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5年总统任期届满,俄方第一时间称其“丧失合法性”

2024-05-21 11:5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陈思佳)五年前,泽连斯基正式成为第六任乌克兰总统。这位喜剧演员出身的领导人经历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总统任期,先后遭遇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通乌门"丑闻、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危机。但如今,泽连斯基正面临就任以来最大的政治挑战:在不举行选举的情况下继续掌权。

当地时间5月20日,泽连斯基的五年总统任期届满。但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由于俄乌冲突持续,乌克兰政府发布了戒严令,乌克兰新一届总统选举已无限期推迟。因此,在本届任期结束后,泽连斯基仍将继续履行乌克兰总统的职责。

这使得基辅产生了"焦虑情绪"。《基辅独立报》称,乌克兰宪法对总统权力延长的规定较为模糊,泽连斯基留任引发了乌克兰国内争议。反对者认为,泽连斯基不应该推迟总统选举。支持者则表示,泽连斯基履职至戒严令结束符合"权利连续性"的原则。

目前,战争和在乌克兰国内受欢迎的程度让泽连斯基得以继续掌权。乌克兰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的民调结果显示,当前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国内的支持率下降至64%,但近70%的乌克兰人认为泽连斯基应该在战争期间留任。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图源:视觉中国

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多数乌克兰人依然支持泽连斯基,他领导的政府具备较高合法性,继续掌权不会引发太多批评。但分析人士也警告称,俄军正在进攻哈尔科夫等地,如果乌军在前线遭遇重大失败,无论正式的法律地位如何,泽连斯基的合法性问题几乎肯定会遭到强烈质疑。

作为乌克兰最主要的军事援助供应国,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4日访问基辅时称,乌克兰可以在所有乌克兰人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举行选举。俄罗斯则第一时间指责泽连斯基已失去合法性,俄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21日表示,泽连斯基的合法任期已经结束,"任何潜在的冲突调解人都要考虑到这一点。"

宪法规定模糊,泽连斯基掌权合法性引争议

泽连斯基于2019年4月当选乌克兰总统,并于同年5月就职。据《基辅独立报》报道,如果没有戒严令,乌克兰原本应该在2023年10月29日举行议会选举,在2024年3月31日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泽连斯基的任期将在当地时间5月20日结束。

但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乌克兰实行了戒严令,明确禁止在此期间举行总统、议会和地方选举。根据乌克兰宪法规定,议会的权力必须延长到戒严令结束,但对总统的权力则没有类似的明确规定。

乌克兰宪法的模糊性使得泽连斯基继续掌权引发争议。反对者认为,乌克兰宪法的地位高于戒严令,总统选举不应该被推迟。泽连斯基的前盟友、乌克兰前议长德米特罗·拉祖姆科夫2月曾表示,泽连斯基应当将权力移交给议长,由议长担任代理总统,直至选出新总统。

支持泽连斯基掌权的人则认为,战时不可能安全地举行选举。乌克兰政策与法律改革中心宪法专家尤利娅·基里琴科表示:"戒严令期间,我们无法举行选举,选民的权利无法得到保护。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受到戒严令限制,不可能为反对派提供竞争环境。"

财政问题同样限制了乌克兰举行选举的能力。乌克兰国家通讯社称,根据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估计,总统选举将花费54亿格里夫纳。在战争造成重大经济挑战的当下,这笔额外开支不仅会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而且会引起乌克兰公众的愤怒。

4月19日,泽连斯基视察顿涅茨克地区乌军阵地 图源:视觉中国

乌克兰宪法法院前院长斯坦尼斯拉夫·舍甫丘克还表示,乌克兰宪法禁止在戒严期间举行任何选举,相关规则显然适用于总统选举,"根据宪法第108条,总统应履行职责至下一任总统就职。乌克兰宪法已经保证,和平时期或战争时期都不可能出现权力真空。"

乌克兰1996年宪法起草者之一、前副总理罗曼·别斯梅尔特内对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表示,只要戒严令有效,泽连斯基就能够继续掌权,不会引发宪法危机。他声称,尽管宪法委员会成员立场不一,但乌克兰宪法在起草之初就考虑了与俄罗斯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经济学人》称,今年2月的民调显示,在乌克兰武装部队前总司令扎卢日内被解职后,乌克兰民众对泽连斯基的信任有所下降,支持率降至65%,较去年12月的77%有明显下滑。46%的受访者认为乌克兰局势正朝着错误方向发展,44%的受访者认为局势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但截至当前,多数乌克兰人还没有对泽连斯基继续掌权提出质疑。民调结果显示,67%的乌克兰人反对在战争期间举行选举,69%的乌克兰人认为泽连斯基应该继续履职。

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弗拉基米尔·费森科和维塔利·巴拉对《基辅独立报》表示,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保持在50%以上,表明泽连斯基政府仍具有较高的合法性。他们指出,只有在前线遭遇重大失败或达成有严重争议的和平协议时,泽连斯基政府的合法性才会遭到动摇。

此前,泽连斯基已于5月9日签署法案,再次将乌国家战时状态和总动员令延长90天至8月11日,这被视为其确保在5月20日后继续掌权的重要举措。

但现在的冲突形势对俄罗斯更加有利,俄罗斯国防部20日发布消息称,俄军继续在哈尔科夫地区向乌军防御纵深推进。此外,俄军完全控制了卢甘斯克地区别洛戈罗夫卡定居点,并占据更有利的防线。乌克兰哈尔科夫州副军事行政长官谢缅努哈称,俄军仍在进攻该州沃夫昌斯克市,乌军目前控制该市60%的地区。

5月16日,哈尔科夫地区的乌军炮兵阵地 图源:IC photo

《经济学人》称,自5月10日以来,俄军取得了惊人的进展,轻松突破了乌军在哈尔科夫州的第一道防线,迫使乌军提前部署后备力量,在乌克兰东北部开辟了一条新战线。如果乌军在前线的形势进一步恶化,泽连斯基的合法性问题几乎必然会遭到强烈质疑。

执政五年,泽连斯基支持率如同"坐了过山车"

在2019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中,泽连斯基第一轮得票率为30.24%,第二轮投票获得73%的选票,成为乌克兰1991年独立以来得票率最高的总统。当时,泽连斯基在演讲中宣称,"这是我们共同的胜利和机遇,也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泽连斯基在竞选期间承诺,将致力于改善乌克兰经济、打击腐败以及恢复顿巴斯地区和平,但他的承诺大多没有得到落实。例如在2021年,泽连斯基政府通过了一项"反寡头法案",试图剥夺乌克兰寡头的政治影响力。

当地时间2019年5月20日,泽连斯基在基辅宣誓就职 图源:视觉中国

但BBC称,新法律依然没有解决乌克兰根深蒂固的腐败问题,人们担心,泽连斯基更可能利用"反寡头法案"来打击政治对手,只会限制特定一些寡头的活动。一些西方官员也认为,针对泽连斯基的对手、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的腐败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泽连斯基上台后还尝试与俄罗斯接触,寻求解决顿巴斯地区自2014年以来的武装冲突。BBC称,当时俄乌双方的谈判只取得有限成果,双方交换了囚犯,朝着落实《明斯克协议》的方向采取了行动,但没有更进一步的突破。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2020年乌克兰经济也大幅度萎缩,GDP下滑4%。不过,2021年乌克兰经济有所复苏,GDP增长3.2%。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指出,在从政经验不足、与乌克兰政客和寡头的矛盾以及新冠疫情流行等问题影响下,泽连斯基上任的第一年几乎没有取得成果。到2021年,乌克兰政府的政治决策开始变得更具"战略性",但他们依然没能摆脱政治冲突、滚雪球般的社会经济问题和几乎永无止境的顿巴斯冲突。

由于未能兑现竞选承诺,泽连斯基的支持率在2021年底一度降至27%,执政的根基遭到动摇。

但在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后,泽连斯基的支持率显著增长。据乌克兰媒体报道,到2022年5月,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一度飙升至90%。乌克兰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2023年1月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当时乌克兰民众对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为84%。

然而,随着2023年乌军大规模反攻失败,泽连斯基与时任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的矛盾激化,泽连斯基的支持率逐渐走低。今年2月,在泽连斯基解除扎卢日内的职务后,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下降至64%,只有40%的乌克兰人支持新一任乌军总司令瑟尔斯基。

乌克兰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执行董事安东·赫鲁谢茨基对《基辅独立报》表示,2月的调查是在"热点时期"进行的,需要等到参与者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能探讨民众的态度,"到目前为止,在这些事件的背景下,泽连斯基失去了很多信任,但大多数乌克兰人依然支持他。"

俄罗斯第一时间质疑,称泽连斯基"合法任期"已结束

随着泽连斯基五年任期临近尾声,俄罗斯第一时间对泽连斯基继续掌权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21日表示,帮助调解乌克兰危机的国家需要注意到,泽连斯基的总统任期已经结束。

涅边贾说,俄罗斯从未放弃过外交手段,"但正如西方和乌克兰媒体承认的那样,今天是他(泽连斯基)根据乌克兰宪法合法任职的最后一天,任何潜在调解人都应该考虑这一点。讨论任何问题都违反常识,更不用说与失去合法性的领导人签署任何文件了。"

涅边贾强调,任何谈判都应该公平考虑俄罗斯的安全关切,并从现实条件出发。他说:"如果不解决俄乌冲突的根源,就不可能确保持久的和平。我们准备与所有持相同立场、不愿和西方国家及乌克兰政府一起造成无辜的乌克兰人毁灭的人合作。"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 图源:澎湃影像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0日也表示,泽连斯基任期届满不会影响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

此前,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强调,泽连斯基任期的合法性首先应该由乌克兰政治和法律体制来解决,乌克兰宪法有各种方案,乌宪法法院应评估该问题。

对于俄罗斯官员提出的质疑,乌克兰独立新闻社20日发文称,俄罗斯政府一直在渲染炒作泽连斯基任期问题,意在削弱乌克兰国内政局的稳定和民众信心、影响乌军作战。但此举收效甚微,因为战争胜利是多数乌克兰民众认可的目标。

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费森科宣称,俄罗斯情报机构正利用选举问题"破坏乌克兰的国家稳定",他们试图说服乌克兰军方抗拒政府下达的命令。但费森科也承认,如果乌军在前线遭遇重大失败,可能引发"政治灾难","这将给俄罗斯可乘之机"。

巴拉则表示,与反对党组建联合政府可以解决合法性问题。他列举以色列的例子称,在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以色列组建了紧急联合政府。他认为乌克兰当局有必要改变政策,"为了继续掌权,他们需要分享权力。但现在他们反其道而行之,把所有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

《经济学人》称,尽管泽连斯基及其盟友在公开场合表现出乐观态度,但私底下,越来越多的人担心选举问题可能影响公众舆论。《经济学人》披露的一项"内部民调"显示,有六分之一的乌克兰人认为,泽连斯基的地位将从5月21日开始发生"某种形式的改变"。

文章称,虽然这个数字还不足以主导乌克兰的公共舆论,与司法问题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这确实让泽连斯基政府面临困境,可能导致国际援助被削弱。

作为乌克兰最主要的军事援助供应国,美国已暗示支持泽连斯基推迟选举。据"今日俄罗斯"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4日访问乌克兰期间表示,乌克兰可以在所有乌克兰人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举行选举。

"我们正在与政府和民间社会团体合作,支持乌克兰的选举基础设施。"布林肯在基辅发表讲话时说,"这样一来,一旦乌克兰人认为时机成熟,所有乌克兰人,包括因为冲突流离失所的人,都可以行使他们的投票权。乌克兰人可以相信,投票过程是自由、公平和安全的。"

5月14日,泽连斯基与布林肯在基辅会面 图源:视觉中国

乌克兰总统办公室的两名消息人士也告诉《基辅独立报》,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泽连斯基留任可能造成的问题,他们并不打算在近期推动乌克兰的总统选举。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客座教授蒂姆·威拉西-威尔西去年5月指出,俄乌冲突已经成为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博弈"。随着中国崛起和俄罗斯在东欧的"主动出击",西方外交政策正经历"规模空前的失败",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倾向于在东西方之间"观望"。

他指出,西方国家无法接受"外交政策再次失败",尽管对乌军援已导致北约出现军火短缺,但对美国来说,一个不利于西方的和平协议比持续的战争更加糟糕,"泽连斯基和乌克兰不得不为了西方的利益作战,这似乎是完全不公平的。"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