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那样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穷国变成富国的难题(上(8)

2022-01-22 09:00     观察者网

根据工人教育状况来划分的工资变化情况,线条颜色越浅,代表所受教育程度越低。从中可以看到,对于没有接受过全部大学教育的工人来说,从1980年以来的实际工资实际上是停滞甚至下降的

当然,要注意的是,美国制造业工人毕竟还是个有门槛的职位,其平均收入(不考虑各种临时工)相对很多低端服务业来说还是要高的。但问题在于,制造业的工资相对于低端服务业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了。比如十年前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工资还比快餐店员工高80%多,现在只有50%多了,而这一趋势没有任何扭转的迹象。

所以几十年前,美国普通白人可能上个高中学个技术就进厂上班,正常干活就能有车有房,实现受人羡慕的中产美国梦。但到了现在,他们每天累死累活都不一定能养家糊口,还要因为受教育程度低而被城市自由派们嘲笑。

你上美国如今的“铁锈带”走一圈,就能看见当年那些蓬勃发展的城镇如何被贫困、失业与毒品困扰,呈现一片萧条衰败的气象。

面对这种落差,你说这些曾经的白人中产们不会有怨气吗?

当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者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由于中国人和移民抢了他们工作,而美国的自由派就是出卖他们的内鬼时,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所以几十年前阿根廷人甚至全世界人都羡慕的美国白人工人,如今在美国的形象就是落魄无知的MAGA支持者,被自由派嘲讽为“deplorable”(糟透的)。当然,这个词已经是自由派们给他们安上的最好听的帽子了。

至于这些白人工人的诉求是否合理,他们应该怎么做,这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了。虽然好像市面上有种理论,认为是发展中国家搞血汗工厂,逼得这些发达国家的工人贵族们一起受罪。不过问题是……如果没有发展中国家的工人和移民们累死累活,发达国家这些工人享受的廉价商品又是从哪儿来呢?

无论如何,这些失落的美国白人中产所带来的政治压力,是理解美国社会近些年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中美政治经贸关系正在发生什么的关键之一。

我们在这里只需要知道,即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们的制造业工人在资本主义体系下,也不可能长久地保持高薪酬的待遇。

但是反过来,当大量的资本离开了制造业转身投向服务业的时候,服务业的从业者们,上到华尔街的分析员或者硅谷的码农,下到各地的外卖员或者网约车司机,就都可以起飞了。虽然有旧人哭,但也总有新人笑。

所以我们在当下的疫情期间,一边看到一部分美国人的饥饿和贫穷问题变得愈发严峻,一边看到另一部分美国人似乎过着不怎么干活也能赚钱的“滋润生活”。

当然我们仍然可以问,其他行业的高工资又能维持多久呢?这就取决于具体的产业本身了。

比如有些高科技产业之所以待遇好,是因为本身处于垄断地位,别国无法模仿。其“内卷”速度就完全取决于别的国家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在技术上赶超,这当然是个难以预测的事情。

阅读下一篇

德国总理称: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德国总理朔尔茨: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据俄罗斯卫星社莫斯科26日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柏林不准备向基辅交付坦克,因为这会导致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紧张态势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