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格雷厄姆:2024,特朗普真的要回来了?(2)

2021-11-04 08:30     观察者网

就连在1月6日之后严厉批评特朗普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也表示,如果特朗普是共和党候选人,自己将“绝对”支持他。

那么特朗可能赢吗?当然可能。目前笼罩着拜登政府的混乱和快速衰退的气氛不太可能——但是并非不可能!——在未来三年内持续下去。 (要参考另一个连续四年灾难的例子,你就得一路追溯到......上一位总统)。拜登保有某些结构性优势:现任者具有着内在优势,而且尽管新冠疫情的未来进程无法预测,但经济情况是可能改善的,尽管可能比较缓慢。

但现实是,拜登的支持率已经明显下滑,两极分化的环境让他一旦失去支持就很难再次挽回。对于民主党人来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拜登已经失去了独立选民的青睐。在职总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是一个提高支持率的助力了。特朗普和奥巴马在竞选第二任期时,选票份额都下滑了。此外,鉴于几个州的差距微乎其微,特朗普不需要在拜登身上获得太多优势,就可以在一场新的竞争中击败他。

总的来看,特朗普在2024年就有不错的机会获得选举胜利——至少像2016年那样在选举团中获胜,甚至可能是两次未能实现的普选胜利。我在2020年大选前夕写道,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将比第一个更危险,但从2024年开始的第二个特朗普任期将远不止于此。

关于不要对未来的特朗普威胁感到恐慌,保守的特朗普批评家罗斯·杜萨特(Ross Douthat)提出了一些最明智的论点,他认为尽管特朗普可能确实是一个有抱负的独裁者,但如果他不能执行自己的政策,那也无关紧要。“最危言耸听的特朗普批评者一次又一次准确地分析了他无情的不道德行为,但随后高估了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下属和盟友的能力,更不用说整个国家了,”杜萨特最近写道。

但杜萨特低估了在2025年1月20日重新上任后特朗普会带来的制度格局变化。特朗普可能会统一共和党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控制。他将在最高法院获得保守派多数席位,并且真正有可能任命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大法官的继任。特朗普在第一次当选的前两年共和党确实控制了国会,但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两院都由对特朗普及其目标深表怀疑的共和党人领导。当时的议长保罗·瑞安( Paul Ryan)并没有采取太多措施来阻止特朗普,但他放慢了他的速度,麦康奈尔(McConnell)也是如此。

现在瑞安走了,麦康奈尔已经展示了他的灵活性。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的抵抗已经被绞碎,只剩下参议院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众议院的少数代表。特朗普也在试图对那些投票弹劾他的共和党人进行清洗。他已经迫使俄亥俄州的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放弃竞选连任,而且他正在尽力拿下怀俄明州的利兹·切尼(Liz Cheney)。

更加容易摆布的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会帮助特朗普,而他也会更好地控制行政部门。他用不合适的玩具和被淘汰的人组建了他的第一届政府,这些工作人员在其他总统任期内永远不会得到这样的工作,因为他们太没有经验,太无能,太粗暴,或太极端。在他重回总统职位时,他将会做得更好。这些工作人员现在经验丰富,能力更强,下次会有更多的资深共和党人将自己排除在竞选总统的可能之外。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