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此混乱,出路在哪里?他们提到同一个词

2023-12-08 21: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慧、张菁娟、房佶宜】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逆全球化、地缘政治紧张、全球经济复苏困难......世界局势纷繁复杂,充满问题与不确定性。原因是什么?出路在哪里?

围绕上述问题,参与12月4日-5日"2023从都国际论坛"的嘉宾们纷纷提到同一个词--多边主义。

本届论坛期间,来自40多个国家的130多位政商学界嘉宾围绕"多边主义:更多交流、更多包容、更多合作"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讨。

多边主义的核心要义是,国际上的事应该由大家商量着办,不能由一国或少数几个国家说了算。观察者网注意到,"从都国际论坛"已连续三届聚焦多边主义。

"多边主义赤字问题是一个严重且长期的问题,早就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和讨论。"世界领袖联盟主席、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向观察者网表示,如果不采取积极的多边应对措施,世界上的重大问题没有一个能够得到解决。今天我们在从都国际论坛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要试图研究如何扭转这一局面。

世界为何变得支离破碎?

当开放的多边主义陷入困境,世界变得越来越碎片化。

谈及这一问题的原因,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告诉观察者网,他认为"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不再有效,世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比如说,二战后世界上只有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如今中国和印度也走上了世界政治安全的舞台。因此,我们需要改变多边机构,使其具有更多的功能和可信度。"

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厄瓜多尔前外长玛利亚·费尔南达·埃斯皮诺萨也向观察者网表示,近年来,随着新兴大国经济实力和政治力量的发展,一个多极世界正在形成,多极力量正在构建一种新的国际关系体系。

"像金砖、金砖+、G20、G7等都具有多边主义的属性,目前的挑战是,我们怎样才能把这些力量集中起来,共同解决我们面临的新问题。"埃斯皮诺萨认为,未来联合国仍将在多边主义当中扮演核心角色。

"联合国可以改进,但不能被取代。联合国目前有193个成员国,是唯一一个把大国和小国聚在一起,大家来讨论并决定关键问题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为:世界领袖联盟主席、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厄瓜多尔前外长玛利亚·费尔南达·埃斯皮诺萨,世贸组织原副总干事、原中国驻世贸组织大使易小准

埃斯皮诺萨说,世界在不断变化,治理结构和机构需适应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的需要。如今,我们正处于新旧模式转化的过渡期,这可能就是一切看起来如此混乱和困难的原因,但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比如说中国提出"三大全球倡议"就为破解难题提供了新思路。

未来世界基金会执行副主席肖恩·克利里告诉观察者网,他认为,由于各国国内社会问题日益增多,因此世界变得越来越碎片化。民粹主义在国家层面广泛传播,是因为全球层面的多边体系和许多国家的国内体系都无法满足民众的期望。

"因此,我们需要思考集体行动或者说全球治理,这是当前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向联合国大会提交《我们的共同议程》报告,中国提出"三大全球倡议",学者、外交官、政府人员就此进行实质性讨论的原因。"克利里认为,目前将问题摆上桌面,就是朝着解决问题这一目标迈出的巨大一步。

面对当下国际事务中出现的返回单边主义的趋向,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原所长房宁向观察者网表示,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在目前全球的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满意,试图重新建立起一种单边的或者是西方所主导的世界的秩序,以及处理国际事务的治理体系。

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深圳市大湾区金融研究院院长向松祚认为,永远也不可能达成一个所有国家和民族都认同的共识,比如说,对全球化的好处,世界各国的看法差别很大。"如果要谈多边主义,每个国家都会首先考虑自身的利益。但很多国家之间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基本的共同点,也许很小,但这是希望所在。所以要寻找更多的交集和共识。多边主义不是指大家的想法都一样,而是说共识越来越大,没有那么多冲突。"

"2023从都国际论坛"分论坛现场 图源:观察者网

全球性挑战层出不穷,混乱的世界需要多边合作

世贸组织原副总干事、原中国驻世贸组织大使易小准从多边贸易体系的角度分享了几个观点:

第一,经济全球化正在遭遇强劲的逆风,主要的发达国家刮起了去全球化的逆风,突出表现在,在国内政治中兴起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以及在国际政策上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倾向。

第二,以多边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经贸治理秩序正在崩塌,近两年,为了转嫁因国内分配不均导致的社会矛盾,一些贸易大国试图以所谓价值观贸易来取代WTO的非歧视原则,以与观点相近国家的集团政治来取代多边合作,以泛化的国家安全例外掩盖单边贸易保护措施,用行政手段胁迫全球价值链重组。所以要特别警惕,世界经济正在回归以实力为基础的丛林法则。

第三,各国都不应陷入贸易保护主义的布局。全球化出现上述问题,主要原因源于一些发达国家国内经济政策的失误,特别是不同社会阶层在全球化过程中获得的利益不公平,这既不能归咎于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也不应该甩锅给WTO开放和非歧视的多边贸易原则,处理好自己国内社会不公平问题才是关键。

例如,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为美国带来了海量的财富,但由于其国内分配制度不够公平,这些财富大多流入少数富人手中,其他社会阶层不但没有受益,反而成了受害者。而瑞典、丹麦、挪威等一些北欧国家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反全球化浪潮,因为他们正确且及时地处理了全球化可能带来的社会不公正问题。所以一些发达国家在处理反全球化问题时,应该借鉴这些北欧国家的经验。

谈及全球经济和经济复苏前景的挑战时,向松祚表示,全球治理、经济、金融已经陷入了非常混乱的时期。"之前我们有WTO的平台框架去协商讨论,但在我看来,一些国家不想在世贸组织框架内发挥作用,他们想要改革、改变。此前,有人告诉我们,美国有些人觉得WTO框架现在对美国不利,所以他们想要改变,想退出世贸组织并建立新框架。"

向松祚认为,债务危机也是当下全球经济面临的重要挑战。"这是继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0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后的一个难题,几乎每个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都在增加他们的债务。因为发行债券、印钱是遏制当前问题最简单的方法,他们不想从根本上进行改革,却不知道这已经造成了更多问题,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

他还提到,人工智能对经济的影响和风险也应该引起关注。"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进行很多日常的工作,那人怎么办?该去哪里?"

从左到右分别为: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深圳市大湾区金融研究院院长向松祚,未来世界基金会执行副主席肖恩·克利里,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原所长房宁

当前,世界面临着比以往更加艰难、层出不穷的全球性挑战。易小准说:"面对全球性危机,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所以各个国家,特别是大国,应该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历史大潮,摒弃零和的冷战思维,主动担负起各自应有的责任。"

中国如何为世界做出更多贡献?

"2023从都国际论坛"期间,房宁介绍了当下中国和多边主义的国际关系治理体系、和未来世界关系的4个维度,以及在这4个维度上中国可以发挥的作用:

第一是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人们常说,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关系已深深嵌入到多边主义的国际关系当中,在当今国际事务中占有重要地位和巨大影响。因此,稳定的建设性的中美关系是中国发展的重要条件,中美关系好,世界就会更加美好,世界的明天就会变得更好。

第二是中国与欧洲等发达经济体的多边关系。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实现了跨越性发展,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现在具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生产能力,被称为世界工厂,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产出是对发达国家、发达经济体的支持。同时,发达经济体是中国大规模生产工艺的主要消费端,离开了发达经济体,我认为中国经济难以维持良性发展,所以中国与发达经济体谁也离不开谁,这关乎世界的未来。

第三是中国与新兴国家、新兴经济体的多边关系。中国本身也是新兴经济体之一,与其他新兴经济体有着合作和竞争的关系,这种多边关系对促进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例如,中国和金砖国家、东盟国家的合作。所以构建好、处理好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多边关系,是新兴经济体共赢、多赢的重要手段。

第四是中国与广大欠发达经济体的关系。欠发达国家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潜在市场,同时也是世界资源的供应方,很多自然资源都来自于欠发达国家。中国经济对于广大欠发达国家、欠发达经济体有一定的带动作用,而后者的发展,对中国的持续发展也具有重要、积极的意义。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欧盟达成“历史性AI立法”,成首个制定AI明确使用规则的大陆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据英国《金融时报》当地时间12月8日报道,欧盟已就监管人工智能(AI)的“里程碑式立法条款”达成一致,并推动制定全球对于人工智能发展最严格的限制制度。 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