的阿根廷将结束与中国、巴西的外交关系,阿根廷外长候选人戴安娜·蒙迪诺很快表示:不可能,这毫无逻辑。

但毫无疑问,美国将是米莱政策的最大受益者,米莱也已经表示首访将去美国:新总统崇拜美国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哪怕这种模式使数百万人无法获益,处于痛苦之中;米莱提出的新外交政策,只是让阿根廷人甘当美国羽翼下的马前卒,会进一步加深美国设置的发展陷阱。在经济活动完全自由化,国家不再干预外交关系的情况下,阿根廷人民将无法享受与中国合作的好处,这正迎合了白宫的核心利益。也就是说,米莱走到了阿根廷人民争取主权斗争的对立面:美国视拉丁美洲是它的后院,这也正是米莱为阿根廷选好的位置。

中阿合作还有没有戏?

中国的角色对阿根廷人至关重要。首先,尽管阿根廷尚未解决其经济过于依赖原材料出口而导致的结构性经常账户失衡问题,但中国在缓解阿根廷贸易赤字压力上发挥了重要作用。阿根廷应继续坚持去美元化,抓住中国支持阿根廷的发展机会。

其次,如果新总统不想推动阿根廷政府与中国合作,中国可以在省级政府、研究机构和大学等不同层面继续与阿根廷合作。例如,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由左翼经济学家阿克塞尔·基奇洛夫领导,人口占阿根廷的约40%。因此,中国可以促进与该省政府在基础设施(铁路和公路,可再生能源),工业(技术和设备升级和加强工业网络)和农业(家庭农业机械化和生物投资)等领域的合作,直接促进阿根廷部分地区的发展。

另一个例子与大学有关。阿根廷国立大学是自治的,每个大学的管理机构是独立自治的,不受国家或地方政府执政党约束,因此大学拥有独立的国际合作政策的自决权。

最后,从意识形态和务实的角度来看,中国的经验表明,与自由主义的建议不同,国家干预经济是影响和引导国家增长和发展的根本。

200年前美国门罗总统提出了"美洲人的美洲"的概念。然而,事情正在起变化。美国对拉丁美洲国家的干涉,很大程度上不再通过军事力量,而是通过混合战争:即通过一套经济、媒体和司法手段,来摧毁人民政府,随后由服从美国权力的政府取而代之。

但人民的斗争不止,正如2005年在阿根廷举行的美洲首脑会议上,阿根廷人对美国强加的美洲自由贸易协定说"不"一样,阿根廷人民将继续起来反对极右翼法西斯主义,捍卫自己的权利。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大举投资下,生成式AI每年将为中国释放2万亿美元经济效益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自去年11月ChatGPT聊天机器人问世以来,它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软件应用程序之一,也掀起了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热潮。与此同时,中国科技企业也希望在人工智能(AI)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