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卖扣肉被判赔5万又被告诽谤,职业打假专盯“弱者”?

2022-04-24 17:00     搜狐

原标题:农民卖扣肉被判赔5万又被告诽谤,职业打假专盯"弱者"?

近日,"农民网上卖扣肉被举报为三无产品判罚5万"一事接连发酵。被告人、重庆王女士表示会继续申请再审,原告、职业打假人邵某某则因王女士指责其"敲诈勒索",已向法院递交诉讼材料,起诉王女士诽谤。4月23日,媒体曝出有重庆江北区业主爆料,自家地址被邵某某冒用,他向法院提供的是虚假地址。

前情提要的信息庞杂,邵某某的个人背景是无业人员,偶尔跑跑外卖,多数时间是作职业打假人,尤其紧盯重庆地区,当地许多小作坊、副食店、小超市都被他起诉过,他曾多次撤诉,或拒不出庭被判决自动撤诉。据这些动向可推测,不排除他与被告达成拿钱消灾的私人协定,邵某某熟知重庆法院知假买假案的处理流程。

在曝出虚构地址这一关键信息之前,舆论对邵某某"知假买假"的争议,集中在两点:一是邵某某个人打假应不应该得到法律支持,二是个体商户女士掉到职业打假人挖的坑里,被判赔巨款冤不冤。许多人认为邵某某用合法手段降维打击个体户,虽然胜之不武,但除了同情王女士,似乎也认为她是咎由自取。

邵某某虚构地址这件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揭露了职业打假人的操作模式,涉及到职业打假人将重庆视作"乐土"的地方司法因素。简言之,伪造重庆地址作为打假人的住址,是为了制造管辖连接点,巩固管辖权的闭环,将知假买假案锚定在重庆地区,因为该地法院不论是不是职业打假人,都习惯于支持他们的诉请。

整体上看,我国司法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经历了"蜜月期"与"分手期"两大阶段。现在的总体情况是,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而后索赔的营利模式得不到法院支持,职业打假人的生存空间被极大压缩。而有网友称,重庆司法惯例对于职业打假人仍有支持力度,这一次的判决也证明这一点。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