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通货膨胀和犯罪严重,纽约商店把午餐肉等罐头食品锁起来卖了

2022-07-31 11:30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30日,美国《纽约邮报》报道称,由于纽约市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犯罪问题,像午餐肉和金枪鱼罐头这样廉价的罐头食品都被商店装在塑料盒里锁起来以防止被偷。

报道称,此举让商店员工、顾客和游客感到震惊,《纽约邮报》则评论称,"国家危机就在罐头里。"据报道,随着物价和犯罪率飙升,纽约市的部分商店此前已开始把牙膏和肥皂等生活必需品锁起来售卖。

美国《纽约邮报》报道截图

据报道,在纽约港务局巴士车站的连锁商店杜安里德(Duane Reade),每罐售价3.99美元(约合人民币26.9元)的斯帕姆午餐肉(SPAM)、每罐仅售1.89美元(约合人民币12.7元)的StarKist金枪鱼罐头,以及其他罐头食品如今正被装在塑料防盗盒里锁上。

斯帕姆午餐肉

"我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事!"一名收银员一边把午餐肉罐头从塑料盒里拿出来一边笑着说。

这名收银员和其他店员、游客以及商店的常客都对午餐肉等罐头食品被锁起来感到震惊。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43岁的珍妮·肯尼(Jenny Kenny)表示,她知道纽约和旧金山等城市正在遭受犯罪浪潮的袭击,但仍然不敢相信看到了商品被装在防盗盒里的景象。"有些事情真是相当荒谬。"肯尼说道。

57岁的顾客利兹·陶菲克(Liz Tawfik)还抱怨称,这一防盗措施妨碍了曾经顺畅的购物体验,也让像她这样的顾客感到烦恼。"如果你要赶火车,你想快点拿点东西就走,那么现在已经不行了,没那么快了。"

商店货架上被锁起来的罐头食品

46岁的顾客丹尼斯·斯诺(Dennis Snow)则认为此举"愚蠢"且具有侮辱性。"把午餐肉放在盒子里是愚蠢的,而且是对购买它的顾客的一种侮辱。"

斯诺还称,他不认为午餐肉被偷是为了"卖钱",而是因为该地区的无家可归者在寻找一顿快速而简单的食物。28岁的教师迪莉娅·肯普(Delia Kemph)同意斯诺的观点,她称:"有人偷这些东西是因为他们需要它。"

据该商店的员工称,过去两年多来,盗窃案一直在激增,有员工估计,每天晚班期间,至少会有4名扒手出现。不过,对于商店新增的这一防盗措施,21岁的商店店员伊基(Iggy)认为那些塑料盒"阻止不了任何事情"。

伊基的抱怨不无道理:7月28日晚上7点左右,一名身穿黑色背心和灰色运动裤的男子让一名员工打开防盗玻璃柜,称想要购买一把38美元(约合人民币256.3元)的电动剃须刀,但他拿到剃须刀后就穿过一名身穿黄色衬衫的保安身边,冲出了门外。

据《纽约邮报》介绍,随着美国通货膨胀的失控--与去年同期相比,6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了9.1%(为1981年11月以来最大增幅),以及美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大胆的小偷们已经在受经济衰退影响的消费者中找到了一个现成的市场来出售打折的赃物。

截至7月24日,包括港务局巴士总站在内的纽约警察局中城南区警局的小型盗窃案与去年同期相比激增52%,达到1771起。

而随着物价和犯罪率飙升,纽约市的部分商店此前已开始把牙膏和肥皂等生活必需品锁起来,以防止小偷偷窃,然后在人行道上或亚马逊和eBay等电商平台转售这些商品。

在杜安里德商店,除了港务局巴士车站的商店将午餐肉等罐头食品锁上,据西44街的另一家杜安里德商店的员工称,他们虽然没锁午餐肉,但把冰淇淋锁起来了。杜安里德商店母公司沃尔格林(Walgreens)的一名女发言人拒绝透露为何要把午餐肉等罐头锁起来,也拒绝透露安装防盗设备是否是为了"应对盗窃数据"。

而无独有偶,在通货膨胀严重的英国,近日也出现商店商品被锁情况。据美国《新闻周刊》7月26日报道称,一名在英国最大零售公司乐购(Tesco)超市购物的消费者透露,该店将一些奶酪锁在了单独的安全箱里。

这家乐购门店并不是英国第一家将日常杂货锁起来的零售商,位于英格兰中部地区的一家阿尔迪商店(ALDI)也会将奶酪锁起来,纽卡斯尔埃尔斯威克的一家阿斯达超市(Asda)还在黄油桶上贴了安全贴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店经理在接受英国食品零售业杂志《The Grocer》采访时表示,商店扒手已经开始瞄准低价的日常用品。还有人说,他们阻止了一名试图偷洗发水的"退休老人"。另一名经理直言,"考虑到生活成本,人们将不得不开始做出选择。"

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22年6月的一年中,英国食品和非酒精饮料的价格上涨了9.8%。英国独立监察机构警务监督局(HMICFRS)局长安迪·库克(Andy Cooke)告诉英国《卫报》,食品价格的上涨无疑会"引发犯罪的增加"。

"这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库克说道。

阅读下一篇

基辛格反对美国同时对付中俄,认为对美方不利

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德国《明镜》周刊网站7月17日发表记者伯恩哈德·灿德专访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文章,题为《现在只有现实政治管用了吗,基辛格先生?》。基辛格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