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岁阿姨闯进约友软件:被赶出聊天室 怀念和骗子聊天

2022-05-19 11:38     搜狐

原标题:57岁阿姨闯进约友软件:被赶出聊天室 怀念和骗子聊天

资料图,源自视觉中国。

摘要:在Soul、陌陌、抱抱这样的交友软件上输入「60后」,会发现不少夕阳红群,人们大都标着「单身」「离异」「真诚征婚」等关键词。点进去后聊天却是稀稀落落,只在新人加入或天气突变的时候才会热闹几分钟。

中老年人的情感困局是藏在网络ID背后的:逝去的亲密爱人,缺乏精神交流的妻子,以及无人应答的征婚。失落、多疑与羞涩增加了外界接触到他们的难度,在小心翼翼的聊天中,我们试图去理解隐匿在互联网角落里的这个年龄区间--是什么让他们闯入了原本为年轻人打造的社交空间?在陌生人那里换取片刻慰藉有多重要?

"扛不扛咬?"一个语音聊天群里,四川口音的年轻女声问,她一说话,灰发上长犄角的卡通头像就跟着亮。东北腔的男声率先回应,"必须扛啊!"另一个男声略显青涩,"我练过一年半自由搏击。"聊天群的目的是「蹲CP」,十几种声音正在互相提问了解彼此。

一个苏北口音的女声引起了关注,声线经过57年和世界的撞击已变得粗粝--"什么是CP?"马上有人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60后老太"就写在备注里。有人告诉她,CP就是固聊,固聊就是网络对象,她更困惑了:网络还有对象?三句话之后,年轻人的耐心用完了,让她自己去百度搜索,"阿姨你出去吧","阿姨你去跳广场舞吧"。

女声退出,又进了交友平台上的另一间聊天室,这次大家主动迎接了她,"来了一条鱼"。她以为说的是自己网名带个"鱼"字,但越听越不对,这里的"鱼"似乎是别的意思。

屏幕后面,徐州市区一栋住宅楼里,于淑琴在搜索框里输入"海王"和"养鱼",试图破译。今年五一假期第三天,儿子一家出去旅游了,她没跟着。早上六点多醒来,从冰箱里拿一小盒酸奶,就着面包当早餐。中午熬小米粥,晚饭烫点青菜挂面,和昨天、前天、大前天都一样。

饭后回到次卧,倚在床头看手机。丈夫病逝后她有时寄住在儿子家,除了吃饭基本待在自己房间,紧闭着门,晚上有时候八点就睡着了,有时到凌晨三点也不困。

这样的日子自2020年底丈夫离世就开始了。葬礼过后,她没再在儿子面前掉过眼泪,不愿让他担心。谁都知道丈夫宠她,每天早上起床会先倒一杯水放在床头,喊她喝甲状腺的药,出门回来手里拎着早点。丈夫不吃猪肉,但顾虑她的口味总会定期买猪蹄回来。

于淑琴不会做饭,都是丈夫做,最拿手的是炒鸡。即便当天有应酬,也会先回家做好饭才走。如果哪天打开冰箱发现被塞满吃食,说明丈夫马上要出差了。他的朋友们调侃:"你这是找了个老婆还是找了个女儿?"

于淑琴退休前是美术教师,跟丈夫是介绍认识的,她起初对学历不高的男士没动心,直到有次被雨困在单位,丈夫送来一把黑色折伞。现在想起来,求婚也很不浪漫,他只说,单位给结了婚的分房,要不要去登记?

婚后三十余年,于淑琴对丈夫没少耍性子,自己也知道算不上"贤妻良母",甚至过于矫情了。有次感冒家里没人,她心里委屈,便打电话给正跟同学聚会的丈夫,边打边哭。后来据同学回忆,丈夫接到电话,丢下一句老婆有事就跑了。同学得知她没什么事,忍不住怨于淑琴,"嫂子,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对他。"

她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但丈夫走后再没写过。"你不开心就去XXX(某交友平台)呀",手机里弹出的广告语打动了于淑琴。那大概是一年前的晚上,也是倚在床头,手机屏幕的亮光在她的眼袋上投下阴影,如果不是网络,她与这个年轻人的交友世界大概永远不会交汇。

下载软件的第十天,她学会了卡通自拍,还发了一条「瞬间」--类似日记的功能收容了她的思念与悲伤。那天从深夜到清晨,她连发了九条,早上5点48分的时候,"想哭"。

资料图,源自视觉中国。

接下来的一年,对丈夫的思念似乎从未减弱。他的办公桌即将被拉走,她"心堵得厉害",五位陌生网友在下面留言安慰。到了节日她写,"人如空壳,心在流浪"。上个月丈夫生日,她又写,"无助的时候除了你,也许没有人会无条件包容我的坏脾气了!"

另一些瞬间被她打上了"自我救赎"的标签。剥好一碗蒜,换好水龙头,在完成这些从没做过的家务事后,她鼓励自己能干,也会分享清晨的日出和盛开的石榴花。然而情绪总会在一些时刻坠入低谷,也许是有人送来了烧鸡,或是走到丈夫旧时的办公楼前,有时仅仅是城市起了浓雾,于淑琴一脚踢翻水杯,"真无能,想哭"。

这些她从不敢跟儿子说。儿子总加班,且因为陪丈夫治病在职硕士答辩已经延期了一年,于淑琴想,"不能拖后腿"。内心的情感被她藏在虚拟ID后面,释放在与现实隔绝的网络空间。

在聊天室里串得多了,于淑琴知道了更多新词。"养鱼,网络用语中指养备胎的意思……备胎有一大群,养鱼塘的主人会被称为海王。"进入「鱼」群那天,于淑琴分享了自己在网上查到的释义。每次学到新词,她都记录在平台上,"凡尔赛文学""怎么可以吃兔兔"的梗都在其中。

如果光凭打字速度,很难发觉这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人。于淑琴年轻时就爱赶时髦,刚有相机的时候就学摄影,自己冲印照片,也第一时间买来电脑,现在用手机也是两个大拇指同时打字,"新鲜的东西就想去尝试"。

阅读下一篇

中国科学家在江西发现纯种大鲵野生种群,在我国被列为二级保护动物

中国科学家在江西新发现纯种大鲵野生种群 5月18日出版的学术期刊《动物学研究》刊登《中国大鲵野外纯种种群的发现为其有效保护带来新机遇》一文报道,“综合形态学和遗传分化证据,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