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霸与隋唐好汉的七场大战,他两招击杀宇文成都,一锤打翻罗成

2022-07-16 22:39     360kuai

李元霸,《隋唐演义》《说唐》等古典小说中出场的绝世猛将,武艺已经超出了凡人的范围。三国中的猛将吕布虽然骁勇,他能单挑关羽、张飞两人联手,但也不可能两招之内斩杀赵云、马超。李元霸可比吕布厉害多了,他仅用了两个回合,就撕了隋唐第二位好汉宇文成都。

据《隋唐演义》描写,李元霸是金翅大鹏雕转世,前世跟孙悟空都动过手。李元霸长得骨瘦如柴,非常瘦弱,却有惊为天人的力气。他的兵器一双大锤重达八百斤,挥舞起来无人能挡。在四明山之战中,李元霸一人单挑十八路诸侯的两万士卒,结果大获全胜。那隋唐众好汉对战李元霸这样的猛将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今天我们就梳理了李元霸与隋唐好汉的七场大战,他一锤打翻罗成,两招击杀宇文成都。

1、李元霸首战宇文成都

按常理讲,第一名跟第二名之间的交手应该是天雷撞地火,势均力敌的硬仗,但李元霸却可以轻松吊打宇文成都。李元霸跟宇文成都一共打了两次,第一次是在皇殿上比武,宇文成都力举三千斤的金狮上殿,秀了一把力量。李元霸不服,两只手举起两只狮子来回转悠,轻松加愉快。

宇文成都不高兴李元霸灭了他的威风,面有怒色。李元霸上去一招就夺了宇文成都的凤翅镏金镋,接着一招就把宇文成都按在地上,制得服服帖帖。这下把宇文成都吓得够呛,他从未遇见过如此强劲的对手,赶忙求饶。

2、李元霸VS罗成

"冷面寒枪俏罗成",罗成是燕王罗艺的儿子,枪法是家传的"罗家枪",武艺名列隋唐第七位好汉。罗成虽然是第七位,但他跟前三名的实力差距还很大。且不说李元霸和宇文成都,就是第三位好汉裴元庆都能吊打罗成。罗成也跟李元霸交过手,勉强是抗住了一锤,但结局很狼狈,罗成被李元霸一锤打翻了。

罗成大怒,拍马来战,被元霸一锤打将过来。罗成当的一架,把枪打做两段,震开虎口,坠落马下。

3、李元霸VS秦琼

隋唐演义中,秦琼的武艺说不上一流,他连罗成都比不上。秦琼的武艺跟单雄信、程咬金等人的水平差不多。秦琼如果单挑李元霸,李元霸就算用上三成力,估计秦琼也得被打得吐血。当时李元霸知道秦琼是李世民的恩人,所以非常小心,但就这样"略略一架",就轻松打飞了秦琼的虎头枪,秦琼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元霸见秦琼把枪劈面刺来,元霸叫声:"恩公,不要来罢!"一柄锤往上略略一架,当的一响,把八十二斤虎头枪打脱了,不知去向。

4、李元霸VS雄阔海、伍云召、伍天锡

宇文成都也曾经单挑过这三位隋唐好汉联手,结局是三十回合打平。宇文成都一人能够打平排名第四、五、六位的三位隋唐好汉联手,实力已经是非常惊艳了。但是这三人也曾联手打过李元霸,结果只能顶住一锤,就胆怯而逃。从这里面也能看出,李元霸比宇文成都厉害很多。

元霸一马冲来,正撞着伍云召、雄阔海、伍天锡,三个围来战元霸。元霸大怒,把手中锤一摆,撞开三般军器,三人虎口震开,大败而走。

5、李元霸VS伍天锡

隋唐好汉中,能接住李元霸一锤的就属于一流猛将了,能接住李元霸两锤的,就有接近宇文成都的实力了。伍天锡是隋唐第六位好汉,伍云召的堂弟,兵器是混天镋,重达两百斤。伍天锡属于力量型的猛将,他硬生生抗下了李元霸两锤,但两锤之后被李元霸撕了。李元霸这个"撕人"的绝技在五千年历史文化中都堪称少见,非常的霸气。

元霸当的一锤打来,伍天锡把混天镋一架,震得双手流血。元霸又是一锤,天锡虎口震开,回马便走。元霸伸手照背心一提,往空中一抛,元霸赶上按住脚,双手一撕分为两开。

6、李元霸VS裴元庆

裴元庆,隋唐第三位好汉,兵器是一对银锤,重达三百斤,堪称是削弱版的李元霸。上文中说过,伍天锡接下李元霸两锤已经非常厉害了,可裴元庆硬抗了李元霸三锤。虽然硬接三锤之后,裴元庆被李元霸打得害怕了,但他还没什么大碍,也没有受伤。这样看起来似乎裴元庆的实力不在宇文成都之下。三锤之后,李元霸非常震惊:天下居然还有人能接住我三锤!于是李元霸放了裴元庆一马,没有上去撕人。

元霸一锤打来,裴元庆把锤一架,大叫道:"好家伙!"咣的又是一锤,当的一架;咣的又是一锤,当的又是一架。"果然厉害!"裴元庆回马便走。

7、李元霸再战宇文成都

在扬州的"夺魁大会"上,宇文成都再次遇见了他的命中克星,李元霸。这次李元霸面对宇文成都丝毫没有留力,两招就撕了宇文成都。可惜了宇文成都一代猛将,就此陨落。在宇文成都的最后一战中,他看见了李元霸,也知道自己不是李元霸的对手。但宇文成都还是选择了壮烈一战,没有丝毫的胆怯和退缩。不管结局如何,宇文成都都算是一条硬汉。

宇文成都硬着头皮,举镏金镋来打元霸。早被李元霸当的一锤,把镋打在一边,一把抓住成都勒甲,往空一抛,元霸赶上接住,将两脚一撕,分为两片。

阅读下一篇

人家宁肯受刑都不接受赏赐,被拒绝的宋徽宗恼羞成怒!

身为皇帝,好心好意给别人赏赐,没想到人家不要,大好的面子跌到地上,那就让你吃些苦头?可没想到的是,人家宁肯受刑都不接受你的恩典,这让人情何以堪? 这位自觉颜面扫尽的皇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