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奴隶到皇帝,历史评价却并不高,只因被侄子臭了名声(2)

2021-11-20 08:00     360kuai

刘渊称帝后,石勒经历大小战役无数,特别是到刘渊的儿子刘聪在位期间,在攻取洛阳城一战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从此得到重用。这个重用的方式对于前赵来说是福也是祸,因为石勒的主要任务就是替前赵往东开疆拓土,先是幽州、并州两州的刺史,后来连冀州和辽东都被他打下来了,一时间前赵成了北方最强大的政权。可是等到前赵突然发生内乱,也就是靳准之乱后,天下九州独霸三州的石勒很轻松的就可以与前赵决裂并自立了。

等到前赵仅剩的西半边刘曜,也被侄子石虎生擒的时候,整个北方大部分就都是石勒的地盘了。当然对这个人来说几乎没有停止的时间,灭亡前赵后他继续征战,向北大举进攻代国,向南掠夺东晋的领土。最后的成果是,北方还剩下段氏和慕容氏各自的辽西和辽东,大西北还有一个前凉,其他都属石勒的后赵,与南方的东晋对峙。

开疆拓土他行,对内治理也算得上得力,所谓宽刑减赋、恢复经济、虚心纳谏、招揽人才甚至兴办学校等他都做过,可就是在对待石虎方面"心太软"。石虎是他侄子,石勒有儿子石弘,立太子当然是石弘,但石虎的功劳太大,每每出征的主帅人选让石勒首先想到的永远是石虎。

不说主动让接班人提前出去历练历练也就算了,就连挂个虚职领功的机会都不给石弘。而且石弘自己也是从小被石勒给他请来的那些师傅们教育的很好,形成了亲儒好文的性格,虽然这种人将来对内治理方面应该是有很大优势的,但就像大臣们屡次劝谏石勒赶紧除掉石虎一样,有这样一个功高盖主的"狠角色"在,待石勒死后,石弘必定无法长久的坐江山。

可是无论他人怎么说,石勒始终是把这个侄子当养子来看待的,杀是绝对舍不得,就经常通过赏赐宅邸、地位的方式来安抚石虎,也不知道最后石勒有没有体会到石虎那种"喂不饱"的状态。可能是没有体会到,要不然也不会在病危时,不让石弘照顾自己,而是让石虎来侍奉。结果在石勒病中石虎就开始矫诏圣旨安排一切,为将来篡位做起了准备。

阅读下一篇

大秦赋里渭阳君嬴傒和长信侯嫪毐谁的官大?

秦国自商鞅变法以后,推行了二十级军功制,只有在战场上杀敌才能建立军功,才能改变自己及家庭的命运,就是秦国王族也不例外。据《史记·商鞅列传》记载:“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