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祎璠:对待穆斯林,印人党划了一条微妙的底线(3)

2022-07-11 09:00     观察者网

此外,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初期发生的塔卜里格教团(Tablighi Jamaat)事件也证明了这个道理。对于该事件,尼兰贾·穆科帕德亚(Nilanjan Mukhopadhyay)自问自答:

"为什么印度穆斯林在莫迪2014年上台后受尽各种委屈,但却很少有人替他们鸣冤,而同在印度的塔卜里格传教团事件就引发全球穆斯林强烈反对?那是因为,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于塔卜里格传教团的攻击不限于印度本地穆斯林社区,而是包括全球全体穆斯林,把塔卜里格传教团聚会视为'穆斯林故意传播新冠肺炎的活动',并把新冠肺炎视为'伊斯兰教阴谋'。"

显然,污名化全球穆斯林和伊斯兰教会产生远超过攻击本地穆斯林社区的国际影响。

(二)借助法律框架与现实问题作掩护

回顾以往印人党的反穆政策,我们不难发现印人党经常借助法律框架,以维护人道主义和促进社会进步等理由抢占道德制高点,为自身行为寻找合理化的途径。

印度政府2019年推出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Citizenship Amendment Act,以下简称CAA),该法案为除穆斯林外的印度教徒、锡克教徒、佛教徒、祆教徒、基督教徒非法移民提供了有条件获得印度公民身份的机会。

然而,实际上,由于早年间许多穆斯林孕妇在家中分娩以及印度公民身份登记系统并不完善,许多在印度土生土长的穆斯林一直以来并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根据《公民身份法》2003的修正案,印度推出了国家公民登记(National Register of Citizens,以下简称NRC)计划,要求个人必须出示证明居住地、出生日期、出生地以及其祖辈具有公民身份的文件。但在印度的大部分地区,人们既贫穷又不识字,缺乏证明祖辈身份的所需文件。[6]

2019年法案推出后,这些穆斯林同样有可能被认定为"非法移民",并面临被起诉或被送入拘留中心的情况。甚至,CAA也可以看作是NRC的后续,二者环环相扣产生叠加效应,名为完善国家公民登记体系、肃清非法移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实则进一步将穆斯林排除在印度国家之外。

此外,印人党执政期间多次介入与穆斯林妇女有关的议题。2017年印度最高法院判定,穆斯林男子以任何形式重复三次"塔拉克"即与妻子离婚的行为违宪。2019年,《穆斯林妇女(婚姻权利保护)法案》正式通过,违者将面临三年监禁。在塔拉克被废除当天,莫迪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其为"性别平等的胜利"。莫迪依靠此举赢得了部分穆斯林妇女的好感,但也同时存在"我们不需要你们(非穆斯林莫迪政府)来拯救"的声音。

虽然在伊斯兰女权主义兴起的背景下,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埃及等数个穆斯林国家都针对这项习俗做出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或废除。但在印度教徒占多数和印穆长期对立的环境中,这无疑是对印度穆斯林的又一重打击。印度人民党正是借助这一契机,进一步削弱穆斯林属人法在印度法律中的影响,推动实现统一民法典的政治目的。

(三)极端言论要不得

阅读下一篇

德国总理称: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德国总理朔尔茨: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据俄罗斯卫星社莫斯科26日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柏林不准备向基辅交付坦克,因为这会导致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紧张态势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