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送餐十年:免费午餐成往事,在北京二环买房

2022-10-17 16:17  时代财经

外卖江湖十年硝烟:免费午餐成往事,"抢单王"骑手买了房

图源:图虫创意

10年前,美团刚刚从千团大战的厮杀中缓过神来,饿了么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校园创业项目,只拿到来自朱啸虎的A轮融资。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的王兴,却看到饿了么背后的外卖市场潜藏着巨大能量。10年后的2021年12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人数达4.69亿人,占网民整体的52.7%。

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或许永远忘不了2013年7月的一天。他与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第一次见面,两人的话题围绕饿了么是否愿意"卖身"、能否接受投资展开。

当时忙于寻求C轮融资的张旭豪,内心认定对方是冲着投资来的。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拜访结束后,美团大举进军外卖行业。从此,在校园市场罕逢对手的饿了么,迎来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挑战者。

"吃了一个月的免费午餐"

高额补贴贯穿了整个2015年。彼时,美团宣布与大众点评合并,饿了么一年获得三轮融资,热钱涌进备受瞩目的O2O赛道,每个入场的玩家手头都有足够的现金流。

外卖进入校园后,还在读大二的王琳放弃了学生食堂,在红包、优惠券的叠加下,一顿正餐的价格往往只要个位数,甚至几毛钱。就这样,王琳吃了一个月的"免费午餐"。他发现,低价外卖像野火一样蔓延了整个校园,"宿舍楼超过一半的同学都开始习惯在外卖平台点餐"。

在张旭豪创业的第一个阶段,大多投资人通常提醒他同一个问题:具有更强消费力的白领群体对外卖有没有刚需?

2015年,是白领市场需求彻底被激活的一年。钱莉曾经几次三番地躲避点外卖,最终她还是成为办公室下午茶小组的一员。"上海各大白领圈子里兴起了拼单下午茶的风气,大家私下建立了群聊,探讨外卖优惠券的极致用法。"她向时代财经回忆道。

价格战背后是平台暗流涌动。2014年1月,王慧文组织了外卖启动会,称为"抢滩会",意思是要抢在饿了么前面上岸,美团10个城市经理们立下一个小目标:实现每天40万单。而2014年初,饿了么的日单量刚过10万单。

姗姗来迟的百度外卖同样不差钱,被业界称为"含着金汤勺"出身的正规军。百度外卖背靠市值数百亿美元的百度公司,也是当时李彦宏最看重的O2O业务。

外卖平台的比拼接轨"千团大战",后者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第一次动用亿级资金进行市场营销轰炸。这种情况下,比拼的是谁的输血能力强,存活下来,就能称王称霸。

到了2016年,外卖红包金额越来越小,各路竞争者悄悄地偃旗息鼓。尽管补贴力度下滑,王琳和身边的舍友已经很难与外卖切割,维持着一周三次的使用频率。"一开始每单都有红包到后来分享得红包,发展到最后可能是拼手气红包了,但是大家很难脱离懒人经济的魔力了。"

外卖腾飞,骑手买房

完成了培养用户习惯的第一步,平台意识到,餐厅配送似乎跟不上行业的狂奔。此后,大规模穿着统一服饰的骑手闯进了外卖系统中。

实现外卖骑手组织化的不是后来成为霸主的美团,也不是最先入局的饿了么,而是早已销声匿迹、卖身饿了么的百度外卖。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平台型经济无疑成为灵活就业的最佳载体之一,以美团和饿了么为首的两大平台集结了浩浩荡荡的骑手大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灵活就业规模达2亿人,其中外卖骑手数量达到1300万人。据美团外卖统计,2020年上半年,有单骑手人数为292.5万人,同比增长16.4%,就业"骑手化"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

"百度外卖有点可惜,它的技术和组织最接近现在的外卖形态。"互联网行业观察者李薇向时代财经说道。2014年,在饿了么和美团还大量依靠餐厅配送的时候,百度外卖就建立了专门的配送团队,开发人工智能派单系统以节省配送时间。

2016年,王海从老家安徽来到上海,成为穿梭在街头巷尾的众包骑手的一员。由于学历不高,王海的选择范围很小,工厂一个月不到3000元的收入劝退了一批人。"月入过万""工作灵活""多劳多得"……王海被网络上外卖行业铺天盖地的宣传语吸引入场。

骑手也是一个考验熟练度的工种。按照王海的观察,入行的新手只要熬过前三个月,大多能在一线城市有7000元以上的收入。

和大多数从老家来到大城市的骑手一样,王海的主要目标是赚钱,时刻践行着外卖江湖的规则:多劳多得,不要放过春节和恶劣天气。有一年春节,他连续十五天开工,赚了一万元。

一线城市的饭点时间是外卖爆单的时候,商家门口被十多个骑手包围着,出单设备一刻不停地发出声音,那是金钱入账的声音。王海在等待过程中偶尔会观察商家一个中午能出多少单,他和几个同行经常开玩笑地讨论:商家随便做做都能赚大钱,等咱们攒够钱了也开一家外卖店。

王海时常感叹自己遇上了外卖行业的红利期。他被同行称作"抢单王",赶上暴雨天气,一趟能顺走10单左右的外卖,一天跑下来,王海的战绩总在骑手群中名列前茅。每个月超2000单的配送,能转换成1.5万元的收入。五年后,他还清了老家的房贷,还购置了一辆20万元的入门级高端品牌车。

这样的致富故事在外卖行业飞腾的十年里并不罕见。

北京一个外卖骑手送餐十年,花了300万元在北京二环买了房;去年11月,杭州外卖骑手用6年时间,攒下了100万存款,准备在杭州全款买房……外卖骑手一度成为千万沪漂、北漂打工族最青睐的工作。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