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男子蜗居 3 个月无收入:存款再吃下去就完蛋了

2022-05-21 14:01     经济观察报

皮村短暂的安静了下来。

穿过颇具艺术感的皮村大门--一个更像是出现在 798 里的建筑,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绵延 500 多米的商业主街,安徽板面、川湘菜等各色苍蝇馆子与果蔬店、理发店像被拼积木似地排列。被统一涂上土黄色、暗红色的自建房墙面,开始斑驳脱落,附着手机号的 " 公寓出租、拎包入住 " 成为墙面上张贴最多的广告。

5 月 18 日正午 1 点,气温 30 摄氏度,整个商业主街几乎没有阴影可以躲藏,穿着工地服或运动装的男女老少耷拉着脑袋,快步穿过街道。抬头望去,狭窄的天际线已被四散拉扯的电线所切割,疫情前空中每隔几分钟轰鸣划过的飞机不见了踪影。

工人文学、打工子弟学校、范雨素,这里是一座曾被贴上种种标签的北京城中村,也是一万名背井离乡的务工人员在北京唯一的落脚点。

一些人近三个月的收入几乎为零,下一个月的房租开始成为问题,开工的时间还看不到,但返回老家依然不在他们的选项中," 老家三四千元的工资根本养不活自己和孩子 ",一位皮村客说。

但与他们反复面临的种种困境相较,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也不过是人生中又一段平庸的波折。总的来说,他们还打算再熬一熬。

在疫情到来的 5 月,曾经两点一线的皮村客,开始蜗居在一间小小地低矮的出租屋中,蜗居在这座偌大城市边缘的皮村之中。

资料图

失去收入的第三个月

站在巷道上打开门,苟在胡在皮村的十余平出租屋便一览无余--紧挨着窗的是一张上下床,上床堆砌着冬天的棉被和各色布袋,下床则是他和 9 岁儿子的床铺;灶台上常常摆放着前一天没洗的碗筷、炒锅;剩下的空间,被杂乱无章的调味料、洗衣机、啤酒瓶等生活用品占满。

年初,苟在胡因身体原因在出租屋内休养了两月,当四月下旬开始寻找工作时,北京疫情再起,所有的装修活也都被暂停。他说:" 之前主要靠亲戚朋友、以前的雇主等介绍活,最近一个月都是反馈说没有活干。现在已经三个月没收入了,每天就是在家玩手机。之前从未中断如此之久。仅有的存款如果这么吃下去,再有个把月还没活,那就完蛋了,只能借钱。"

因为收入中断,他在去年开始缴纳的社保也断缴了。" 去年专门找的社保代缴公司,每月需交约 2000 元,就是想着 60 岁后能领取退休金,自己多一份保障,以后也不给小孩子增加负担。现在断了就断了吧,到时看能否找公司退,只能是这样子。"

2022 年 2 月 14 日,他带着儿子返回北京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用一年时间还完 5 万元建房欠款。

按照以往生活轨迹,这样的目标并不难达成:做装修工,每天工钱是 400 多元。虽然不是每天都有活,正常行情下,一年能挣 10 万出头。花费上,每年房租、水电费约 1 万元、孩子学费 1 万出头、父子两人各项生活费约 3 万。

资料图

阅读下一篇

妻子看中一台26万的钢琴,老公放狠话你会弹就给你买,下秒傻眼了

近日,哈尔滨,妻子看中了一款价值26万的钢琴,丈夫没有拒绝,却如此放话:会弹我就买!结局非常搞笑。 一台价值26万的钢琴 这件事发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对年轻的夫妻在逛街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