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被亲生父亲性侵,9年后将其告上法庭,母亲曾说“过去了的就过去了”(2)

2022-08-19 09:09     观象台

2016年研究生毕业后,汤小甜先在沿海某市工作,后来前往埃塞俄比亚工作,境况逐渐好起来。

在非洲的异国他乡,汤小甜的境况逐渐好起来。

要把父亲送上法庭,汤小甜经历了一番挣扎。她庆幸自己当年的"执意读书",没有放弃提升自己,最终克服了种种苦难,精神独立、强大起来,最终获得了修复创伤的力量。

"很多人都觉得我在复仇,堂妹还'恭喜'我'大仇得报'。其实我对他没有很深的仇恨。被强奸后,我对他已经情感漠然,这样才能保持精神状态稳定。"汤小甜说,"我是希望帮助10年前的15岁女孩汤小甜,她那么无辜,那么弱小,那么无助。同时也是给以后的自己一个交代--不做这件事,我内心始终受到折磨,与自己和对妈妈的和解都无从谈起。"

代理过多起性侵案件的万淼焱律师说,汤小甜是她最喜欢的当事人。"从小遭遇着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无能、因邋遢贫穷带来的另眼相看的歧视与困窘,少女时代为了学费成为亲生父亲'被胁迫的性交易对象',这些人生暴击中的任何一拳都可以把人击垮。但汤小甜始终没有放弃从污泥中向上生长,不断突破困境,先后实现经济独立、人格独立,27岁有了坦然面对一切过去的勇气。"

"我相信司法会给我公正。"汤小甜说,"因为我是我自己的主宰。"

"沉默的帮凶"

实际上,长久以来,汤小甜都没有一味隐忍--她曾希望抓住母亲这根救命稻草,但失败了。她还多次向不同的亲戚透露过此事。

2015年,汤某涛试图通过姑姑联系女儿,被汤小甜拒绝。姑姑问原因,汤小甜回答,"被父亲性骚扰了好几年"。亲戚们感到震惊,表示同情。

此次报案后,叔叔姑姑等人立刻拉黑了她的微信。为了寻求"同龄人的理解",汤小甜发微信给在海外留学的堂妹(二叔女儿),"我把我爸送进了看守所。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要被判刑了。"

常在朋友圈批判女性受害现象的堂妹,把聊天截图发给了家人。"(汤某涛)跟我们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堂妹责怪汤小甜"到处骚扰我们每个人","给我们每个人带来心理压力"。随后,汤小甜遭受到一些长辈的攻击。

汤小甜报警后,三叔打来电话,嘲讽她之所以报警,"就为了你那点可怜的学费!"汤小甜没想到,尽管自己已经独立,仍要被如此羞辱。

2021年12月31日,三叔加回侄女的微信。从下午14:35开始,他用尽恶毒的语言辱骂汤小甜,一直骂到19:00。"到处说自己被强奸了,你要脸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最大的错误就是你爹不该生你。早就该打掉你。"三叔诅咒她,"记住:你的一生会和你妈一样!"

三叔还要求汤小甜"还钱"。汤小甜算了算,读书那些年,三叔给的钱约在2万至2.5万之间。当天,汤小甜哭得没有力气,冷静下来后,她给三叔转账5万,"加倍奉还"。她微信中对三叔说,"请不要诅咒我的母亲。她的不幸来自于年轻时错误地嫁给了您的亲哥。"

但三叔仍不罢休。"你把'强奸'两个字挂在嘴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要不要脸?你还是没结婚的女孩子啊。""对你看错了眼,当初他一分钱就不该给你,你活该饿死最好。""没你爹,你从哪儿来?你是人吗?""你是唯恐天下不乱。谁沾上你,谁都倒了八辈子血霉。""真是个狗东西,(和男友)你们不得好死。"

这番羞辱,让汤小甜哭了半天。最后,三叔提到,很多年前,母亲带着幼年的汤小甜去深圳,"像两个要饭的"。三叔为母女俩安排住招待所,请吃饭,请假带她们玩,"所有一切换来你及狗男人(男友)的骂。"

汤小甜说,三叔的确对她很好,是唯一会关心她的亲戚。每次父亲不给钱时,她对三叔哭诉,三叔都会掏出一两千。"虽然不多,但对当时的我的确是救命钱。"她记得,2009年高三毕业后的暑假第一次去深圳讨钱,爸爸不理她,是三叔打车带她去看了电影《阿凡达》,"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电影。三叔其实不感兴趣,看到一半他都睡着了。"因此,过去多年,汤小甜对三叔寄托了一种对父亲般的情感。

但三叔在哥哥性侵女儿的事情上,却没有任何干预。

此次汤某涛被警方传唤后,三叔给汤小甜打电话。"他说,大哥就算杀人,他也要给他送饭,给他请律师。"汤小甜深深感受到,作为亲兄弟,三叔始终要维系的是家族和谐下的兄弟情深;作为男性,三叔也不可能理解她。"他忽略了我也是个人,会有痛苦的感受。"

记者试图联系三叔,但后者拒绝了微信好友申请。

代理此案的万淼焱律师说,嫌犯亲属对受害人污名化是性侵案的共性。汤小甜觉得,亲戚们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触及了他们的利益"。"有一个强奸犯哥哥,会让他们丢脸,打破了他们光鲜亮丽生活的外壳。此外,汤某涛一旦判刑入狱,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又会给他们带来负担。"

"为什么他们不理解,不是我诬告、侮辱他哥哥,始作俑者不是我。反而我才是那个最无辜、受到最大痛苦的受害者。"汤小甜最不可接受的,是亲戚们和母亲的"沉默"。她觉得,正是这些"不是坏人"但又"愚昧保守"的人,"推动了我们这些人的遭遇。他们捂住了我们的嘴,间接促成了犯罪。"

精神控制和洗脑

在郑东公安分局报案后,汤小甜向警方提供了一份2011年10月的录音。当时,汤某涛的新婚妻子已怀孕,他到汤小甜的学校,两人有一次半小时的谈话。这成为此案的关键证据之一。

2011年10月的谈话中,汤小甜用诺基亚手机视频录音,这是视频中的一个河边画面。

这份录音的文字版中,汤某涛一直在说话,汤小甜只是被动听着,回答最多的一个字是"嗯"(30多次)。1万多字的整理文字中,汤小甜的话只有500字左右。

此次父女谈话,核心话题只有两点:考研辅导班报名、买考研课程用的电脑。每一轮对话前,汤某涛都会先来一大段说教--辅导班报名需要不少钱,汤某涛强调大学毕业挣钱很难,"清华北大毕业的也就三四千",提出"爸爸包你,把你养起来",鼓励女儿打破"隔阂"和伦理道德上的"顾虑","只要你爱爸爸,爸爸马上给你报(辅导班)。"

谈话中,汤某涛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强调"爱(性爱)"。例如"爱爸爸,爸爸会珍惜你,爱惜你","一辈子,爸爸最爱你,你是我最后的爱,我是你第一个爱","你心中爱爸爸,爸爸为你,爸爸也心中爱你"。记者粗略统计,这次谈话中,汤某涛提及"爸爸爱你"或"爱爸爸"意思的表达近30次。

当时,懵懂的汤小甜只是"嗯嗯呀呀"地回应。事情发生的2009年至2013年,网络资讯尚不发达,加上年龄偏小,在内陆一个普通城市生活的汤小甜,对性侵犯罪、权利观念的认识都不足。事后很多年,她清楚判断出来,汤某涛故意混淆"父爱"与"情爱"的伦理界限,诱导女儿接受他的侵犯。

他还主动谈及此前对女儿的猥亵行为,"(2011年)放暑假的时候,怎么跑了呢?是因为爸爸抱你是吧?"为了让17岁的汤小甜"放得开",打消道德禁忌,汤某涛告诉女儿,"任何一个女孩成长过程中接受的第一个男人就是爸爸,最爱的、第一个爱的男人就是爸爸。"他还说,"有些东西就是虚伪的、虚假的、骗人的。法律就是为了封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一种工具,伦理道德也是为了维护这个社会秩序,维护封建统治的。"

汤某涛劝说汤小甜寒假再去深圳,诱导她同意发生关系。"等你18岁,爸爸跟你那子(方言),好好爱你,好吧?"在接下来的"买笔记本电脑"的话题中,汤某涛依然将其作为交换条件,称"只要答应爸爸,爸爸什么都给你"。

谈话过程中,汤某涛没发现女儿在录音。接近结束时,汤某涛再次诱导汤小甜,"寒假到爸爸那儿去。爸爸好好爱你。爸爸不会把你搞痛,轻轻地,爱护好我的女儿。"

他甚至预测到未来可能的"刑事危机",暗示女儿,"你肯定也不会害爸爸,对吧。爸爸很惨,现在去坐牢了,你一分钱都没有了,而且名声还难听是吧。假设我要犯罪了,我要死了,我(现在)又领结婚证了,那第一继承人就变成她(新任妻子)了,是吧?"

"回头再去听那段录音,整个就是在进行精神控制和洗脑。"汤小甜说,"10年前的录音里,我的声音非常柔弱无助,是一种被掌控了的音调。10年前,我经济不独立,被父母掌控着命运,要像个乞丐一样讨吃讨上学。"

2013年被强奸后,曾有朋友建议汤小甜报警。"但我当时不敢,觉得不大可行。我已经受到这么大的刺激,所以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报警,而是选择逃避,先去治愈好我自己。"

多年后,汤小甜读到一些报道--有的女孩被亲属强奸后,没有社会援助而失学,只能远离家乡打工。她总会伤感,因为自己当初没有报警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害怕失学。

2009年至2017年8年间,汤小甜的身心都受着巨大煎熬。她说,大学期间,她几乎每晚都失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2011年,她曾找过校内心理辅导老师,但并无效果。

临近毕业的一天,汤小甜在大学同学王静家里,透露了她被父亲猥亵和强奸的事,"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性侵、强制猥亵,我用的词都是'性骚扰'。"

尽管比汤小甜大4岁,王静仍然惊讶得目瞪口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那时候她还要靠她父亲拿学费,就没想到说报警,只是建议她早点挣钱,远离这种恶人。"王静对母亲说起,"一位同学被父亲强奸",母亲也难以置信。直到去了非洲工作,汤小甜还是经常失眠,深夜在QQ空间发一些情绪化的文字。有时夜聊,王静仍然会听到汤小甜提起当年旧事。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