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小鹏对自己要狠狠地动三刀(2)

2023-03-23 14:11  36氪

至于不久前加盟的王凤英,则主要负责业务端的改造工作。 经过加盟后近两个月的适应和摸索,王凤英也基本确定了小鹏几个改革重点:经销和研发体系。

首先看经销体系的情况。

此前,小鹏采用直营、经销授权混合模式,目的是降低早期开店成本和加快开店速度,这也是很多造车新势力采取的方式。但随着门店规模扩大,该模式的弊端也日渐凸显: 直营店和授权店管理标准不统一,服务质量得不到保障;部分经销门店甚至存在内耗现象,无法形成很好的合力。

此外,管理上的混乱也间接拖慢小鹏的开店、扩张速度。今后该主打直营还是授权门店,相信是小鹏内部的一个争论点。要解决这些问题,小鹏只能从两个方向下点猛药。

一方面,是划分好门店权责范围,防止经销门店继续内耗。

在王凤英加盟前,小鹏已经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对经销渠道的各种乱象动刀。比如整合品牌、市场、销售等部门,还有打通销售、营销服务和售后的数字化链路。但这些改革工程浩大,且相当繁琐,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王凤英到来后,采取了更直接的方法:撤掉大区制度,将全国划分出20多个销售小区,让组织架构变得更简单。这样做除了能细化门店辐射范围和权责外,也方便公司进行管理。往后的日子里,扁平化将成为小鹏经销体系的追求。

另一方面,则是明确直营、授权两手抓的策略,通过开拓三、四线城市经销渠道打入下沉市场。 何小鹏就提到,小鹏将坚持向前推进直营和授权门店,并且随着时间推移授权比例会相对提高。

对比蔚来、理想,小鹏在售车型平均售价更低,也更符合下沉市场用户的需求,开拓下沉经销渠道无疑契合自身定位。不过下沉市场更为复杂且分散,总部鞭长莫及,不同地区、不同城市的授权门店能否得到有效管理,还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接着看研发体系的情况。

正如前文所说,"蔚小理"过去一年都在追求降本增效,但唯独不敢砍研发费用。 横向对比之下,小鹏的投入还是最保守的 :2022财年蔚来研发总投入为108.4亿元,同比增长136%,理想的研发费用则同比增长106%至67.8亿元,而小鹏只有约52亿元,同比增长27%。

此外,论现金储备,小鹏也不敌理想蔚来。截止四季度末,理想、蔚来账上的现金及一般等价物分别为584.5亿和455亿元,小鹏则是383亿元。考虑到现实情况,小鹏没法像竞争对手那样烧钱:学会精打细算,是一门必修课。

这门必修课的考卷该怎么答?何小鹏给出的答案是要有取舍,有侧重: 研发方向上以性能和功能优先,目标是在保持性能升级的同时降低成本;同时找到差异化优势,避免陷入内耗。

在成本控制上,小鹏做得还算成功。何小鹏透露,通过生产平台升级,小鹏自动驾驶BOM成本明年预计将下降50%,整车的动力系统成本和硬件系统成本也会下降约25%。

但在差异化方面, 自动驾驶技术升级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蔚小理"的下一级段竞争,差异化是共同追求

受限于资本实力和市场份额,小鹏做研发,注定没法搞大包大揽,也不具备如蔚来一样孵化更多产品线的空间。因此,只有做出差异化,小鹏才有机会抵御来自对手的冲击。

至于小鹏差异化的发力点,如今也很明确了:自动驾驶。

何小鹏就表示,小鹏会在覆盖场景、客户体验、软硬件成本这三个核心方向上发力,并将未来5年称为"全自动驾驶的黄金5年"。除了研发层面,过去一段时间为了巩固自己的"全自动驾驶"标签,小鹏在用户营销等环节也下了不少功夫。

然而,技术的突破不是靠营销、打标签实现的,需要拿出实打实的成果。 从何小鹏的发言看,其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期望还集中在提高效率上 :OTA升级、Bom软硬件成本的下降是重点阐述对象。 对于自动驾驶核心技术上的突破,小鹏显然不想让投资者抱有过高期望。

目前,小鹏重点推进其XNGP第二代辅助驾驶系统的升级。根据何小鹏介绍,今年3月起,该系统已在广州、深圳、上海等多个城市、多款车型加速落地开测。小鹏希望XNGP可以摆脱对高精地图的依赖,实现对全国数十座城市道路的覆盖,但这一切尚需时间检验。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报出炉前几天,小鹏P7i高调上市,一时之间引来无数媒体、网友热议,P7i也被视为"小鹏全村的希望"。作为升级款,和小鹏的王牌车型P7相比,P7i在自动驾驶系统方面做了不少升级:行业首个实现全场景智能辅助驾驶、首个搭载全车全时段对话语音系统的车型,是其宣传中的主要卖点。

但小鹏也不能高兴得太早--上一款引发业内骚动、被成为全村希望的G9,就成为了小鹏最具争议的车型。有小鹏G9前车之鉴,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认为外界还要对小鹏P7i保持谨慎乐观。 而且别忘了,理想、蔚来同样在追求差异化,彼此之间的竞争永远不会停歇。

蔚来的差异化优势,更多体现在产品之外的环节:比如用户运营和售后体系,还有充换电基础设施网络。

早在去年7月召开的NIO Power Day活动上,蔚来总裁秦力洪就表示蔚来将向全行业开放800v高压平台电池包和配套的换电站网络,在开放道路上甚至走得比特斯拉都要快。不算走增程式混动方向、暂时无意加入基建大战的理想,蔚来的基础设施远胜小鹏等同行。

相比之下,小鹏的自动驾驶技术似乎还没达到领先全行的地步。想实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小鹏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写在最后

在小鹏内部,一场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变革才刚刚揭幕。而一些细微处的变化,已经开始渗入员工们的生活。

比如有负责对外传播工作的员工在财报公布当晚,跟进完财报电话会等一系列事宜走出园区时,发现自己很难找到一根空着的充电桩,才发现有那么多人还在公司奋战。就连何小鹏本人都开玩笑地说,王凤英到来给他个人带来了很大压力:"她(指王凤英)一周工作七天,现在我们都开始干七天的活了。"

改革需要时间,但市场的耐心无时无刻不在流逝。小鹏现在要跟时间竞赛,只能投入更多精力。

在科技圈流行着一种做法:当企业业务进入瓶颈期或转型期时,管理层都会搬出"重返创业状态"的说法,要求手下员工拿出更多干劲。何小鹏、王凤英带头当"卷王"、全员重返创业模式,则表明小鹏对当前这一轮内部改革的决心。

改革能不能成、多久才能见效还不好说,但有决心做好这件事已经成功了第一步。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