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披露停车场“微腐败”:私自截留停车费,违规减免停车费,收受收费员贿赂……

2022-05-18 13:56     闽南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披露停车场"微腐败":私自截留停车费,违规减免停车费,收受收费员贿赂……

江苏省张家港市纪委监委围绕停车场在规划、审批、收费、管理等方面存在的"微腐败"问题,开展公共停车收费管理专项整治工作。

江苏南京,一条不少市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青奥北路,曾让人苦恼不已:"以前,路两边停满了车子,特别乱特别堵,路堵心也堵。"近来,在南京市建邺区纪委监委推动下,当地街道大力整治违停现象,新增500个停车位,让青奥北路告别以往的拥堵。

"停车难"是城市病,也是长期困扰群众的一块心病。一些地方因此引发的停车收费管理混乱问题,不仅啃食群众获得感,还可能滋生圈地为场、权钱交易、截留侵占等腐败问题。纪检监察机关将停车收费腐败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不正之风的重要方面,因地制宜开展专项整治,坚持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贯通协同、强监督和强监管同向发力,推动解决停车难、停车贵、乱收费等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切实维护群众利益。

街道停车办负责人向收费员伸"黑手",在本该免费的停车点私自收取停车费

收费员周某:"他的权力很大,如果我们完成不了指标,他不仅能扣我们的钱,而且还可以让我们走人,所以我们一般不敢得罪他。我送钱给他也是想跟他搞好关系。"

身为南京市秦淮区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停车管理工作站队长,缪帅负责管理近20名停车收费员。自从当上队长那天起,他就变着法子利用手中权力收取部属的好处费。经办案人员调查,几乎每名停车收费员都有多次向他行贿的行为,逢年过节、家人生病,都得主动"表示表示",这在该停车管理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从一人送到多人送,从一次送到常态送,从隐蔽送到公开送,从员工主动示好到最后伸手索要,缪帅在收受贿赂的泥淖里愈陷愈深。收费员给缪帅的这些好处费,全部来自灰色收入,对此缪帅心知肚明:"他们送钱给我,是让我对他们的工作给予关照,对他们检查少一点,这样他们可以多一些额外收入,因为他们私下收车主的钱不开票、不用POS机,收的钱自己留着不上交,这是公开的秘密。"

收费员李某告诉办案人员,给缪帅的钱"是车主扫我微信,我私下截留下来的停车费"。

本应上缴国家财政的费用,就这样揣进了他们的个人腰包。

大光路街道辖区内有一个五马桥停车收费点,2016年7月因修路该收费点取消。五马桥周边十余名商户却发现,2019年5月到2019年12月,每月都有街道停车收费员上门,收取300元的包月停车费。直到一次偶然闲聊,他们才得知,这里的停车点早已免费,正是缪帅派人私自收取了停车费。为了让白白掏钱的商户不起疑心,缪帅还安排收费员利用各自手中积余的收费票据,为商户们开具了发票。

公共停车位姓"公",容不得任何人利用公共资源谋私贪腐。秦淮区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朱林杰告诉记者,停车领域贪腐造成国有资产被截留、侵吞,公共收益减少,影响了停车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停车贪腐问题,进一步加剧停车难、停车乱,产生的优亲厚友、私划停车位等问题,造成停车领域的不公平矛盾和交通不安全,甚至激化为人身冲突、人身伤害,影响了社会秩序稳定,损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

2020年8月,秦淮区纪委监委对缪帅立案审查调查。2021年5月,缪帅因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私自截留停车费,违规减免停车费,收受收费员贿赂……利用公共停车资源谋私贪腐影响恶劣

通过实地走访调研和对群众投诉反映、典型案件的分析,江苏省纪委监委梳理出利用公共停车资源谋私贪腐问题7类具体情形--

在公共停车设施经营权发包转让过程中,违反招投标规定暗箱操作。2010年至2019年,徐州市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蒋连锋通过提高投标门槛、压缩报名时间等方式,帮助王某某连续取得该医院停车场经营权,并在停车场季度考核、续签合同、保安管理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贿赂47.8万元。2017年至2020年,医院院长曹军华利用职务便利,为王某某串通招投标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共计10万元。最终,蒋连锋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曹军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利用职权为关联企业或他人谋取公共停车资源经营业务,并以他人代持股份等方式从中非法获利。2010年,江苏省射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副大队长杨波,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某物业服务公司承揽县人民医院停车场管理等物业项目,先后4次收受该物业服务公司以入股分红名义所送的人民币共计8万元。杨波还因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

主管部门管理人员利用职权收受收费员贿赂。如缪帅多次收受多名停车收费员通过以不法手段收取停车费提供的贿赂,导致本应上缴国家财政的费用流入收费员个人腰包。

阅读下一篇

上海仨小伙没钱续房租被房东赶出,一天没吃饭居民隔铁栏投喂!

5月15日,上海。上海一小区栅栏旁出现暖心一幕,众人围在一处不停向外丢物资,外面的三名年轻小伙接应着。据知情人透露这三名小伙子,是外地来上海打工的,因交不起房租被没地方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