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男子每周飞天津上班 月路费4千 ,交通工具有十余种排列组合

2021-12-06 11:50     河南商报

立冬,北京迎来第一场雪,焦梓铭却无心欣赏雪景。他正在为隔天的上班问题发愁——公司位于东四环,通勤两小时起步,光是在进京检查站就要至少耗上40分钟。这次周一早高峰撞上极端天气,检查站一定堵上加堵,开车是行不通的了,雪天路太滑,骑摩托也不安全。

那晚,焦梓铭几乎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6点,他起床出门,在寒风中走向跨越潮白河的友谊大桥。

在焦梓铭六年的双城通勤生活中,这并非历时最久的一次,但绝对算得上坎坷。11月的早晨,天还未亮,气温降至-4℃,友谊大桥上的积雪经一夜后结成凹凸不平的冰层。焦梓铭一路打着滑溜往前走,丝毫不敢放松,400多米的大桥足足走了快15分钟,到桥头时已经累得不行。身后,呼呼的风雪混着喘息声而来——那是更多和他一样早起进京的上班族。天还没亮,他们就如潮白河水般涌入北京,天黑后再回流至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

住在河北的“北京人”:每天通勤四小时,交通工具有十余种排列组合

11月8日,步行通过友谊大桥的进京人员 受访者供图

位于北京通州以东的大厂回族自治县,与三河市和香河县并称河北“北三县”,也是北三县中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地区。历史上,这里曾是有名的皇家牧场,80年代引进牛肉加工企业后,“大厂肥牛”成为当地标志性产业。

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提出,让房地产商与北漂一族开始注意到这片离北京不近不远的房价洼地,大厂的命运就此被改写。2010至2020年间,大厂常住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76%,其中多数都和焦梓铭一样,怀抱着拥有一套房的想法来此安家,成为住在河北的“北京人”。

相较于三河市下辖的“睡城”燕郊,大厂距离首都更远,且只有友谊大桥一条进京路线。这里的生活也更加“简单”,至今,大厂新城都没有大型商超,餐饮选择和娱乐设施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住在河北的“北京人”:每天通勤四小时,交通工具有十余种排列组合

北三县(三河、大厂、香河)距离北京城市副中心示意图 图源:网络

“来大厂的,都是实在在北京留不下的。”但他们也不愿轻易离开。多年以来,新大厂人一直在等待成为首都的一部分,不过总有一些时刻,像是在检查站被劝返的时候,像是突然回头看见河北界牌的瞬间,在提醒着他们,潮白河那边的北京依旧如此遥远。

他想起八年前来大厂看房的时候,中介总是把车开得飞快,北京到河北好像只在咫尺之间,“现在再也没体会过那种感觉了。”

比燕郊更远的地方

假如不是买房,焦梓铭完全不知道北京的触角竟然延伸到了这么远的地方。2013年,他在当时地铁6号线的终点草房站附近看房,偶然听中介提起,6号线的二期工程会通到“一个叫东小营的地方”,只要再等一年就会开始运营。

他打了辆出租一路向东,汽车驶出六环,两旁是大片的玉米地。等到了东小营,也就是后来的潞城站,掏出手机一查,才发现对面就是河北北三县。

作为中国面积最大的一块飞地,北三县在行政规划上隶属于河北省廊坊市,从地图上看,却远离河北本省,被夹在北京与天津之间。距离首都不算太远,房价与一河之隔的通州相比直接拦腰斩半,地理位置与价格的综合优势使北三县成为环京房市中炙手可热的选择。

最先被盯上的是号称“30分钟直达国贸”的三河市燕郊镇。盖房的、买房的、卖房的、炒房的都来了,燕郊的高楼越建越密,房价也水涨船高。于是,北京的上班族又将目光投向了更偏但更便宜的大厂。

2014年,在北京闯荡六年后,老家在河南的刘朋欣正式将购房提上了日程表。当时,北京朝阳区的房价徘徊在4.4万元/平米上下,通州房价接近2.4万元/平米。且不论预算限制,北京严格的限购政策就直接帮刘朋欣排除了这些选项。同年,北三县中燕郊的房价突破1万元/平米,大厂的均价还只有6700元/平米。

更重要的是,刘朋欣看中的小区在开盘时推出了“一成首付”的优惠折扣,其余20%首付由开发商垫付,业主在一年内交清即可。这让当时“身上只有10万”的刘朋欣十分心动,几乎没有犹豫就买下了潮白新城一套将近90平米的三居室。

因为距离北京城市副中心最近,建设于大厂县祁各庄镇的潮白新城是多数北京购房客的首选。沿着新城主干道厂通路望去,两旁不是平地而起的住宅小区,就是仍在建的高楼。

住在河北的“北京人”:每天通勤四小时,交通工具有十余种排列组合

大厂潮白新城的住宅小区 摄影/陈敏

除了由本地开发商福泰地产开发的“早安北京”外,潮白新城区域其它楼盘均属于华夏幸福统一规划建设的“潮白河孔雀城”项目,包括最早的“英国宫系列”、紧挨潮白河的“潮白家园系列”以及“学府澜湾系列”“盛景澜湾系列”等等。

这也是许多人放弃更近的燕郊而选择大厂的主要原因。尽管在大厂买房比不上在知名度更高的燕郊“有面儿”——好多首都以外的人都以为燕郊属于北京——但与燕郊狭窄的道路和各大地产商相继开发的楼盘相比,大厂新城的小区绿化环境好,居住密度也相对较低。

“当时周末只要有时间,我都会骑车(在北三县)四处看。”焦梓铭记得,一到燕郊,扑面而来的楼房,感觉特别拥挤、嘈杂,大厂看起来还很荒,但路网细密、街区规划横平竖直。

最终,焦梓铭在24岁那一年,以6500元/㎡的价格在潮白新城买下一套80平左右的两居室。以他的收入水平,足够承担京内的商住两用房。让他选定大厂的,是2013年新开业的廊坊潮白河喜来登酒店,他将其理解为一个充满想象力的信号: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选址一定是有要求的,不可能随便选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