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策妻子熊磊直面争议:我没有了老公,楷楷没有了爸爸,情愿做个平凡人(2)

2021-12-20 11:53     观象台

楷楷至今并不知道爸爸离世的事情。有时候楷楷会说起爸爸出去挣钱,要给他买汽车了。熊磊看姚策生前录制的一些小视频,楷楷会喊爸爸。看姚策的遗物,熊磊忍不住会哭,“楷楷会说,爸爸好可怜,似懂非懂的感觉。”

在熊磊生日的时候,她为自己许愿,希望身体健康,孩子快乐成长。她发文写道,一路跌跌撞撞,成长不期而至,感谢每个阶段不同的自己,感谢父母给予生命,感谢相遇和陪伴。

谈起过去的一年,熊磊向记者坦言,一个普通人卷入网络事件,成为旋涡的中心,“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荒唐,荒谬。这都是些什么事?让我碰到了。”

争议中的九江房产,还在等待法院判决

在熊磊看来,她遭遇到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在姚策离世前后发生的网络传言。诸如熊磊是同性恋、陪酒女,工作不佳被单位开除,甚至有网络传言认为是熊磊把姚策“害死了”。这些刺激性的传言出现,让她无法忍受,初时还会去一一辩解,结果越辩解网友骂得越凶。那一段时间,熊磊几乎每天都在被网友骂,骂得一句比一句难听。

网络争议比较大的,则是房子的事情。2021年7月,姚策养母许敏因九江一套房产,将熊磊母子告上了法庭。熊磊直播时,一些网友们在直播间留言,让熊磊还房子。

那套产生法律纠纷的房产位于九江,熊磊搬到景德镇后,现在房子空置,里面的家具、家电等所有东西没有动。12月2日上午,熊磊在社交平台发文称,直播时有网友告诉她,她和姚策的婚房被许敏换了锁。熊磊随后请父亲去查看后,发现锁确实被换了。熊磊的父亲报警,警察拨通了许敏的电话,许敏在电话中承认是她换的。

据媒体报道显示,许敏称换锁是为房屋安全考虑。记者联系许敏,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熊磊说,该房产为她与姚策买的婚房,首付由姚策姥爷出资20万元,许敏出资2.9万元作为首付,以姚策的名义贷款近30万元。房产证上只写了姚策一人的名字。结婚时,熊磊家出资购买家具和电器。贷款部分许敏和熊磊都负担过,目前房屋贷款熊磊一直在偿还。

“网友们不知道,为了房子我也有付出,不能光找我要房子,你可以和我算,该出的你出,我出的你还我。她不给我算,就和我要房子,这怎么可能呢?”熊磊说。

熊磊告诉记者,目前大家都在等待判决,无论对房子的处理结果是什么,都会尊重法院的判决。

但在法院判决结果未出前,关于九江房产的归属,网络传言继续发酵。熊磊发现无论说什么,都会被网友指责,她的情绪随着网络传言起伏,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我不是这样的人,你们偏偏要说我是这样的人,骂我还能够忍受,涉及到家人,我就容易上火。”

网络传言把熊磊的父母也牵扯进来,父母看到网络传言,也会心里难过。小时候若有人欺负熊磊,父母可以站出来,但在面对汹涌的网络传言,父母无能为力。尤其是熊磊确诊抑郁症之后,平时与熊磊沟通,父母也会小心翼翼,担心哪一句话不对,会对女儿有什么样的刺激。

姚策妻子熊磊直面争议:我没有了老公,楷楷没有了爸爸,人与人之间的美好被打破了

2020年9月29日,姚策挂在江西九江家中的结婚照

网络世界是有记忆的,熊磊最为担心的是一些网络传言对楷楷未来的影响。楷楷长大之后,他在学校会有同学,毕业了会有朋友,也会有正常的社交活动。她担心,当孩子的朋友们知道其父母是姚策、熊磊,谈起旧事,说怎么生活在这样的家庭,这些是是非非会影响孩子成长。

熊磊表示,这些不属实的网络传言,对一个人的伤害不仅是现在,影响将会是深远的。对她个人来说没有什么,“我只想保护我儿子,让他知道,我和他爸爸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最初,熊磊尝试去对网络传言提到的不实信息做辩解,结果引来更多的责骂。她又对这些责骂中提到的内容再次辩解,责骂的网友更多了。熊磊感觉到筋疲力尽,她想到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目前进入起诉流程,在走司法程序,也很难说有什么结果,“没有办法,感觉普通人维权太难了。”

对于2021年姚策错换28年人生事件及影响,熊磊用了“被迫接受”来表述。面对网络传言,有时候熊磊会为姚策感觉到不值,人不能选择在什么样的家庭长大,抱错又与姚策没有关系,又不是姚策跑到别人家庭去。

网络传言发泄在一个癌症晚期的人身上,最直接的影响是“我老公没了,楷楷没有了爸爸,我成了寡妇,这个事情对我的伤害,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全部被打破了。”熊磊认为。

被骚扰、被跟踪,当网络声讨进入现实生活,恐惧加倍

在熊磊看来,网络传言最为可怕的地方,是从虚拟世界转化,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熊磊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恐慌,她走在街上,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喊她的名字。她转过身,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个陌生男子,他一直在叫着熊磊的名字,说着一些网络上的传言。

熊磊向记者表示,当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放大,成为他人攻击你的理由,那时感觉到的只有恐惧。

比如网络上曾经流传着一张照片,姚策在医院病房,表情露出不舒服的神色。有网友表示姚策痛成那个样子,指责熊磊为什么没有扶着他,“说我怎么恶毒,其实那张照片,是我在与姚策的主治医生沟通他的病情。”

当这些网络上的传言、指责,发生在现实中便会变得不可控,甚至是危险。

2021年11月上旬,有一个35岁左右的男网友来到景德镇,在距离熊磊开设的店铺附近20米左右,开启了直播,“我在九江时,他到我家楼下房子开直播,我到河南,他也到河南去,同一个人,一直在跟着我。”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