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要价850修完账单8800 上海网红“玩偶医生”被举报(3)

2022-01-07 10:32     澎湃新闻

朱伯明:每月只修一两只,价目都会事先讲清楚

针对网友对玩偶修复价格、质量的质疑,朱伯明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采取挂号的方式接受消费者的修复需求,限量修复,每个月只修一两只玩偶。修复玩偶有挂号、清洗、修复等程序。每次修之前,价目都会跟消费者讲清楚。

朱伯明手里拿着一只修复的玩偶。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他说,清洗费用一般850元左右。有些收到的玩偶因为年久失修,里面都是螨虫,清洗并不简单。而修复费用因用料不同而价格不同。

料费的单价,第一档200元左右,和玩偶原材料相似度大约七成,绝大部分消费者可以接受这个价格,材料找起来也快。第二档500元左右,大约八成接近原来的布料,日光下几乎没有色差,找材料所需的时间也多几天。第三档800元左右,和原始布料高度相似,找的时间最长,而且不一定能找到,“100只里面有5到10只能配到”。

朱伯明强调,顾客也可以自己在网上买好布料,由他来修,手工费50元/小时。

“预先都跟他们讲得很清楚。”朱伯明说,他的收费公开透明。

而针对多名消费者提出的质疑,为什么修复前没有一个确定价格,以至于让他们修复过程中不停地付费。

朱伯明解释,就像在医院看病,不是一口价就完成治疗的。比如有的人只要修布娃娃的眼睛,不修皮肤。“所以修娃娃是这样,你讲修什么,我就给你修什么,修好了再付费。”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做,只有上一道工序布娃娃主人认可,才进行下一道工序。

还有人质疑,买一个娃娃可能只要一两百元,修一只布娃娃要花几千元,费用太贵。

“那我讲你可以去买一只新的好了,不用修的。”朱伯明说,修复毛绒玩具和另买一只新的,是两码事。

2020年7月,朱伯明桌上部分正在修复和已修复的毛绒玩具。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朱伯明认为,修复毛绒玩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每次修复前,他都要跟玩偶主人聊得很细,反复确认后才敢动手。每一个玩偶材料不同,找材料他要花很大功夫。清洗、植绒、调整,都不简单。针线紧一点松一点,都会影响玩偶修复后的外观。在他看来,玩偶的眼睛、嘴巴等处理是毫米级的工序,“眼睛有时要调三天三夜、六天六夜”。

“这个活非常难做,吃力不讨好。”朱伯明说,“修这个东西,压力大于带来收入。”

朱伯明称,确实有少数人拿到玩偶后不满意,但他强调,更多人认可的,“95%的人满意”,也经常有人会向他表示感谢。

2022年1月6日,记者再次联系到朱伯明,他表示,鉴于消费者提出的意见,现在他开始考虑作出改变,“尽量不收费了,往公益的方向发展”,还在研究方案当中。

朱伯明称两个31岁的女子,她们的布娃娃在“娃娃诊所”相遇。受访者供图

律师:不一定违法,可能涉及职业道德

1月6日,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管局告诉记者,已收到消费者举报,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后续将按照规定进行处理,并将处置结果告知举报人。

关于利用网络平台开设“娃娃诊所”是否需要进行工商登记,市场监管部门表示,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不需要进行工商登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十条,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此外,市场监管部门提示,玩偶修复的收费属于市场定价行为,没有严格规定,建议消费者谨慎选择相关服务,在下单前与卖方确认价格。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分析称,单从朱伯明修玩偶的收费看,不一定涉嫌违法。“跟4S店修车类似,原来消费者要修A,后来发现B问题,这时需要把修的时间和费用告诉消费者,经过同意可以修。重新的报价也需要公平透明。”

他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可能存在诱导消费。“消费者一开始修的时候怎么会知道需要8880元,如果知道,很可能不会修。但最后还是修到这个价位,其中就可能存在诱导消费。”

丁金坤解释,违法主要是指朱伯明涉嫌虚假操作,比如原本不需要修的他让消费者修,或者本来他声称要用A材料修,换用了B材料,这就可能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此外,质量问题是核心,如果没有修好,也可能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如果仅仅因为修复的价格高,但其中每一项都经过消费者同意了,可能只是涉及职业道德问题。”丁金坤说。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