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终于妥协了?拉夫罗夫宣布爆炸性消息,世界格局恐大变。

2024-05-24 16:03     头条

普京终于妥协了?拉夫罗夫宣布爆炸性消息,世界格局恐大变。

5月18日,拉夫罗夫外长在俄罗斯外交与国防委员会智库会议上向西方发出缓和信号,而这番表态无疑也表达了诸多意思。一方面,拉夫罗夫外长向西方表示,双方可以坐下来谈,毕竟总是这么吵吵闹闹也不是一回事;另一方面,拉夫罗夫又提出两大条件,西方只要答应这些条件,就可以与俄罗斯展开谈判,俄罗斯也愿意与西方和平共处。目前的问题在于,拉夫罗夫的要求以及释放出的缓和信号,西方也难以答应,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拉夫罗夫外长释放出的信号,更多的还是朝瞎子抛媚眼,西方根本不会搭理俄罗斯,之所以做出这一判断,也基于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从拉夫罗夫外长的角度而言,他之所以要在5月18日向西方发出缓和信号,也是基于多方面的因素。

第一,最现实的因素在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刚刚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此次普京总统访华也带去了庞大的代表团,刚刚更新的政府各部部长等最重要的人物全部被带到中国,并且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举行了密集的会晤,随后又发表了中俄两国政府的联合声明。虽然普京总统两天的访华行程很短,但却是干货满满,长达近万字的中俄两国联合声明也表明,中俄两国的关系正像外界评价的那样,不是结盟却胜似结盟。

这也使得俄罗斯拥有了相当大的底气以及外交战略回旋空间,俄罗斯当然要利用这种外交上的利好向西方发出信号,如果西方再拒绝与俄罗斯展开涉及到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的谈判,俄罗斯就真的要向东转。当然,无论西方是否答应,俄罗斯"向东转"的战略已经正式启动,这是一种趋势,也是历史的潮流,在"向西"与"向东"的战略中,俄罗斯的重心已经开始出现偏移。在普京总统结束访华行程后,拉夫罗夫外长在第一时间向西方发出这种缓和信号,也是国际外交上经常使用的策略,借助于中国向西方施加压力,以此达成俄罗斯自身的目标。

第二,拉夫罗夫外长之所以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后,就向西方发出缓和信号,也是基于当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目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可谓是处在冷战后的最低点。在冷战结束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俄罗斯一心一意地想要加入西方的大家庭,全心全意秉持着"与西方交好"的原则,并与西方展开了各方面合作。俄罗斯可谓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西方最终还是辜负了俄罗斯的一片赤诚,在俄罗斯的忍让之下,北约步步东扩,最终演变为如今的俄乌战争。

俄乌战争爆发后,西方施加在俄罗斯身上的制裁措施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也让双方的关系处在破裂边缘。尽管如此,西方国家的主要构成是欧洲国家,从这一角度而言,欧洲毕竟是俄罗斯的邻国,在国际政治、经济舞台上也有相当的影响力。在没有完全撕破脸皮、走向战争阶段的情况下,俄罗斯当然也愿意通过外交努力,缓和当前双方紧张的关系,但凡西方稍微放松对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压力,俄罗斯就可以松一口气。因此,拉夫罗夫作为新任外长,也想要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外交关系上做出一番努力与表态,简而言之,拉夫罗夫外长的这番表态,还是基于俄罗斯自身与西方之间的利益。

第三,拉夫罗夫之所以向西方发出缓和信号,还是基于俄罗斯自身的外交定位。虽然俄罗斯目前奉行"向东转"战略,但同时也表明了态度,俄罗斯绝对不会放弃西方,毕竟,俄罗斯国徽上的双头鹰,一头向东一头向西,这仍然是俄罗斯的外交底色。目前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俄罗斯必须在西方制裁压力与"向东转"战略转型之间,寻求基于自身利益的外交平衡。正是在这种新的东西方外交平衡理念下,拉夫罗夫外长向西方发出缓和信号,而这也是外界在观察俄罗斯在大国博弈中的外交新动向时,需要注意的新视角。

其次,虽然拉夫罗夫外长释放了缓和信号,但西方并不会做出积极的回应,因为拉夫罗夫外长提出的两大预设性条件,以目前情况而言,西方根本做不到。

第一,拉夫罗夫表示,美国与欧洲要放弃从实力地位出发的原则与俄罗斯对话,但美国显然无法放弃。实际上,只要美国霸权一天没有崩溃,只要美国的整体性实力没有虚弱到无可附加的地步,美国绝对会用自己手中的大棒与俄罗斯展开对话。因为美国人认为,俄罗斯就是挑战美国权威的"坏小子",只有用大棒才能让俄罗斯彻底屈服。尽管俄罗斯仍然在抵抗,但美国认为,这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大棒政策不对头,而是因为美国的大棒没有让俄罗斯感觉到痛,因此美国只会向俄罗斯施加更多制裁,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与美国乃至西方之间,显然不可能在对等的情况下展开会谈。

第二,拉夫罗夫认为,西方国家要放弃认知上的错误,不要总是将俄罗斯视为假想敌,如果西方不在思想认知上根本性清除这种看法,俄罗斯永远没有办法与西方和平相处。实际上,拉夫罗夫外长提出的这一条件,西方根本无法满足,毕竟,相较于美西方的大棒政策,这种认知上的改变对西方而言实在太难。自近代化以来,西方一直是世界的中心,尽管西方如今面临各方面的挑战,世界也出现了多元化的态势,但要想让西方彻底放弃中心论也实在太难。这不仅是认知上的变化,也是自我革命,这也就意味着,西方必须放弃自己此前几百年以来享受到的高额利润。

在利益乃至生死攸关的问题面前,西方显然不会放弃"将俄罗斯设置为敌人"的这种认知,这不是西方的政治臆想,而是西方的政治战略。这种认知反映了西方对俄罗斯的安排,俄罗斯最好只能成为西方的外围与附庸,只有这样西方才能够睡个安稳觉,因此,西方根本不可能对拉夫罗夫外长释放的缓和信号做出反应。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