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万红砖房遭围观:业主快一个月没回家,亲戚守路上

2021-12-10 04:11     新京报

杜兴昌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了。

起因是那栋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红砖房。那是杜兴昌曾经梦寐以求的新房,由北京知名建筑师操刀,前后历时将近一年,总花费 132 万元。而自交付的那一日起,围绕审美、预算与实用性的争议便如影随形。压力最大的时候,杜兴昌选择 " 消失 ",将房子全权交由亲戚看管。

红砖房所在的牙沟水村,是一个典型的西北农村,相比较虚拟世界里的热度,这里的生活显得波澜不惊。这是一座被 " 留下 " 的村庄:年轻人多外出打工卖力气,生活在村里的,要么是年迈的老人,要么是已经无法依靠体力劳动在城里获得收入的人。他们劳碌半生,攒下了钱,然后到村里盖上一栋新房,最大的心愿就是,子女能够常回家看看。

与老杜的新房一样,被围观,成为牙沟水村连日来的主题。

被 " 围观 " 的新房

围观杜家的人越来越多。

11 月 26 日中午,一辆小汽车由远及近,驶进甘肃白银市平川区牙沟水村,卷起一片尘土。

那是一辆外地牌照的汽车,车上坐着四个人,他们也想去杜家的新房看看。被杜家人拒绝后,他们从汽车天窗放出一架无人机,想飞到新房附近拍摄。杜兴昌的侄子杜茂上前阻拦后,这一想法最终没有落实。

因为不愿意再被议论、被打扰,杜兴昌老两口已经有家不能回。而杜家的几个亲戚,守在去杜兴昌家的必经之路上,不让外人靠近。

杜兴昌家的红砖房墙面有镂空设计,建筑师陶磊通过将红砖倾斜不同角度来支撑墙体,营造通透感。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盖一栋新房,曾经是杜兴昌的心愿。

杜兴昌的家,在白银市平川区的水泉镇牙沟水村。从平川区出发,需要上 109 国道。这是一条四季都挤满拉煤车的路,重吨位的车驶过,扬起一层层沙尘,给来往车辆的挡风玻璃,盖上灰蒙蒙的一片。

距离平川 10 多公里,过了新墩高速入口,从一条不起眼的土路拐入,新家就在这条路的尽头。

这是一座红砖房,两层,大门朝南,门前的空地上铺着鹅卵石,房门口的土坡下面是一片枣林。

红砖房左侧有一圈弧形的围墙,围着一片枣树。房子的主体由几个不规则长方形和椭圆形拼接而成,外墙砖块通过倾斜出不同角度,对墙面进行支撑,墙上还有镂空设计。从门口的铁丝网门向里看去,是原木色的门窗,还有七扇大大的玻璃窗。

今年 68 岁的杜兴昌,膝下的 5 个孩子先后走出了这个西北农村。大儿子考上军校,留在宝鸡生活;二儿子毕业于航空学校,留在昆明成家立业,现在是一家民航公司的机长;老三是兰州的一名公务员;大女儿教书,二女儿是白银的公务员。三世同堂的杜家人丁兴旺,足足有二十口人。

" 家大业大 " 的背后,是杜兴昌多年的付出。早年,为了供孩子们上学,杜兴昌养过猪和羊,去煤窑干过几年,还下过矿井。

老两口年纪大了,孩子们也都出人头地。两人尝试过定居在城市,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他舍不得这里的院子和农村生活,包括周围的几亩田和邻里乡亲们。" 杜家老三说。

杜兴昌最终选择留在这片土地," 外面的人看来,大西北很荒凉,但是人要有根有底,不能抱怨自己的家乡。"

人近七十,杜兴昌老两口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所牢固的房子,能够抵御西北凛冽的寒冬。之所以翻建房子,也希望子女们能喜欢新房,多回来陪陪自己。" 最终目的,是等孩子们以后退休了,能一起回老家来。"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