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警告:美国国债市场面临可怕危机,人们却还在做美梦(2)

2021-11-22 16:00     观察者网

让我们回到困扰美联储的关键问题:如果没有2020年的冻结情况,这种调整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在这方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就是,因疫情所导致的市场危机发生了20个月后,金融当局开始逐渐明白了危机的根源。

这个关键问题可以看成,在一场大风暴后,人们重建房屋时只建了一半的地基一样。更具体地说,十年前,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监管机构收紧了银行资本金规则,这使得在银行账簿上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成本过高。这一举措巩固了金融体系一半的基础——使银行更安全,但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使得他们退出了传统做市商(Market maker)的舞台。

与此同时,主交易商机构(PTFs)(或高频交易基金 high-frequency trading funds)也在增加。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指出,这些公司凭借其电脑化模型进入了美国国债领域,目前占到了美国国债成交的50%至60%。

当市场条件平静时,PTFs为了交易,创造了强大的、流动的基础,但在危机中,他们并没有动力去担任做市商,相反,他们很有可能会为此逃离市场。正如IAWG文件所指出,当一些大量持有美国国债的外国投资者在2020年3月削减敞口时,没人能够承接巨大的抛售。 祸不单行的是,一些对冲基金(Hedge fund)建立了庞大的、隐藏的衍生品头寸。换言之,尽管银行是安全的,但缺乏监管的整个金融体系却造成了巨大的裂缝。

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来源: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坏消息是,尽管当局了解这些问题,但他们并不能给出简单快速的解决方案,本周,美联储召开了一次会议,提出了保护市场免受未来冲击的想法。例如,根斯勒(Gensler )呼吁将PTFs纳入SEC的监管网络中,同时,他还建议在中央平台上清算国债。

与此同时,美联储官员开始呼吁提高透明度,对此,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不出所料的要求放松资本监管。

其中一些想法是有道理的。就个人而言,我从来不会在危机改革后掉以轻心,但我认为如果这些规则得到调整,并且能够帮助经纪商充当美国国债部门的做市商,这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有益的。事实上,这正是美联储在2020年临时采取的措施。如果能通过引入清算所或合规审查,加强对PTFs的监管,那么效果会更好。

政策制定者警告称,美国国债市场在震荡后需要改革。来源:《金融时报》

然而,就像美国政府经常证明的那样,指望它能快速推出一套合理的解决方案、并且能够迅速实施,那你就太幼稚了。自从2015 年出现短暂的“闪崩”后,美国国债市场正在出现的结构性裂缝就很明显了,为2020年埋下了伏笔。从那以来,美联储一直在进行小规模改革。然而,时间过了6年之久,我们才刚进入严肃的政策辩论,而要真正做出重大的结构变化,可能还需要同样长的时间。

投资者应该吸取两个教训。首先,他们需要关注谁会是美联储的金融监督负责人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的接班人,因为这些问题将会落到新负责人的肩膀上(以及最近非常活跃的 SEC)。其次,当市场大梦初醒,并且开始重新定价美国国债时,我们很有可能会看到另一场严重的市场动荡。

除非美联储继续充当每日投放万亿美元的最后做市商,但是显而易见,自由金融市场是绝不应该变成这样的。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