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布里奇·科尔比:美国每忽视亚洲一天,落败的可能性就增加一分

2022-07-09 09:30     观察者网

【文/埃尔布里奇·科尔比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俄乌战争后--事实上,在俄乌战争期间--美国的外交重点就应该迅速转向全世界最具决定性的地区:亚洲。这需要美国外交和国防决策者真正把亚洲放在第一位--对亚洲进行军事投资,配置我们的政治资本和资源并投入大量精力。

自俄乌开战以来,所有发生的事都没有改变以下这个事实:亚洲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的全球占比还在增长。而位于亚洲中心地带的则是中国,它与美国并列世界两强。中国的态度已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似乎有意建立其在亚洲的主导权。如果北京实现了这一目标,那将对美国人的生活产生非常可怕的影响。

因此,即使面对欧洲乱局,防止中国在亚洲建立这种主导地位也必须是美国外交的首要任务。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亚洲比欧洲更重要,中国威胁也比俄罗斯的威胁大得多。相比之下,亚洲的经济规模大约是今日欧洲经济规模的两倍,但在20年内,这一数字就可能会翻数倍。同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比俄罗斯的大一个数量级。

如果当前趋势能持续下去,中国似乎将进入实现其目标的轨道。北京一直在建设一支明显超出国土防卫需要的军队。这支军队将有能力让北京实现更宏伟、更雄心勃勃的目标--首先是台湾地区,但不止于此。事实上,北京宣布,今年将把其国防开支增加7%。与此同时,尽管舆论鼎沸,但美国一直忽视其亚洲军力,而其许多盟友或伙伴--尤其是日本和台湾地区--在维持自身防御能力方面一直落后。其结果就是亚洲的军事实力天平继续大幅倒向美国及其盟友的对手。坦率地说,我们正在迅速接近关闭--如果不是已经关闭--我们的机会窗口,中国很可能已决定出兵台湾,而我们则可能会输。

常驻远东的美国第七舰队

避免出现这种结果必须是美国决策层的首要任务。这并不意味着欧洲不重要,也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忽视或放弃欧洲。我们应该积极支持乌克兰,提供武器和其他形式的援助,同时继续坚定不移地支持北约,尽管我们的贡献会更有针对性,规模也更小。但这确实意味着亚洲必须是我们的首要关注对象,而且是真正的首要对象,而不仅仅是像过去经常发生的那样只在嘴上说说。

鉴于上述因素,无论俄乌战争结果如何,将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亚洲都是明智的。如果说这场战争有何影响,那就是乌克兰战争及其后续效应让美国更易于转向亚洲。莫斯科虽然仍具威胁性和危险性,但现实已经明确表明,它的力量没有我们许多人担心的那么强大。俄罗斯很可能会试图重整旗鼓,但战争的损失和制裁的影响可能会让这一过程变得缓慢和艰难。与此同时,欧洲振作了起来,它已宣布大幅增加防务开支,支持乌克兰保家卫国,并在对俄实施制裁和施加其他压力方面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结果是,莫斯科的威胁似乎没有我们许多人想象的那么大,而欧洲人正在担负起更多的防务责任。如果说这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是这应该会让美国更好地、而不是更难地,做好准备聚焦亚洲。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已很难找到理由继续关注欧洲。在俄罗斯的威胁减小而欧洲的自立日增之时,我们为什么还要以牺牲亚洲为代价去加倍下注欧洲呢?此时亚洲主战场的危险可是只增不减的。

然而,许多外交和政治精英似乎将俄乌战争视为一个加倍下注欧洲的机会。甚至对某些人来说,这更是一个有可能将外交政策时钟拨回20年前的机会--重现横跨全球的自由帝国主义。

华盛顿必须像抵御瘟疫一样抵制这一诱惑。正如我们懊恼发现的那样,即使是在21世纪初的单极时代,美国施行那种极端傲慢的外交政策也是不明智的。就在美国领导人鼓吹终结"邪恶"之时,中国却以牺牲美国的利益为代价崛起了。我们在中东的战事虽未以失败告终却备受挫折。我们失去了军事优势和许多经济优势。当我们现在与一个比苏联、德国或日本强大得多的超级大国--中国进行战略竞争时,施行这样的政策将更不明智。我们已无余力去浪费本国资源了。

因此,是时候关注该地区和这场真正重要的竞争了:努力制止中国主导亚洲。我们已在这场斗争中落入下风,我们每忽视亚洲一天,我们陷入危机、战争和落败的可能性就增加一分,而所有美国人都将为这一失败付出惨重的代价。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阅读下一篇

俄军舰深夜逼近日本,日媒又曝光惊人消息!与中国有关

自从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军事冲突发生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都在谴责俄罗斯,还对俄罗斯发起了多轮严厉的制裁,使得一些本身与俄罗斯关系就不好的国家公然挑衅俄罗斯,立陶宛和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